彗星发现之旅 科学家睡不醒的惊奇梦(图)
2015-02-09


这是欧空局(ESA)的“罗塞塔”飞船给彗星拍的特写。


科学家们一直在研究距离我们最近的星球,再远的不是无法研究,而是没有那样的仪器。有多先进的仪器就能上天拍摄多远距离的照片,再传回来,由天文学家们去研究、去发现,再把成型的理论写成论文,崇拜的读者灌进了脑子,必然形成了固定的观念。下一批有志成为天文学家的人长大了,成了学者,又周而复始着这个模式。至于星球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没有“人”知道。

在研究人员的论文里,我们看到的几乎都是“假设”“倘若”“如果”这样的词句,这是真正的大实话。科学家们确实只能假设,因为他们是人,不是神,他们只能研究让人知道的事情,不被允许知道和看到神的空间以及里面发生了什么。

科学家们说月球上一片荒漠,没有生命。但宇航员们说感觉那里有很多只眼睛盯着他们看,他们每个人都遇到离奇的事情,但被研究机构命令不许对外说。科学家们在研究火星上是否适合人居住,到现在也没研究明白。因为那里不是造物主为人类生存准备的住所,人能研究明白么。因此,对于神来说,科学家们就像甜酣中作着惊奇梦的孩子一样,一直睡不醒。

日前,飞船任务组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系列论文,详细介绍了4公里长且外形像一只鸭子的67P/丘留莫夫─格拉西缅科彗星(以下简称67P彗星)上面那些惊人的多样化特征。

67P彗星是一个异常活跃的地方。这个结论是欧空局(ESA)的“罗塞塔”飞船任务组根据飞船抵达67P彗星的5个月后,该飞船将“菲莱”着陆器投放至彗星表面的两个月后,得出的结论。

着陆器反馈回来的图片表明,67P彗星的表面布满了凹坑,且被裂缝和悬崖切断,并且上面有尘埃的波纹。科学家说,这证明彗星并不总是单调的水冰与尘埃。

“菲莱”着陆器的主相机发现的很多令人惊奇的地貌,证实是在太阳的作用下形成的。在每次彗星绕太阳公转的部份轨道上,太阳会加热67P彗星,并且使重塑彗星表面的气体和尘埃流变得灼热。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存在,科学家还找不到答案。其它的发现则更加原始,可追溯到45亿多年前的彗星形成阶段。

不过,OSIRIS共同负责人、德国柏林大学实验物理学家尼古拉斯-托马斯(Nicolas Thomas)表示,根据主相机拍摄的图片分析,仅靠太阳无法创造出科学家看到的所有岩层、地貌以及化学成分的多样性。他和一些专家认为,67P彗星如今表现出的复杂性说明,早期太阳系的彗星形成区要比理论学家推理想象的更加变幻莫测,其化学成分也更加多样。但这是出自于谁之手?科学家们一头雾水。

研究团队将彗星分成19个不同的研究地区。其中一些被埋在尘埃里,而另一些包含有脆弱和多岩石地带。

科学家们发现,位于这颗形似鸭子的彗星“翅膀”上有一个令人费解的Aten区域,那里有一片很奇怪的没有尘埃的洼地。怎么可能没有尘埃呢?

托马斯推断,虽然找不到答案,但至少它不可能是原始形成的。

OSIRIS主要负责人、来自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太阳系研究中心的Holger Sierks表示,悬崖表面也记录了彗星正在发生的改变。悬崖底部的岩石表明,一些物质能从悬崖上掉下来,从而将新形成的水冰和尘埃暴露出来,以供太阳侵蚀。遍布该彗星的几百米长凹坑是比较不重要的物质损失地区,至少目前科学家们是这样认为,认为这些物质“损失”地区很多都被几米厚的隔热尘埃堵塞着。科学家渴望看到当彗星升温时它们能否不再被堵塞。

《科学》杂志说,凹坑里包含了一些惊喜。在一处凹坑,OSIRIS显示了一种由流出物质构成的三角洲。托马斯解释说,这种流动是一种迹象,表明小规模压力能在冰冷的内部积攒得如此之高,以至于流体的混合物质偶尔也会爆发。在其他凹坑壁上,OSIRIS发现了可追溯到彗星形成时的特征,即被团队称为“鸡皮疙瘩”或“恐龙蛋”的东西。这种结核约有3米宽,被科学家们认为是一块块能代表合并成67P彗星的“基础”材料。

科学家们还依靠着飞船的化学传感器得到其它一些数据。并希望能够有更多的研究团队加入进来,共同研究这些图像。

科学家耗费了巨资想要知道慧星的表面是怎么形成的,都这么难;人类要想知道宇宙是怎么回事,那岂不是无稽之谈。
    责编: Amy

    上一篇: 视频:古籍中的神射他练成了 比好莱坞特技还厉害 组图

    下一篇: 舅舅转生成外甥 佛教徒此生再当和尚(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