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危机开始?中国财长演讲信息量很大(图)
2015-05-02

中国始终未能从经济危机的“泥沼”中摆脱出来(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今天是五月的第一天,刚刚看到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网站刊出一篇文章,是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演讲。其演讲内容信息量很大,暴露出中国经济的诸多严重问题。当被问到新一轮经济危机是否从中国开始时,楼财长转移话题说“比中国糟糕的地方多的是”。

恰恰昨天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也对中国经济的走势做了分析,从官媒的报道来看,和去年仅提到一次“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存在”不同的是,今年反复提到“高度重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也确立了货币政策继续宽松和下一步加大基建投资的方向,并且重提房地产欲继续“救市”。

笔者认为真实的情况应该不是新的危机出现,而是自上一次金融危机之后,中国一直没能从危机的“泥沼”中摆脱出来,在“四万亿”的刺激计划作用下,配套的数十万亿元资金注入了经济体,房地产市场也狂热了起来。但那剂猛药的药力过后,中国经济到目前为止显示出本来应有的面目。

楼财长演讲中透露出的信息,已经是中国经济面临的最迫切而又无法回避的问题。第一就是老龄化问题,中国65岁以上人口的占比2011年是8.1%,2014年是10.1%;第二是劳动阶段的人口,即16—59岁阶段的人口,开始净减少,从2012年开始减少了300万,以后还会减少。

根据1956年联合国《人口老龄化及其社会经济后果》确定的划分标准,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占总人口比例超过7%时,则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1982年维也纳老龄问题世界大会,确定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超过10%,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

另据中国社科院的研究表明,老龄化比率从7%上升到14%,世界平均时间是40年,中国是23年;14%上升到21%,世界平均时间是50年,中国是11年。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的速度,远远大于官方的预期。

不断实施经济刺激措施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最突出的是高杠杆率,最近彭博社报道说是280%。楼财长认为最简单的是看M2和GDP之比,这个比例中国现在是193%。在杠杆率中,有40%是政府债务,主要是地方政府债务大规模的上升。据官方的数据和政府官员透露出来的信息,地方债规模已经到了30~40万亿元。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全要素生产率(是指不包括资本和劳动力输入,其它所有影响产出的要素,它的特色是能够通过一个简单的数据说明经济增长的因素)下降。在经济刺激时大量开发造城和房地产,导致现在“空城”、“鬼城”遍地。中国经济要去杠杆,而且需要快速的去杠杆。但楼财长称“我们没有那样的承受力,所以要考虑缓慢的消化过剩产能和去杠杆,还要恢复劳动生产率,GDP增长速度是不乐观的。”

楼财长认为中国会滑入中等收入陷阱,并承认这个情况发生是因为中共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如果说过去没有学苏联鼓励生育,然后又实施计划生育,那么现实情况使我们更要有紧迫感”。

笔者多次和多个国家不同阶层人士讨论过中共政府实施的计划生育,大家一致认为这是邪恶的政策,是违背人性的。因为不能把人当作动物,连生育权都要受限制。现在中共政府又逐步开放二胎鼓励生育,实质施行的是另一种的计划生育。

而中共政府的户籍制度也是如此,无端的把国民划分阶级,城市居民和农村居民的权利是不平等的,在某种意义上,农民处于“二等公民”的位置。到2012年,1980年以后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占全部外出农民工总数的比重达到61%左右。失去了土地的农民由于户籍的限制,将陷入留不了城回不了乡的困境。

在1954年中国的《宪法》中,中国民众是有自由迁徙权的。1958年的时候逆转了,因为全面进入计划经济,中国民众也被列为“计划”之中,人口流动受到管制,其后中共政府屡次修改《宪法》对民众做诸多限制。楼财长也坦承,“劳动力充分流动这个市场经济的基本要素,在宪法正文中都没有写入。”

这也是造成中国“伪城镇化”的原因之一,即完成了城镇的建设而不是人口的城镇化。对地方政府来说,户籍改革、农民工市民化是需要掏钱的,这就涉及到地方政府利益的问题。因此地方政府往往更愿意在城镇建设方面着力,大建新城新区创政绩。

从楼财长的演讲可以看出来,中共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对民众的诸多限制已经给整个中国经济造成了重大威胁。尤其,银行与地方政府也深陷其中,一旦一个微小冲击演变成为系统性风险,很容易爆发金融危机与大规模债务危机。
    责编: Lisa

    上一篇: 外媒披露令大陆股市疯狂的幕后导演

    下一篇: 毕福剑节目被屏蔽 命运走向相关消息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