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怎样对待誓约?
2015-09-13

誓约在天,秦琼吐血而死,罗成后来也被敌军乱箭穿身悲惨而亡。(网络图片)

在几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中,起誓和誓约占了相当的份量。古人在誓约面前相当敬畏与谦卑的。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中,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发誓。夫妻成婚之时会拜天发誓永结百年之好,朋友义结金兰时会摆酒水或设案焚香跪地起誓,如三国演义中的刘关张三人的桃园结义起誓,等等。

中国古人发誓的对象一般是神明、上天和祖宗,在古人的观念中,神明、上天和祖宗都是能赏善罚恶的。帝王祭天,事实上就是一种向上天承诺天子之职的宣誓仪式。古人发誓时,一般手执枝条,发完誓就折断枝条,意思是如果违背了誓言就和这枝条一样。或是双膝在地,对天起誓,曰如违背今日之言,则甘愿接受一切处罚或天打雷劈等严惩等。

古人发誓是为求信,证明自己心地真纯,天地可以为我证明,有一种豪气,让天地为我证明,这个心是真的,将生命交于天地神灵作证。因此,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好人会看在毒誓的份上放恶人一马,因为他们相信誓约,相信天地会为彼此的誓约作证,而且会验证。在一些风行大陆的武打片中,最常见的一个场面是:作恶之人干尽坏事被正义之人即将正法之时,恶人马上会跪在地上发毒誓求饶,云如再行恶事,必将接受老天处罚或天打雷劈或遭恶疫饱受痛苦七窍流血而亡,此时正义人士往往会网开一面,不再追究,看在毒誓的份上,当时会放这恶人一马。

儿时看到这样的情节,总会想不明白,觉得这些恶人太坏了,好人心太软,怎么就凭着一个毒誓放弃惩治恶人的机会?其实,在几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中,起誓和誓约占了相当的份量。古人在誓约面前相当敬畏与谦卑的。

宋太祖誓约

宋太祖赵匡胤因黄袍加身取代柴氏家族成为宋朝开国皇帝,要求子孙在接替皇位之时,警记誓约,其中之一是:“保全柴氏子孙,不得因有罪加刑。”誓约中严重警告说:子孙不得背弃誓约,否则为不祥,将遭天谴。因此我们能看到历史上柴家子孙总是享有王族之尊。从另一个角度讲,宋太祖赵匡胤是出于敬畏神灵,为保赵氏江山稳固而立此誓约,同时,宋朝历代皇帝也做到了,也因此有了宋朝一段时间的繁荣与稳定。

黄泉相见

《左传》记载,郑武公夫人姜氏生庄公时难产,所以一直不喜欢这个大儿子,而偏爱小儿子共叔段。姜氏想立小儿子为君主,可是她的丈夫武公不同意。及至庄公继位,姜氏就一意帮着小儿子讨封地,最后发展成和共叔段一起阴谋造反,想要推翻庄公。庄公在打败共叔段后,就把其母安置到了城颖,并且当面发下重誓︰“不及黄泉,无相见也。”

古人都很重誓,一国之君怎能出尔反尔。庄公既思念母亲,又不愿违背誓言,就叫人修筑了一座高大的土台,思念母亲时,就登台向城颖方向眺望。后来人们把这夯土台叫“望母台”。

当时在颖谷管理边境事务的颖考叔看出了庄公的心思,就乘给庄公献礼的机会给他出了个主意。说︰“厥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左传》隐元)”庄公听了很高兴,就让颖考叔办理这事。隧道挖好后,庄公在地下见到了母亲,十分感慨地唱道︰“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母子情意恢复如初。

人无信不立,重信义才能立国安邦。作为万民之表率的君王对社会风尚有着莫大的引导作用,若稍有不慎,上行下效,所造成的恶果更是不可估量。所以即使一国之君也不敢违背誓言,惟恐影响了自身的威望、民众的教化,被后人耻笑以及遭神灵惩罚。

刘庭式娶盲女

齐地人刘庭式还没中举时,议娶其乡人之女,两家已草成婚约但还没给女方送礼。后来刘庭式中举,可未婚妻因患病,两眼都瞎了。女家是农耕之家,很穷,不敢再提起婚事。有人规劝他迎娶那家小女,刘庭式笑着说︰“我的心已经许配给她了。虽然她两眼瞎了,怎能违背我当初的本心呢。”最后迎娶了盲女,并和她共同生活到老。

古汉人看待婚约,如同看待国家间歃血为盟、看待兄弟间结拜为盟,盟誓本身含有永恒性,所以说“山盟海誓”。谁若破坏这种应当永恒的约定,就要受到上天和道义的惩罚。“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诗经》)可译成︰与你订立了契约,只有生死才能把我们分开。牵着你的手,与你一起老去。做出了爱的承诺和誓言,就要心甘情愿的相依相守,荣华富贵、灾难贫病都不离不弃。

结语

无独有偶,即使是在西方宣誓都是非常庄严神圣的。如从政治上来说,各国从宪法或者其它重要的法案都明文确定,重大事件必须宣誓,如美国总统的就职时要宣誓,且誓词要载入宪法的。法庭传招证人出证言证词时,也是要在神面前发誓的。

神圣庄严的誓约,誓言,现在已经被搞得如儿戏一般,沦为了口是心非的闹剧、做秀的表演。尽管如此,宣誓的性质并不因为人们在认识上的变异而随之改变。誓言是不能拿来当儿戏的,否则,即使象秦琼与罗成那样的英雄豪杰,也会不敌背弃誓约的惩罚,一个吐血而亡,一个万箭穿身。可惜可叹,读来足以让人警醒啊!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古琴与养生有什么关系?看完这些就明白了!

    下一篇: 才子唐伯虎挥手 朽木一夜忽成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