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恒:深圳事故问责 城管局长坠楼谢罪?
2015-12-28
据大陆多家媒体快讯报导,深圳滑坡遇难者头七刚过,12月27日21时,深圳光明新区城管局原局长徐远安于南山区某小区坠楼身亡。警方经勘查已排除他杀,系自尽。光明新区渣土崩塌事故发生一周,33栋楼房遭山泥“吞没”,失联76人,仅生还一人。天怒民怨中,谁该为事故买单的话题正在沸沸扬扬,徐的突亡让人们震惊,猜测最多的是“畏罪自杀以谢天下”,有人在网上牵出了冯小刚新电影《老炮儿》里的话:“这里边的事不是你们普通老百姓能够承受的!”

网友引用这句电影台词或许言之有理。中共国务院调查组25号认定,深圳光明新区“12.20”滑坡灾害是一起安全生产事故,不属于自然灾害。既然是事故,责任必然要追查才能给世界舆论以交代。

谈到责任,几个政府机构包括由安全监管总局牵头的深圳“12.20”事故调查组都称已开始调查。该渣土场的承包公司--“绿威物业”和接受转承的“益相龙公司”有过相互推诿扯皮。路透社说,记者周二在益相龙公司办公室看到了警察;中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导,益相龙公司的一位余姓副经理已被警方带走;而财新网说,“多家涉事公司均有高管或普通员工被警方带走”……

众说纷纭中,光明新区城管局原局长徐远安从高楼一跃而下,仿佛一下子提醒了人们一个中国特色:“重大安全生产事故”的背后,官商勾结无不涉及其中。

据悉,《深圳市建筑废弃物运输和处置管理办法》规定,城管部门负责建筑废弃物受纳管理及运营监管。光明新区城市管理局在2014年的工作总结文件中明确提及,完成了玉律、红坳受纳场建设,并已对外受纳土方的情况。2014年2月,经光明新区城市管理局审批同意,在凤凰社区红坳村原采石场设立余泥渣土临时受纳场,使用期限至2015年2月21日。该临时受纳场即为“12.20”事故发生地。

但是,在渣土山越堆越高时,危机意识成为空白被忽略不计。今年1月,从事环境谘询的宗兴环保科技公司曾发布评估报告警告说,受纳场的水土流失“威胁山坡的安全”。《法制日报》报导,环评报告说,该场地“由于过去操作方法不规则”曾被暂停运行。当地司机和居民却说,滑坡惨祸发生的几天前,卡车仍开到这里来倾倒余泥渣土。

如此可见,对民间承包公司的调查仅仅是个开始,要想捋清承包公司如何多次项目中标,渣土收纳场运营规格如何取得,日夜运转堆积长达2年无人监管等责任,按理对纵深处城管局、城乡开发、环保局、税务、城镇管理、公安、乃至深圳市委等政府部门都应该进行详查。

20世纪“深圳的崛起”代表中国光鲜亮丽的橱窗经济,但急功近利,强征强拆,圈地运动,官僚庞大腐败,官商勾结使得城市在治理和危机处理方面埋下了一个个死角和定时炸弹。一旦崩塌,就是血祸累累,但是专制制度使得人麻木不知,继续劳碌。媒体采访渣土滑坡现场一位来自湖南的卡车司机王山杰,就仿佛一个缩影。滑坡事故前,司机们赖以为生的工作就是把渣土运到巨红坳余泥受纳场。

渣土堆崩溃了,吞没了几十栋楼房。王山杰在救援队搜寻幸存者的同时,和数百名卡车司机一起正在把这里的渣土运走。他坦承:“就连我们都很害怕,我个人觉得,它一定会在某个时候崩溃。”事故之后,卡车司机们又说,“我只是在干别人让我做的事情,这次援救(运出渣土)也一样。”

没有事故一片大好,出了事故一片混乱。渣土被运到哪里?深圳市光明新区红坳村村口400亩菜地成为新的“临时”受纳场。事故发生后,菜农们被通知撤离,渣土掩埋了正在收割期的草莓等作物,被告知事后会有补偿,但因赔偿过低,通知时间仓促,损失严重。据悉,有菜农价值20万元的草莓几乎都被渣土埋了,余下的还被一些路人哄抢,警方已设了警备线,菜农苦不堪言,这些不是“新灾民”?埋下的尸首难寻,活着的生计怎觅?

这一系列责任追寻下去,无穷无尽。正如网友所言,城管局局长与其自杀,不如把真相剖开。与其自己一死了之,不如曝光利益链,曝光这个体制的邪恶,让更多的人少蒙受损失乃至血的代价。无论如何,徐的突发坠楼死的蹊跷,事故责任不可能至他一人为止,往上追查或涉更高层官员。说到底,徐是这个制度的牺牲品。
    来源: 网络 责编: Kitt

    上一篇: 大陆理财App高息诱惑 147人被骗2500万元

    下一篇: 广东女欠30亿高利贷 携百万元在京整容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