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布置重大政治任务下死令 赵紫阳秘书有建言
2015-12-10

扶贫,被习近平称之为〝40多年来,自己花费精力最多的事〞。前不久,习近平将扶贫列为重大政治任务,要求逐级立下军令状。如何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对此,赵紫阳前秘书鲍彤表示,贫困是个社会问题。解决群体性贫困,根本在于改良社会制度。

自从在11月23日的政治局会议上通过了《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习近平在会上把扶贫开发将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并且要〝逐级立下军令状〞层层落实责任后,关于〝扶贫〞、〝脱贫〞的报导就在官媒上曝光率极高。

中共新华网8日刊发署名徐新的文章,题为《打好精准扶贫〝组合拳〞》。文章对〝在中国绝对贫穷的人到底有多穷〞的情形没有避讳,甚至进行详尽的描绘。

文章称,扶贫一直以来是习近平牵挂和担心的事情,也是40多年来让他花费精力最多的事情。

文章描写了一个场景:〝贵州一处苗族聚居的贫瘠石山区,孩子们住在山上,上学要爬十几公里的山,经过悬崖峭壁,还要躲避突然滑落的石头。村子里没有洁净的生活用水,也没有干净的厕所,人畜都住在一块……〞

文章还引述了一部纪录片:〝片中几个场景是,一些贫困地区的孩子,不知道原来要吃中午饭,因为他们长这么大,都没吃过;那些孩子冬天赤脚、衣衫褴褛,手脚全是烂掉的冻疮……〞

文章历数了贫困的各种因素:历史条件制约、经济基础落后、自然资源匮乏、生态环境恶化、人口过度增长……

文章提到,一名来自湖南某村村民写的一封〝扶贫名单不公平、不精准〞的投诉信。信上说,村里的扶贫主要扶领导干部的亲戚,而他自己一家四口常年挤在一个40平米、墙砖大裂漏雨的破烂房子里,却没有被登记和通知。

文章继而表示,这反映了扶贫工作不精不准、大而化之的缺陷,并指称这是中国扶贫的样本。

赵紫阳前秘书鲍彤先生12月8日在自由亚洲电台刊发评论文章。他先是回顾了毛泽东时代的饿死了三千万到四千万中国人的〝超英赶美〞攻坚战,以及邓小平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不公平的攻坚战。

基于历史教训,对扶贫〝攻坚战〞能对〝脱贫〞起什么样的作用,鲍彤先生表示无法预测。

鲍彤认为,扶贫面临的对象不仅是七千万,他根据中国金字塔社会的财产分布图来统计,〝低端家庭〞涉及的人口有三个亿。

鲍彤还提出,这三亿人如果能安居乐业,中国社会的贫富两极分化危机将解除,则有可能长治久安。此外,这三亿人若口袋有钱了,自然有购买力了,中国也同时可以摆脱〝内需不足〞的困境了。

鲍彤认为,贫困是个社会问题。群体性的贫困一般是社会制度的产物。因此,鲍彤指出,解决群体性贫困,根本在于改良社会制度。

鲍彤表示,财富的多寡和权力的大小有密切的相关性。金字塔一端积累豪富,另一端积累贫穷。

他提出,以下问题需要探讨清楚:1%的家庭中的大多数,究竟是因近水楼台而先得月,还是因得了月而进入楼台?三亿穷人中的大多数,到底是因贫困而被排斥在主流社会之外,还是因被压在底层而只能在贫困中挣扎?

鲍彤不无忧虑的写道:善于锦上添花的理论、道路和制度,会不会给饥寒交迫者雪中送炭。因此,他希望决策者能对症下药,事情可能就会比较好办了。
    来源: 李慧心 责编: Kitt

    上一篇: 什么信号?于幼军俞可平大谈敏感话题

    下一篇: 网帖看着看着就没了?官员详解中国特色网络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