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牛市:或许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
2015-11-07
2012年,笔者在自己的博客中就发表文章,说明美元要走十年以上的牛市。今天再次申明,从今天开始很可能还要持续十年以上,此文也算是对那篇文章的进一步补充。

以2012年美国的相关数据为例:

根据美国商务部2013年2月8日公布的统计数据,2012年美国对外贸易总额达49322亿美元。其中,出口总额达21959亿美元,进口总额达27363亿美元。贸易逆差为5404亿美元,下降3.5%。货物贸易方面,2012年美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达38629亿美元,货物出口总额为15636亿美元,货物进口总额为22993亿美元,货物贸易逆差为7357亿美元。服务贸易方面,2012年美国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达10693亿美元,服务出口总额为6323亿美元,服务进口总额为4370亿美元,贸易顺差1953亿美元。

由此可以看到,货物贸易逆差是美国资本外流的主要渠道,而资本项目和服务贸易方面,美国一直保持良好的记录,但难抵巨额的货物贸易逆差,这是美国国际收支不平衡的根本原因,当美国商品缺乏足够的竞争力(主要是生活消费品,这是货物贸易逆差的根源)时,资本就不可能实现更大规模的流入,这是美元贬值的根本原因。

所以,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美元指数总体维持跌势,一直持续到次贷危机爆发。那么,美国为什么不能自己生产更多的生活消费品特别是耐用消费品满足自身的要求?

亚欧国家的生产成本更低是一个原因,但是,次贷危机以后,亚欧的成本优势正在消失,所以,这只是原因之一,一个更主要的原因是美国能源的国家成本更高!

我们知道,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美国大陆原油产量的下降,美国需要进口大量的石油,原油的成本是多少哪?大家一定会说,国际市场上每天都有一个明码标价的价格,这是美国的原油成本,也决定了美国燃油和相关化学品的成本(这些就成为制造业的基础原料和能源支撑)。2011年和2012年,美国日均进口原油1300、849万桶,2012年的原油进口额约为3470亿美元,占2012年美国外贸逆差的64%,原油进口使美国形成了巨额的贸易逆差。

上述数字是正确的,但仅对企业而言,对于美国这个国家来说,就是错误的。对于企业来说,他的原油价格就是国际市场标注的价格,可对于美国这个国家来说,进口每一桶原油的价格远远高于采购商的采购价格。美国2012年的军费总数是6820亿美元,考虑到美国国内是和平环境,大量的军费是用在海运航线的保护和中东地区的稳定,如果1/4~1/3和保护原油供给有关,就是1705~2273亿美元,和2012年原油的进口额3470亿美元相比,显然是个沉重的数字,原油的实际进口价格将提高49~65.5%,这样的能源成本对美国这个国家来说,显然是高昂的代价。何况,美国在海湾进行了两次比较大规模的战争和数次小规模的军事行动,根本的战略目的也是为了原油。

对于海湾战争,美国内部曾提出一系列原因说明参战理由,主要是石油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性以及美国与沙特阿拉伯长期的友好关系。但有些美国人对这个原因并不满足,他们呼吁“不要用血换油”,海湾战争中,美国国会计算的美国战争开支为611亿美元,也有人估计为710亿美元; 2003-2011年爆发伊拉克战争,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波兰等国军队组成联军进入伊拉克,推翻了萨达姆独裁政权。

《今日美国报》在2013年报道说,伊拉克战争中美国的直接战争费用就达8000多亿美元。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和琳达·J·比尔曼斯在其《三万亿美元的战争》一书中指出,伊拉克战争费用远不是政府公布的数千亿美元,若把战争对美国财政预算和经济的消极影响考虑在内,美国实际耗资多达3万亿美元。伊拉克战争的目的是什么?2007年9月16日,格林斯潘在其回忆录发行时声称他的书中表明“进攻伊拉克‘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石油”。为了能源安全进行的战争,进一步刺激了军费支出。而美国与中东穆斯林的矛盾不断激化(这是9.11的主要原因之一),显然也与原油有关。在原油安全的问题上,美国支出了巨额的成本,所以,对于美国这个国家来说,得到每桶海外原油的价格远远不是采购商交易的价格,要高很多。

这依旧只是表面的成本,还有更庞大的隐性成本,海外军费支出增长就加大了美国国际收支平衡的压力,使得美元的汇率承压,美国付出的成本更高。
美国原油的实际进口成本远远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会鼓励一般的制造业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只有限制。所以,上世纪80年代以后,美国的货物贸易逆差不断扩大,亚洲、东欧的普通消费品(包括耐用消费品等)不断进入美国,除了制造业成本的差异之外,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美国原油的真实成本实在太高,美国整个国家无法支撑这些一般的制造业发展。

原油进口形成巨额的货物贸易逆差,而输入美国的原油实际成本过高,使得美国不得不放弃很多的制造业,大量进口亚洲和东欧的产品,进一步加大了货物贸易逆差,和美国的海外军事行动支出一起,严重地影响了美国的国际收支平衡。

原油的供给就是压在美元指数上的沉重的负担,改变了美国的国际收支平衡,使得美元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就持续处于跌势。

美国的页岩油和页岩气在技术革命的推动下取得飞速的增产,美国的能源自给指日可待。据美国能源信息局在2015年3月3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美国原油日均产量达到870万桶,同比增长120万桶或16.2%,为1900年统计该数据以来最高值。2015年,日均产量更维持在900万桶以上,已经与沙特和俄罗斯比肩,美国已经从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转变为净出口国。未来,随着国际油价的波动,页岩油的产量会出现波动,但美国的能源自给逐渐完成的趋势难以改变。这将快速地推动美国的国际收支平衡向顺差的方向转变:第一,原油进口形成的货物贸易逆差将快速缩减;第二,制造业的不断回归,自产商品将逐渐取代进口,进一步缩减货物贸易逆差;第三,随着制造业优势的确立,资本将更大幅度地回流美国,加大资本顺差;第四,美军无需再四处奔波,军费开支将得到有效地缩减,影响美国的国际收支。

原油自给自足,美国的国际收支平衡就会得到飞速的好转,逐渐形成顺差,那时,美国输出的是商品,而不是资本,美元荒的时代将再次来临,所以,从现在开始,美元将形成十年以上的牛市,这将开启一个新时代。今天的美元,或许是很多人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

当今,所有人都可以看到美国急忙忙从中东撤军,打击ISIS也是出工不出力,奥巴马总给人以软弱的形象,一个原因就是:石油利益消失了。即便俄罗斯高调进入中东,美国人更愿意看电影,也都是这一原因的反映。相反,未来这个责任由谁承担?谁对国际原油的依赖性高,谁就承担!
    来源: 如松 责编: Kitt

    上一篇: 冰火两重天:Google Drive更新功能 微软OneDrive大砍容量  

    下一篇: 费城获选为世界遗产城市 美国首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