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组织联名举报 官媒密集批百度 涉高层博弈内幕
2016-01-15


近期,大陆互联网巨头百度卖吧风波持续发酵。36家健康公益组织联名举报百度;大陆官媒密集发文批百度。亲习近平阵营的财新网披露百度卖吧风波涉莆田系,并质疑百度缺乏竞争、一家独大。值得关注的是,近期诸多迹象显示,谷歌或将重返大陆。而2010年谷歌退出大陆,背后涉江派常委李长春构陷。百度涉周、薄策划“谷歌撤离中国”黑幕。

36家健康公益组织联名举报百度

近日有网民爆料百度贴吧的血友病吧被卖,原吧务成员遭撤换,并引入“陕西医大血友病研究院院长刘陕西教授”的“血友病专家”成为新吧主。很快,有网民发布消息,将近40%的热门疾病吧已经被卖。这一事件引起网民强烈反应。

据财新网报导,1月14日,亿友公益等全国36家关注健康疾病类公益组织已联名向北京工商局举报百度。

举报信显示,百度发布大量涉嫌虚假医疗广告,公益组织要求工商部门全面调查百度公司涉嫌违反《广告法》,发布未经审查的医疗广告、发布虚假医疗医药广告的行为;责令被举报人暂停所有涉及医疗相关广告的发布并做整改。

百度贴吧出售的贴吧中最早被报导,影响最恶劣的为血友病贴吧。这次参与举报的机构也主要是6家血友病相关公益组织:广东省血友病管理中心、河南血友之家、盐城爱因子罕见病关爱中心、广州众援力罕见病关爱中心、陕西四叶草公益中心、天津市友爱罕见病关爱服务中心、山东省血友病联谊会等。

按照《广告法》,工商部门需在收到投诉之日起七个工作日内,予以处理并告知举报人。

官媒密集发文批百度

百度卖贴吧事件引发网络聚焦后,大陆官媒罕见密集发文批百度。

1月13日,《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公号发表评论文章《商业逐利要有“底线意识”》。文章称,各种病种类“贴吧”挑动了民众敏感的神经、删帖与广告共生的盈利模式引发了民众不满的情绪。当商业化行为侵占道德底线,道德风险就会如洪水般宣泄而出。文章最后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或许,该回首了吧。”

当天,新华社发表时评《不能给“作恶的生意”提供网络平台》。

1月12日,《人民日报》海外网微信公号“侠客岛”发文《百度公关危机,暴露的不只是百度的危机》。文章称,百度系携程“假机票”的公关危机还未过去,百度自身又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如果追问百度“出售贴吧”或者说“承包贴吧”的动机,其实质无非逐利二字。

文章披露,2015年第二季度、第三季度的百度财报已经显示,百度的营收规模、利润规模在BAT三巨头中均为垫底,且一路走低;而在纳斯达克的资本市场上,百度的股价更是多次“跳空”。

《新京报》调查发现,百度出售的贴吧类型,包括行业吧、兴趣吧、地区吧等,除了企业,购买者甚至还有地方政府部门身影。报导称,地方政府“购买”贴吧,无疑又让百度贴吧商业合作增添了一层复杂背景。

报导援引匿名公关界资深人士的说法称,一般的政务吧(地区吧)都在数十万元,大型城市、省会城市吧,则在一年数百万元,“比如郑州吧,一年要200万元,一天近万元。”该人士称,一些地区吧的管理权、经营权已被地方政府部门通过第三方公司购买,这样地方政府部门则能方便快捷管理当地的贴吧,“等于地方政府购买一个网络舆情平台。”

财新披露百度卖吧风波涉莆田系

在引发高度关注后,百度于1月12日对外宣称,百度贴吧所有病种类吧全面停止商业合作。百度坚称并未和莆田系有正面接触。但财新记者调查发现,多个被售卖的病种贴吧的买家正是莆田系医院。

财新报导称,商业合作只是暂时停止,一位购买百度贴吧运营权的莆田系商人表示,“目前还没有给我们退钱,之后肯定还会有合作,只是要等合适的时间和机会。”

2015年4月,百度与莆田系曾因搜索引擎竞价排名价格谈不拢而“翻脸”,百度以业务调整为由,称将拒绝再与莆田系合作,杜绝虚假医疗广告。莆田系则以联盟形式宣称停止对百度的全部广告投放,宣称百度搜索的单次搜索点击成本已经高达900元人民币,希望压低百度搜索竞价排名价格。但最终双方妥协,私底下,双方就如何继续做生意上沟通从未间断。

报导称,从搜索业务的主营模式竞价排名,到贴吧的广告,再到最近一年的贴吧运营权售卖,莆田系和百度已经形成高度利益共同体。百度广告收入半壁江山由民营医疗体系支撑,各项业务变现均无法摆脱路径依赖。

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莆田系医院给百度贡献了100亿以上的广告费。

报导称,双方的利益博弈背后更大的背景则是中国广告法在互联网领域的适用缺位,百度和莆田系虚假投放广告的利益巨大,虽道德风险高,但法律风险低。

财新网批百度缺乏竞争 一家独大

中国传媒大学网络法与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王四新教授接受财新网采访时表示,一些大的互联网平台之所以任性,一是社会存在各种需求,可以变现,二是逃脱法律责任的成本很低,或者法律责任不是特别明确,平台存在各种侥幸心理。而网友或者其它主体也缺乏相应制约机制,“做大做强之后,它们可以无视或者践踏个体权益,甚至把个人诉求打包出卖。”

“社会发展需要均衡机制,如果一方独大,又缺乏相关制约,一味追求利益,违法现象就会增多。”王四新认为,中国互联网发展至今,从平台服务提供商和个体关系而言,进入到比较微妙的阶段,“平台做大之后,基本具有了恃强凌弱的条件。归根结底还是互联网生态不是良性的生态,缺乏制约。”

“侠客岛”的文章中也提及百度与谷歌的竞争。文章称,同样是十几年前创业起步的两家搜索公司,Google现在在做量子计算机、太空舱等可能改变人类未来的事业;而百度则依然依靠着竞价机制获取巨大利润,但同样,就如同调侃的那样,像是贴满“小广告”的电线杆。

文章表示,造成今天局面的一部份原因当然是缺乏竞争、一家独大。缺乏竞争的确暴露了百度的深层次危机:对用户体验重视不够。这体现在很多层面,无论是用户对搜索结果的不满意,还是周鸿祎和百度打官司时状告的“流氓软件”、“捆绑安装”,都是如此。

谷歌重返大陆信号频现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诸多迹象显示,谷歌或将重返大陆。从2015年12月起,谷歌已陆续在北京和上海等地招聘一系列专业人士。仅仅在职业社交网络LinkedIn上,谷歌就列出了在北京和上海的60个职位。

有消息人士称,该公司可能会于2016年上半年正式宣布回归中国大陆。

谷歌新设立的母公司Alphabet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2015年11月到访中国时曾透露,谷歌在离开中国之后,在大中华区仍保留了大约500名雇员,并在大中华区、香港、台湾地区设有办事处,香港的服务器也一直在运行。

路透社去年11月也曾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谷歌计划在2016年2月后,将量身定制的Google Play应用商店推向中国市场。

2014年底,大陆多地网民向大纪元反馈,可以不定时地打开谷歌搜索引擎,并搜索到海外大纪元等多家媒体有关江泽民丑闻、习近平清洗江泽民政变集团等相关报导。

时政评论员方林达当时表示,在中共的体制下,现阶段的任何形式和范围的网络解禁,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开放网络。习近平上任后在党内展开反腐,主要对象是江泽民集团的成员,其深层原因是江泽民一方因为迫害法轮功而担心遭到清算,拚命维持迫害不惜对习近平展开暗杀、政变夺权;习近平一方为正常执政和保留后路不断打击江泽民集团。

方林达分析,由于江泽民集团掌权时期,对中国民众犯下了滔天罪行,特别是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已经超出了人们正常的心理承受极限,因此,在未来对江泽民集团元凶进行抓捕和公布其反人类罪前,需要一些必要的铺垫,才能减少对人们心理和社会的冲击。因此,已经逐渐掌控中国互联网的习近平阵营,将会通过阶段性解禁互联网的部份内容,通过这种方式在释放需要民众了解的信息,也就是江泽民集团的罪恶和丑闻,来为未来针对江派的重大政治行动做准备和铺垫。其实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最后的公开抓捕和审判江泽民,也就是“镇江”。

百度卷入高层内斗 李长春构陷谷歌内幕

Google的座右铭是“不作恶”,未进中国大陆前也不对内容做过滤。中共“十六大”前夕,江绵恒去信息产业部502所视察,用谷歌搜索江泽民,头三条的结果都是历数江泽民的邪恶。从此江系就决定扶持百度。甚至2002年一度搞域名劫持,把中国国内对谷歌的访问定向到百度。百度的知名度由此飙升。

2006年谷歌进入中国,对中国大陆的搜索也进行内容审查。尽管如此,谷歌仍然受到了中共有计划的攻击,特别是2010年年初时,谷歌发现中共政府正系统性地入侵谷歌的电子邮件帐户,于是愤而让搜索引擎业务退出大陆。

维基解密2011年8月30日公布了一份美国驻北京大使馆2009年5月18日发往美国华府的电报。电文中称,李长春曾经尝试在谷歌输入自己的名字,发现了大量他的负面消息。他还注意到了从谷歌中文google.cn主页上有到谷歌全球网站google.com的链接。李长春要三部委(注:最有可能的是工业和信息化产业部、国务院信息办公室和公安部)写一份有关谷歌的报告,要求谷歌停止其“非法活动”,其中包括到google.com的链接。

电文摘要称,谷歌中国的总裁李开复在电话中讨论了中共当局施加的压力,要求审查谷歌的中文网站。李开复断言,问题的根源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宣传部长李长春。

大纪元2012年底曾报导,据来自北京高层极为可靠的消息,百度搜索过去几年深度卷入北京高层内斗,由薄熙来和周永康操控之下,悄悄在互联网上发起抹黑胡、温、习三人的活动;而且薄、周等人通过内部运作,迫使谷歌退出中国业务,使百度一家独大。消息来源说,百度重庆业务主管已经被中纪委控制调查,并供出大量惊人内幕。

2012年2月习近平访美期间,美国媒体《华盛顿自由灯塔》曾曝光王立军移交美领馆材料中,有关薄熙来、周永康联手图谋发动政变,最终废掉将在中共“十八大”接班掌权的习近平的计划。

周永康、薄熙来的政变策略之一是大量释放攻击高层对手的造假黑材料,即通过国安系统特务在百度等搜索网站和海外媒体释放攻击温家宝、习近平的造假黑材料。据悉,薄熙来密会百度总裁李彦宏,以把谷歌挤出中国为诱饵,让百度解禁对习近平、胡锦涛和温家宝的负面报导,李彦宏激动不已,当场向薄熙来鞠躬致谢。

2010年3月,薄熙来、周永康先后接见百度总裁李彦宏,按中纪委有关口供笔录的说法,他们作出了“相当缜密的攻击胡锦涛、温家宝和习近平接班的网路宣传计划”。重庆事件前后,国际媒体报导温家宝、习近平等人的家族财富内容,被发现在百度上早能检索到,是周永康在前些年抹黑温家宝、习近平等人的旧闻重炒。
    来源: 岳华 责编: Kitt

    上一篇: 四川省长魏宏出事传闻获官方证实

    下一篇: 北京政界消息人士:习近平执政前 中国内部险些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