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生育是一盘生意 超生罚款何时休?图
2015-11-19
10月30日,中国国家新闻媒体头条没有像许多国际新闻媒体那样,宣布“独生子女”政策的结束。相反,媒体给了中国公民一个明确的信息:政府将全面实行“二孩”政策。



周五在北京的一所儿童医院外。地方政府每年对超生家庭征收上百亿元的罚款。
地方政府每年对超生家庭征收上百亿元的罚款。

中国只是将每个家庭允许生育的限额上调了一个,并不是废除了计划生育,吴有水律师表示。在过去两年中,他要求地方政府透露对超生父母罚款的收入,为了使该系统更加透明而奔走。由于这些罚款如此宝贵,计划生育的官僚体系又如此根深蒂固,他预计该体系仍将继续掌控公民的生殖健康。


吴有水呼吁提升中国计生体系的透明度。


“计划生育仍然是一项基本国策,”吴有水在杭州接受采访时说。“计划生育部门的政治权力不会改变。”吴有水是浙江碧剑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

吴有水之所以如此确信,原因是一个偶然开始的问询。

2013年初,吴有水在河南出差时发现,当地政府对超生夫妇的罚款金额异常低——仅有几千元人民币(相当于几百美元),而非中国通常规定的数十万元人民币。

原因在于当地政府将罚款不仅看作是一种惩罚,更是有利可图的收入来源,真正对超生起到震慑作用的巨额罚金,可能会对这个财源造成威胁。

他总结道,计划生育不仅是国家政策,也是一桩生意。

专攻经济法的吴有水依据国家“政府信息公开”的规章,向中国31个省级政府提交了公开罚款信息的请求。他成功地从24个省份取得了信息。

数据显示,2012年,有关部门以“社会抚养费”的名义,向父母征收了200多亿元(约合31.8亿美元)的罚款。没有一个省的政府能够完全说清这笔钱是如何使用的。

这也牵扯到官僚体系的利益。据中国媒体估计,大约有50万人在国家卫生计生委从事计划生育工作。

“我觉得这些部门不会让员工下岗,”吴有水说。“那些工作人员很善于没事找事做。”

吴有水说,他预计该政策的变化可能会减少一些地方政府征收的罚款。至于一些滥用权力的恶劣行为,如强制流产,他预计仍会继续。

他说,政府的心态“还没有变”。

“他们仍然相信,只要还在掌权就可以为所欲为,”他说道。“如果没有办法监督他们,事情还会是老样子。”

吴有水说,他已不再呼吁政府在计划生育罚款上提高透明度,因为他觉得成功的希望渺茫,他已经开始努力推动完全取消罚款。他要求披露信息的许多省级机关说,无法提供信息,因为是基层在管理这些罚款。

“他们这样做不符合法律,而且不讲理,”他说。

更根本的是,他说:“生育是个人行为。公权力无权干涉公民生孩子的权利。”
    来源: 纽约时报 责编: Amy

    上一篇: 《今日点击》栗战书发文“能上能下” 将对现任政治局常委动手?

    下一篇: 栗战书四篇文章透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