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贪腐无药可救:淘汰落后产能借机敛财
2016-11-29

 


中共石家庄市工信局运行处前副处长安晓桢已被判刑八年半。据报,其只是一名科级官员,却借由负责淘汰落后产能的经办工作敛财数百万,致使巨额奖补资金被套取。外界认为,大陆小官巨贪案件频发,中共腐败已是无可救药。

安晓桢藉淘汰落后产能的经办工作敛财

近年来,大陆为加大淘汰落后产能力度,安排专项资金对企业给予奖励补助。但有公职人员与相关企业勾结,虚报淘汰落后产能的数字,骗取巨额奖补资金进行分成。

今年8月,安晓桢因“犯玩忽职守罪和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半。

据大陆《经济参考报》报导,安晓桢虽然只是一名科级干部,但在执行淘汰落后产能的工作中,索取数百万元“感谢费”,放任企业上报虚假材料,致使国家巨额奖补资金被套取。

报导称,在“帮助”企业骗取巨额奖补资金后,安晓桢收到的好处费从几万元到上百万元不等,可谓大小通吃,背后更涉及数千万元的国家奖补资金。

文章举例,石家庄市高邑县一家炼铁企业负责人证实,2012年接到通知,说300立方米以下的炼铁炉要淘汰。因该企业使用的179立方米高炉,正准备按程序申报。但工信局工作人员说可以按300立方米的高炉报,这样有巨额奖补资金。

虚报的淘汰300立方米高炉的申报材料,因为得到安晓桢等人“关照”,一路绿灯。2013年3月,高邑县这家企业得到了680万元的奖补资金。

据安晓桢供述,获得奖补资金后,他希望企业按一定比例给他“感谢费”。时任高邑县工信局副局长的李焕军作为中间人,与企业负责人敲定按20%提成给安晓桢,也就是136万元。安晓桢最后拿了130万元。

而时任高邑县工信局局长的谷智飞和副局长李焕军也趁机向企业索要好处费,要求按总奖补金额30%的比例给。最后,企业不得不给了他们190万元,谷智飞分得100万元,李焕军分了90万元。

此外,安晓桢还以打点上级机关领导为由,向石家庄市井陉县的一家企业索取专项奖补资金的“好处费”。这家企业先给了安晓桢30万元,在获得3530万元奖补资金后,又给了安晓桢80万元。

目前,石家庄市有多名官员涉及套取淘汰落后产能奖补资金被查处。

文章还提到,河南省工信厅产业处前处长姚中民在淘汰落后产能工作中,收受他人贿赂,导致涉案单位套取国家淘汰落后产能奖补资金4000余万元。兰州一家公司负责人伪造相关公文,违规申报套取奖补资金572万元,而这家公司向甘肃省工信委某领导行贿80万元⋯⋯

大陆小官巨贪案件频曝

近年来,大陆小官巨贪案件频曝。陆媒11月19日报导,中共中纪委反腐片中“小官巨腐”的典型——安徽省淮北市烈山区烈山社区前党委书记刘大伟贪腐案,近日一审宣判,刘大伟被判有期徒刑20年。

安徽省纪委曾披露,1996年至2014年,刘大伟伙同亲属及有关公职人员大肆侵吞村集体资产,涉案金额超过1.5亿元。

2015年6月,广东惠东县政府办副主任和县珠三角产业转移园管委会主任锺启章负债10多亿元携家族十几人跑路,事件涉及82个债务人,债务总额超过14亿元。

2014年9月19日,北京朝阳区孙河乡前党委书记纪海义受贿9000余万元。

2014年2月,河北“小官巨贪”——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马超群落马,在其家中搜出现金人民币约1.2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

众所周知,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以腐败治国。从江时代开始,腐败就成了官员晋身的投名状。清廉的官员则成为被清理的对象。江泽民长子江绵恒更是堪称“中国第一贪”。

外界认为,看中共现状,小到一个村官都是贪腐金额惊人,中共腐败已是无可救药。 
    来源: 古清儿 责编: Kitt

    上一篇: 江苏最大规模作弊案涉500考生 含VIP考生

    下一篇: 艾滋病在广州校园蔓延 患者一年增26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