陕西一村民已饿死8年 官员长期冒领其粮补款
2016-10-26


10月26日,大陆微信公号“跪射俑”披露,陕西省一贫困户已去世8年,但他的粮食直补款却被官员一直冒领,直到该官员卸职后才被曝光。有村民气愤的说,“生前无法享受国家低保活活饿死,死后却被村干部领取粮补整整8年。”

村民病饿死8年后 村干部长期冒领粮食直补款

本月9日,有村民举报西安市临潼区相桥街道办新李村了解村民吴长利粮食直补款被冒领一事。据村民介绍,2008年冬天,他们在吴长利的家里,没有门窗的房间里,发现了全身僵硬的吴长利死在床上,谁也不知道吴长利到底死亡多久。

村民说,他死亡的前20天左右他的儿子吴金虎得了急性痢疾,没钱医治,再加上营养补充不上,发现时已经死在后院的雪地里,家里一片狼藉,几块砖头垒起来的简易灶台上一口生锈了的铁锅,算是家里最值钱的家当。

吴长利和他儿子的死讯传开,村里人议论纷纷:说吴长利智力有些问题,没有生活来源也无劳动力,还带着一个儿子,家境贫寒,算是村里最穷的人了,村里当时若将其列入低保户名单,给予他们最基本的保障也不至于被活活饿死,更有人透露消息,说当时在任的妇联主任薛完会,将国家发给贫困村民的粮油之类的补贴未曾下发,把应当属于死者的米面粮油全都拿回家。

据反映,吴长利病饿死后村主任冒名领取粮食直补款,“如果没有换届选举的话,原村主任薛完会如果继续连任下去,不知道她还要冒领多少的死人粮补款。”据知情村民介绍原村主任薛完会冒领吴长利的粮补。“整整8年,去年换届选举的时候此事才暴露出来。


陕西省一贫困户已经去世8年,但他的粮食直补款却被官员一直冒领,直到该官员卸职后才被曝光。(网络图片)


“要是饿死之前能给予补助,他俩人也不至于活活饿死。”据村民反映,村里最穷的人没有资格享受国家低保政策,而薛完会与村支部书记李三堂在职期间,把符合领取救助款的吴家父子没有列入享受国家低保政策的范围。且申请低保需要出具书面申请书、家庭合影有关资料,那么在吴长利死亡之后,又是谁代替他办理的手续?死者又是如何签字摁手印的?

薛完会冒领吴长利名下的粮补长达8年时间为何无任何部门认真审核发现此事?更令人蹊跷的是,2015年4月该村委会换届需移交工作,薛完会担心此事暴露,便在街办财政所出具一份证明,证明显示2015年4月1日薛完会将自己名下多年来领取死者吴长利的粮补转到吴长利哥哥吴碾场的名下,想以此来洗脱自己。

据村民举报材料说,薛完会办理此证明的时候,不知道吴碾场早在2014年12月22日已经病故,虚假证明上吴碾场的签名以及摁出的指印究竟出自何人之手?回头再看薛完会出具的转移粮补证明,吴碾场签字同意的地方,血红色手印清晰的刺眼。莫非他在愚人节起死回生之后签字画押领取了弟弟粮补?

上述引发众多网民关注和评论。

不少网民表示愤慨:“丧尽天良!这就是官媒所谓的‘盛世中国’特色一景。1949年前会是这样吗?比日本鬼子还坏! ”

“干部一词东瀛发明,有些干部比日本鬼子更凶残,某些人做出来的事情已经无异于禽兽了。”

“禽兽是干不了的,都是这些人渣干的,拱馋裆(即‘共产党’)的狗官敲骨吸髓实为刮民党!”

甘肃一家因穷自杀 低保被分配给书记亲属

就在上个月,在甘肃省国家级贫困县之一的康乐县景古镇最贫困的行政村阿姑山村发生一起人伦惨案,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6口人身亡。据媒体报导,死者的家庭低保名额被取消后,分给了其他比这家人境况好得多的家庭。

大陆媒体报导,28岁的年轻母亲杨改兰在杀死自己的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杨改兰的入赘(俗称“上门女婿”)丈夫李克英在料理完妻儿后事之后,也服毒身亡。

据报导,杨改兰生前提到自杀原因说“把我逼的”。有村民说,“他们家被取消低保的原因是有三头牛,可是两头牛主要是耕地的劳力,另一头牛崽子还没长大,这些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没有办法变现的。”而有当地村干部提到,这家人的低保被取消后,分给了其他比这家人境况好得多的家庭。
在甘肃省国家级贫困县之一的康乐县景古镇最贫困的行政村阿姑山村发生一起人伦惨案,四世同堂的8口之家,6口人身亡。(网络图片)

9月12日,大陆资深媒体人郭睿在网上发布题为《消失的低保和触不可及的精准扶贫:甘肃农妇杀子自杀惨案调查》的文章,作者在杨改兰生活的阿姑山村实地走访调查发现,低保名额分给了该村村书记的亲哥哥和侄子等人。

上述这起令舆论震惊的人伦惨案发生后不久,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凹底镇辛村也发生同类惨案,因家贫无力抚养八岁外孙,山西一妇人用铁锤击杀八岁外孙。

据《东方日报》报导,52岁妇人吴良彦因担心自己及丈夫年纪渐大,无力再抚养年仅8岁、已失双亲的孙儿小星,于是萌生杀意,用铁锤多次击打小星头部致其重伤身亡。

中共假“低保”政策

《南方都市报》此前曾在一篇社论《贫困人口长期上升,政府责任尤须强调》中说,中国城镇贫困人口数量自20世纪90年代后不断上升,虽然其表面原因是“物价的不断上涨、社会保障措施的不力、房价的频频攀升、就业形势的严峻、贫富差距的不断扩大使越来越多的城市人口陷入相对贫困之中”,但根本症结却是政府长期实行假“低保”政策。

文章披露,政府不是按照城镇贫困人口的实际数量发放“低保”,而是根据上面下达的指标和“关系”亲疏才有。这一“低保腐败”导致中国的城镇贫困人口中起码有一半处于无低保状态。
    来源: 李净 责编: Kitt

    上一篇: 皇冠赌场中介欲逃往香港 遭北京拘捕

    下一篇: 收支缺口显著扩大 大陆养老金入市将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