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演讲:通往朝鲜的道路,是由每一个沉默的人铺就的
2015-02-11
——埃德蒙·柏克说,邪恶盛行的唯一条件,是善良者的沉默。
 

左三为韩寒

韩寒:中国为什么不是文化大国
2010年2月1日,厦门大学,2009南方周末文化原创榜文化论坛厦门站

第二次来到厦门,然后这里的空气很好,难怪大家都喜欢散步啊。

刚才我听邓老师说了一些关于爱国主义的一些问题,我想到了两句话,我是之前看到的,是别人这么说的:第一句话是—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第二句话是—真正的爱国主义就是要保护这个国家,让这个国家不受到政府任何的迫害。

然后今天我为了一些说的内容带了一个稿纸,这是为了约束我自己。主要是让大家不要受到什么迫害,“我怕我满嘴跑火车”,开始了啊: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大家知道中国为什么成为不了文化大国吗?因为在我们大部分讲话的时候,各位领导都是放在第一位的,而大部分领导都是没有文化的。“他们还是惧怕文化的,是审查文化,但是呢,他们又能够控制文化,所以说这个国家怎么够成为,文化大国呢?各位领导你们说呢?”

其实中国是有成为一个文化大国的潜力的。我给大家讲个故事。我主编一本杂志,现在都没有出版。但宪法上有规定啊,每个公民都拥有出版的自由,但是呢我们的王法又有规定,就是领导有不让你出版的自由。这个杂志呢很多地方在审查上遇到了很多问题,封面有一副漫画,漫画是一张图,主人公是个男的,他没有穿衣服。当然这就是不可以了,因为相关的法律法规规定不能露出那个阴部来公开的出版。但这是我认可了,所以把那个杂志特别大的一个LOGO啊就挡在它那个不合法的部位,然后后来这些出版社的审查人员就告诉我说,诶,这个不可以,你把这个人的中间这个地方啊挡住了,你这是在暗喻“档中央”。

我的反应和大家一样啊,我被雷到了。我当时脑子里就在想,把你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想象力啊用在文艺创作上,而不是用在文艺审查上那该有多好。通过这个故事我想告诉大家,其实大家都是有想象力的啊,但是很多事情我们只能想,我们不能。。。不能去做,不能写,甚至有的场合不能说。

我们的限制太多了,这是一个限制级的国家。在限制级的国家里怎么可能产生非常丰富的文化。我已经算是一个自我限制很少的一个同志了。但是在我作品的时候呢,有个警报就在响,警察不能写,领导不能写,政策不能写,制度不能写,司法不能写,历史不能写,西藏不能写,新疆不能写,集会不能写,游行不能写,黄色不能写,焚烧不能写,低俗不能写,啊,高雅我也写不出。抱歉啊,我真的写不出高雅,我又不是余秋雨。

我在网路上发表的一些文章啊,尺度已经算是比较大的。有很多写剧本的朋友,比如我上海一些写剧本的朋友,包括宁财神啊写一些话剧,还有电影编剧,他们非常的痛苦啊。在这样的一个文化环境下,我就开始想,如果你成为一个文化大国,除非全世界都是在谈中国、朝鲜和阿富汗。

朝鲜是文化禁地,大家都知道。然后阿富汗是因为国内的局势正在搞不清楚他还顾不上,但纵然这样,他们都有作家写出了《追风筝的人》。当然遗憾的是这不是在阿富汗说的,我想,一旦阿富汗搞清楚了,也不是没有可能去超过朝鲜。
责编: Amy

上一篇: 八种恶习吓跑财神爷 赶紧看看吧!(图)

下一篇: 看了此文,你还敢去寺庙拜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