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跳水冠军退役后生活贫困 拒中共官员包养
2016-07-13


作为昔日的亚洲跳水冠军,唐颖取得过骄人成绩。但在退役后,她的生活陷入困境,曾多次拒绝被官员和富人包养,哪怕是摆地摊,也不愿向权贵屈服。

跳水冠军退役后生活穷困并不潦倒

唐颖,昔日的亚洲跳水冠军,运动员生涯,她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在退役后,她的生活陷入困境,但即便如此,唐颖仍靠自己的双手生活,她多次拒绝被包养。当曾经的队友已经沦为有钱人的二奶时,唐颖哪怕是摆地摊,也不愿向金钱屈服。

大陆媒体报导,唐颖从小就是做运动员的料,12岁时,唐颖才上小学五年级,但身高已经达到1米72。最终,她被市体委看中,开启了自己的跳水运动生涯。此后的数年,唐颖的生活就是训练、比赛,她也获得过全国青年锦标赛冠军、全运会冠军和亚洲锦标赛冠军等优秀成绩。

2004年雅典奥运会,18岁的唐颖参加跳水国内选拔赛,可惜成绩不理想没被选上。如果能参加奥运,唐颖的人生或许就能一帆风顺,但一切已经没有如果。2006年,20岁的唐颖退役了,仅拿到了几万元的退役安置津贴。


昔日的亚洲跳水冠军,退役后生活陷入困境。(网络图片)


但青春年献给了跳水,退役后,唐颖反倒有些无所适从,尤其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但她作为跳水运动员,不仅形体好,还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因此,很多有钱有权的人都盯上了她。

有一次,唐颖托关系找到教育局,希望能去当地学校当老师,但竟被要求陪领导跳舞;后来找到人事局,想谋一份工作,但人事局的一位官员竟直接说要唐颖做她的情人,才会解决她的工作问题;第三次,有一个有钱男人提出10万一年包养她。但以上三次,唐颖都坚决拒绝。

工作不顺,唐颖遭到了朋友们的嘲笑,但她不为所动,要靠自己双手挣钱。她当过服装店的营业员,月收入仅800元,还兼职去摆地摊卖娃娃。后来,唐颖还了解到自己的昔日队友被人包养,她直言:“有人甘愿做二奶,但我宁愿打工。”

面对生活的困境,唐颖从未放弃,她现在过得如何,我们暂时无从得知,但就凭她对生活的态度,相信唐颖的人生会分外精彩。

中共举国体制 每年3000名退役运动员仅1/3获安置

据《武汉晚报》2012年7月报导,目前中国大陆注册的专业运动员约5万人。每年至少大约有3000名以上的运动员退役,其中40%左右退役即待业,得到“妥善安置”的只有区区千人左右,其他的都只能获得所谓“一次性补偿”。

报导中称,正是因为中国知本补偿机制的严重缺位,大部分退役运动员才变得穷困。而所谓知本补偿,是指运动员在现役中或退役后,急需国家投入专门资金,让其重新学习生存技能。

近几年,不时传出一些著名运动员退役后生活艰难的消息。像两个月前报导的有关曾获全国少年女子举重冠军的黄燕兰。2005年,时年23岁的黄燕兰因训练受伤成九级伤残,仅得4000元补偿金,4万元退役金,成为举重队第一批买断工龄自谋出路的退役运动员之一,就再也没有享受过任何医疗方面的保障了。

中国运动员是国际比赛赢得奖牌的明星,但是背后却不如人们想像的风光。《北京晨报》曾报导,中国有30万退役运动员,近80%面临失业、伤病、贫困的困扰,急需社会援助。

中国运动员制度属于金字塔模式,能登上塔尖的毕竟是少数人,大部分都是塔基,体校里几百个人有可能才会出一两个世界冠军,那些没取得太大成绩,又没有文化的运动员退役后的处境艰难。

除了就业难,另一个困扰退役运动员的就是伤病,金牌战略使一些教练员在训练时往往不顾科学规律,超强度训练,据统计,中国有些专案的训练时间几乎是国外同等专案训练时间的两倍,使得很多运动员伤病缠身,提前退役。

这些退役的运动员,在他们运动的职业生涯,都曾取得过骄人的战绩,为人羡慕,但是离开赛场后,艰难的生活鲜为人知。

前中国国家队医务监督组组长薛荫娴在中共国家体委工作了35年,亲眼目睹了中国运动员在中共政府官员的逼迫下大量使用兴奋剂。近日,薛荫娴再次向海外媒体曝光中国运动员在逼迫下大量使用兴奋剂的内幕,并讲述了自己及家人近些年的种种遭遇,并呼吁国际社会给予人道主义的援助,帮助她一家人免受中共迫害。

大陆过去几十年来搞的“举国体制”,在倾国家之力培养少数尖子运动员的同时,忽视全民体育这样一种体育制度,相当于经济领域的国营垄断制。运动员靠国家培养,荣誉也属于“党的培养”,运动员没有任何选择的机会,广大民众也丧失了很多大众体育的权利。 
    来源: 李净 责编: Kitt

    上一篇: 苏荣等4名中共省部级以上高官被公诉

    下一篇: 南海“无战事” 网曝中方应对南海仲裁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