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的“ 国共抗日战略的对比” ——记史学教授辛灏年纽约讲演
2015-09-20
(接上期——498期)

中共的“统战”手段

那么在整个的抗日当中,中共不仅是打国军,中共还“统战”国军。为了让真正的国军、抗战的国军能够被消灭,他们必须去“统战”另外的国军,一些意志不坚定、立场不清楚的国军。1938年2月,在武汉会战开始前,他们就“统战”了卢汉等三位将军。卢汉后来所谓“起义”,背叛了中华民国。另外两位将军当时就投奔了延安。在抗战当中,1938年的4月,第二战区的司令长官卫立煌被中共请到了延安,三个月以后回来,他擅自供给中共八路军一百万发子弹,同时将共产党“抗日军政大学”毕业的毕业生吸引到他的军 队里面来。他的军队里面到最后出现一个什么情况?比如孙蔚如的军,在这个军里有四个团,这四个团里面有三个团的团长都是共产党员。当然,孙蔚如本人就是杨虎城的部下。

他们统战了郭勋祺,著名的川军抗日将领郭勋祺。他的女儿最近为她的父亲写了一本传记,一定要我写序,我就给他写了个序,我才知道,郭勋祺将军少年得意,二十一岁就是成都城防司令,在抗战当中屡立功勋,但他跟共产党有一劫,那就是1935年遵义会议之后,他曾经和共产党在土城打了一仗,这一仗把共产党打得大败。也就是毛泽东担任军委主席以后的第一次战斗,被这位川军给打败了。而且由于他受到了刘文辉的影响,就是说,如果共军要进四 川,那我们就接着打它,如果共军不进四川,我们就放他一马,结果他放了共产党一马。当时中国所有的高级将领都在土城的一个山坡上,他的部下劝他用砲弹把他 们彻底消灭,他犹疑了一下,他没有这样做,否则的话他改变了历史啊。可是郭勋祺因为年轻时候和陈毅他们曾经交过朋友,当他驻防皖南的时候就和陈毅的新四军 驻扎在一起,两军之间互相来往,朋友交集,使得他们非常非常的亲切。在搞好了和郭勋祺的关系以后,陈毅在1939年10月 告诉他,我们要不听国民政府的命令,自己北上,进军苏北,抢夺苏北根据地,你能不能够将一路的关防打开,让我们顺利度过,他居然给他打开了,就让他顺利度 过了。为此,他被蒋介石免了职。此后的故事我就不说了,不在今天所讲的范围,但是我只想讲一句话:他后来为共产党“解放四川”、“解放成都”出力可大了, 可是49年以后他被共产党最后逼死在家中,没有好下场,很悲哀。

那么,共产党在打国军的时候,它还要“统战”什么?那些立场不够坚定的前地方军人。比如说它在打苏北的时候,它“统战”两位地方将领。这两位地方将领,要他 们不要动,我们之间是很好的关系,我打了你,我同时也给你补偿,但是在我打韩德勤的时候你不要帮忙。这两个将军一个叫李明扬,一个叫李长江,这两位将军听 了它的话,让它打了韩德勤,八路军打赢以后转回来就把它消灭了。噢,新四军,不是八路军。

所以,中共的八路军、新四军运用毛泽东的“统一战线”策略,“统战”国军,还“统战”日军。著名的大特务、大汉奸潘汉年,就是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和毛泽东单 线联系,由潘汉年到上海,与日本驻上海的一个副领事、间谍的头目,进行联系。日本人为他配一部发报机,及时将中国怎样对付日军抗战的战争命令提供给日本 人,而日本人报答它的,就是容许八路军在华北、山东“打游击”的时候、打国军的时候,日本人不干涉,所换取的就是八路军在苏南所有铁路线上不跟日本人捣 乱,日本人听随它打国军。这就是对日军的“统战”,还不止如此。共产党在和日军的关系上,从1939年以后就相当的暧昧,很多资料现在都被反思、出现,由于我还不能够找到切实的根据,将来请大家看我的书。

它不仅“统战”国军、“统战”日军,它还“统战”国民政府的高级官员。什么张治中、邵力子,都是在抗战中被它“统战”的,最后背叛了国民政府。它还要“统战”国民政府高级官员的子弟,什么陈布雷的儿子、傅作义的女儿——都是女儿,也都是在抗战中被“统战”的。所以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出来,共产党到底在做什么。

还有,它在“战略”当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它不仅仅是在敌后的战场上打国军、夺地盘、建立他们的“抗日民主根据地”,他们是在整个大后方进行了一种特殊的“战略”。这种特殊的“战略”,第一就是“统战战略”。“统战”谁呢?“统战”知识分子,“统战”青年学生。1938年10月31日在延安召开的六届六中全会上,当时中共的青年工作委员会主席陈云就说了一句话,说:“我们要利用大后方的公开和自由,来发展我们的青年组织。”1939年的8月,中共又在重庆大后方召开青年工作会议,在这个会议上面,中共的青联主席胡乔木居然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们对敌人大后方就是要精干组织,等待时机。做青年的工作。此后,一直到1945年,中共在重庆、在桂林、在敌后的许多城县,都进行了普遍的“统战”工作,“统战”了著名的闻一多,“统战”了许许多多的教授,像西南联大、云南大学的学生进行“统战”。1944年, 当林伯渠在重庆突然提出要建立“联合政府”的时候,大后方的教授,特别是青年学生们,纷纷起来拥护建立“联合政府”,纷纷起来要求推动“民主宪政”,纷纷起来建立各种各样的协会,以揭露揭露国民党的统治和黑暗。甚至于让闻一多发表宣言,叫做“追求光明,揭穿黑暗”,攻击国民政府——正在艰难地领导抗战的国 民政府。这就是它在后方的一种“统一战线”和“地下斗争”。

它还有四句话,毛泽东给敌人后方有四句话,就是“隐蔽精干,长期潜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整个抗战当中,它布置在敌后的它的地下工作人员都遵循这十六字方针,对国民政府从公开到暗地进行着一种特殊的战争。

共产党还有一个“战略”,就是“文化战线”的“战略”。共产党怎么在“文化战线”上进行“战略”呢?毛泽东有一句名言,他说:“我们如果仅仅是在抗战中夺取 地区、建立政权,这还不够,我们必须在思想文化上彻底改变中国所有青年的思想,这样我们才能赢得最后的胜利。”那么,在整个的后方,大家可以知道,1938年建立了“中华文艺界抗敌协会”,这个协会的 主要的负责人都是一些上海“左联”的那一批作家。建立了国防部第三厅,就是文化厅,请郭沫若当厅长。郭沫若当厅长的时候,他下面的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是公开 的或隐蔽的共产党员。那么第三厅下面所控制的演剧队,各个军队里的演剧队,他们都是什么呢?他们都是以共产党的文化工作者为主的演剧队,在各个军队里面宣 传共产党思想。美国驻重庆大使馆里面的一些官员、参赞、秘书们,他们居然能够把罗斯福对中国抗战的一些极其重要的、最高机密性的文件,首先不交给蒋介石和 国民政府,首先交给延安和毛泽东。他们能够“统战”美国的所谓“进步”的记者,也就是美国共产党员们那些记者们,请他们到了延安,来宣传延安怎么“好”, 来揭露重庆怎么“黑暗”。其中最典型的,第一个,斯诺。他写了一本书,叫做《红星照耀中国》(<Red Star Over China>)。这本书,可以说,当时中国的青年之所以投奔延安,基本上就是因为看了这一本书才投奔延安呐。第二个,白修德,他写了一本《中国的雷声》(<Thunder Out of China>),他又写了一本《延安印象记》,大肆歌颂延安是如何真正的抗战,而国民政府是不抗战、假抗战。爱泼斯坦,写了一个《我所看到的陕甘宁边区》,说在延安、在陕甘宁边区才能看到中国共产党发动抗战的那种热烈,而在国统区这是一点也看不到的。

总结共产党的“抗日战略”和“抗日成果”

共产党的“战略”,配合了他们打国军、抢地盘,建他的政府。用了种种的手段,进行了所谓的“抗日”。所以,它的“抗日战略”,我们也就清楚了,就是“日蒋火拼”,就是“赤化中国”。

所以,共产党的整个“抗战成果”,我们现在能够看得很清楚:第一,不打日军,打国军。第二,一年勉强抗战,七年公开卖国。在共产党所颁布的抗日的“战果”里面,有的说打死日军三十万,有的说打死日军五十万,有的说打死日军九十万、一百五十万,反正你找不到一个确切的数字。在共产党自己到今天为止没有公开它牺 牲的人数,它的官兵在抗日战场上牺牲了多少,都是不确定的数字。那么,共产党还有一个“成果”,什么“成果”呢?那就是,在整个的中国,不论是前方还是后方,不论是它的“民主根据地”还是在重庆的大后方,让西方马列主义的精神污染染遍了我们全中国,而且是在抗战中获得了它的成功的。共产党最大的成功,就是 把中国人民一场十分壮烈的抗日战争变成了一个什么东西,变成了它在抗战胜利之后发动内战,推翻中华民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不是我的话,这是中共学者的话。中国共产党在抗战八年当中确实达到了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在民族战争的条件下,发动人民起来革命,夺取政权。1949年,它终于夺取政权了。共产党的“成就”是什么?它不仅在抗战中打国军,打死了国军的抗日将军,而且在1950年到1952年短短的三年时间枪毙了国民党抗日将军整整一百位。不要怪我激动,我真的很难受,真的很气愤。


检讨国民政府的抗日战略

那 么我们今天现在可以来检讨一下抗战。我们的抗战当中,不论是国民党的战略,还是共产党的战略,我们检讨一下。我认为对共产党来说没有什么可检讨的。检讨什 么呢?共产党有一个优点,国民政府没有学会——共产党从建党开始那一天就决心推翻中华民国,即便是中国遭遇日本侵略、陷入八年全面抗战的局面,共产党也是 为了推翻中华民国和建立他们的共产中国,从来没有懈怠过。反过来,我们的国民政府在反共的过程当中,今天反共,明天容共,最后要“国共合作”。当然“国共 合作”是假的,不是真的。今天台湾的国民党上层官员当中,特别是国民党的领袖当中,也在大喊所谓的“第三次国共合作”,我听到这句话,我感到羞耻。第一次 “国共合作”,共产党自己说了,那是对国民党的“挖心战术”。第二次“国共合作”,是共产党说出来的,是延安的毛泽东投诚国民政府。不叫合作吗?你投降给我,我收编你的军队,当然不是合作啦。如果今天还要说第三次“合作”的话,如果国共今天真的要进行第三次“合作”,我告诉大家,国民党的来日不多了。凡是懂一点国共之间斗争史的人,都会得出这个正确的结论。

( 录音整理,未经讲演者审阅)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下期精彩)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Lisa

    上一篇: 文化讲堂:天降奇才的艺术家达芬奇

    下一篇: 【名句人生】水至清则无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