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虎亲兄弟:表哥杨勇与表弟胡耀邦的一生
2015-05-11
1989年1月,胡耀邦回湖南,住在长沙九所宾馆,他对前来看望他的作家张扬说,当年闹革命,牺牲是很平常的事。有一件事他永远不会忘记,那就是杨勇救过他的命。胡耀邦说,当年若不是杨勇救了他,他很可能就死了。

那是长征中,胡耀邦在军委纵队中央工作团担任党总支书记,同时负责党中央工作团的青年工作。不幸他染上了疟疾,发作起来,不能走路,只能和一些伤病员躺在路边,眼巴巴地望着队伍不断往前走,伤病员得不到救护死去是常有的事情。这时,杨勇走过来了,他也负了伤,但他有一匹马。骑在马上的杨勇听见路边有人叫世俊哥,心想哪个喊我?世俊是杨勇参军前在家里的名字。杨勇翻身下马,仔细一看,是你?耀邦!

1926年春天,胡耀邦从偏僻的山村来到文家市读书,和杨勇在同一个学校,以后又一起考入浏阳中学,睡上下铺。胡耀邦个子矮,他站队和他的语文数学成绩一样总是名列前茅,是学校的知名人士。杨勇贪玩,常常是胡耀邦帮助杨勇做作业,杨勇帮助胡耀邦打架。谁欺负了胡耀邦,个子高大的杨勇就冲上去。有一次,两个小兄弟不知道为什么也打起来,杨勇一家伙把胡耀邦摔到稻田里。

杨勇参加红军后,刚上初二的胡耀邦也投身了革命,负责儿童团。因为他善长演讲,以后担任了特委少共书记。随着战事频繁,加上杨勇改了名字,他们失去了联系。胡耀邦四处打听不到杨勇的消息,就在《中华苏维埃报》上登了一个寻人启事,这才联系上。

我怕是坚持不到头了,胡耀邦说。

怎么会?你要有信心。杨勇把胡耀邦扶起来,让他坐上自己的战马,跟上了队伍,救了他一命。

二1927年9月9日,毛泽东领导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两天后,他率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三团攻克了浏阳的白沙镇。不久,共青团的负责人甘恩藻也去了江西,他告诉杨勇,只要找到党组织,他就写信来,可是好多天过去了,还是没有消息,杨勇正在家里苦闷,听见外面枪声不断,像放鞭炮一样,等枪声渐渐平息,有人喊,乡亲们,出来吧,我们是工农革命军,自己的队伍打回来啦!

杨勇冲出家门,看见穿着灰衣的军人,胳膊上套着红袖章,红袖章上有一颗黄五星,五星四周写着“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他听了一会,才知道这支队伍刚参加了起义,编进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正等着和一团、二团会合。果然七八天后,毛泽东率第三团和一团、二团的部分队伍在文家市会师。

幸免于难的农会干部活跃起来,安置伤病员,给部队烧水做饭。儿童团员也在杨勇带领下,为部队站岗放哨。

那天晚上,儿童团长杨勇站了半夜的岗。他听巡逻队的士兵说一大早要开会师大会,毛委员要给部队讲话,顾不上睡觉,喊了胡耀邦一声,就早早就来到学校的操场。他特意带着笔记本和铅笔,准备把毛委员的话记下来,告诉甘恩藻他们。

这是杨勇第一次见毛泽东。

那天他骑在墙头上,歪着脑袋和穿着老蓝布农民服的毛泽东说话。

毛泽东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杨世峻,不过,我想改名叫杨勇。

杨勇这个名字好。毛委员又说,你参加儿童团了吗?

我是儿童团的队长。

我看你很像一个骑马的大将军哩。

杨勇笑了。

毛委员也笑了。

工农革命军的战士整队进入操场,毛委员走上主席台。他走起路来有点跛,大概是行军中脚磨破了,杨勇想。

毛委员站在主席台上,招呼大家坐好,说同志们,蒋介石、汪精卫、唐生智叛变以革命,正在疯狂屠杀革命同志和工农群众,革命已经转入低潮。我们受挫,是吃了没有抓住枪杆子的亏。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武装,事情就好办多了。这次暴动,虽然打了几个败仗,受到一点挫折,但算不了什么。有些人经不住考验,从队伍中逃跑了,这也没什么了不起,少些三心二意的人,我们这支队伍只会更纯洁,更巩固,更紧张。常言说,失败乃成功之母。拉武装,我们没有经验,万事起头难嘛。只要我们善于从失败中汲取教训,咬咬牙,挺过这一关,革命总有出头的一天!

说到这,毛委员伸出左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圈,说蒋介石好比一个大水缸。然后又伸出右手,我们好比一块小石头。他不停地用右手撞左手,微笑着说,我们这块小石头,不断地打大水缸,总有一天把蒋介石的那口大水缸打碎的。

会场上活跃起来,杨勇用手中的铅笔捅捅好朋友周政财,打碎你这口大水缸。

杨勇和好朋友周政财一起骑在墙头上,胡耀邦看见他们爬上墙头,也爬了上来。他们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他知道前边的地方都会让士兵占去的,儿童团只能站在后面,让前面一挡,什么都看不见了。为了更清楚地看到主席台,墙头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地方。杨勇把本子放在膝盖上,认真地记着。

毛委员接着说,我们这次秋收暴动,原计划打长沙。长沙好不好?长沙好,可是长沙打不下来,敌人在萍乡、浏阳都挡住不让我们过,更不会让我们进长沙。既然长沙这样的大城市,目前还不是我们蹲的地方,那就不要去了。我们可以到敌人管不着或管不了的地方去,到乡下去,到山上去,同那里的农民一起打土豪、分田地,进行土地革命,开展武装斗争,等我们在乡下、在山里站住脚跟,力量大了,有了本钱,再到长沙去。不但去长沙,还要到武汉去,打到南京去……

这些话在杨勇的心灵中激荡,他下决心,当兵去,到毛委员手下当兵去。

会师大会结束后,工农革命军在毛委员率领下,出发了。杨勇和周政财站在一个高台阶上,目送着他们出征。杨勇虽然不知道他们从文家市上了井冈山,但他多少天来的苦闷云消雾散了。

三渡过长江后,五兵团司令员杨勇带着浩浩荡荡的人马向贵州进军。路过家乡,他带着警卫员回去了。

胡耀邦的母亲听说杨勇回来了,急火火地从几十里外赶来看他。

杨勇说,姨妈,您身体可好?

好好,不知我耀邦怎么样了?

耀邦很好,他正向大西北进军。等全国解放了,他很快会给您写信,也会回来看望您老人家的。

怕老人担心,杨勇没有说他在长征路上救过胡耀邦的事情。

解放后,杨勇和胡耀邦经常来往,杨勇请胡耀邦来家里吃狗肉。文化大革命刚开始,毛主席第八次接见红卫兵后,一天,负责共青团中央工作的胡耀邦慌慌张张跑来找杨勇,说我就要被揪出来了,请他想想办法。杨勇说,我没有办法,我平时跟哪位领导也不来往,从不到他们家里去,我帮不了你。那天,胡耀邦坐了没几分钟就走了,很快就被揪了出来。杨勇也被打成“三反分子”,关押起来。1972年以后,杨勇恢复工作,先到沈阳军区,后到新疆军区任职,这时,胡耀邦还没有解放。杨勇每每从新疆捎哈密瓜一类的特产给他,同时也给万里、张爱萍。

1982年下半年,杨勇病情急剧恶化,年底第二次大出血后,生命已经垂危。

新旧交替之夜,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急急地来看他。到了病房门口,想推门又把手缩回来,在走廊上走了很长时间,他极力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门终于推开了,杨勇看着胡耀邦大步进来,说耀邦……你瘦了……杨勇的声音出乎意料地清晰。你一天工作10多个小时,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可要注意休息,再这样下去,搞不了多久你也要垮的。

他们都意识到这是最后一次谈话,老是不想把最后结束语说出来。

不得不分手了,胡耀邦说,安心养病,过完节我还要来看你……

杨勇打断他的话,你不要来了,你的担子很重,不要再为我浪费时间。

说着,杨勇自己从床上坐起来,目送胡耀邦离开。

杨勇去世头一天,夜里报的病危,胡耀邦又来了,泪水哗哗流,兄弟的情谊,使他们握着的手久久不愿分开。
    责编: 如初

    上一篇: 办公室聊天 这8个话题会惹麻烦

    下一篇: 王力披露文革邓小平落马幕后林彪的角色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