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奇:北京深夜扫黄内幕不一般 习一箭三雕
2016-12-26


12月25日,北京警方通报称,23日深夜对涉嫌存在卖淫嫖娼违法犯罪活动的多个场所进行查处,从位于东城区的保利俱乐部、海淀区的蓝黛俱乐部、丽海名媛俱乐部查获涉案嫌疑人数百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查中。官方报导中特别强调:消费群体疑有大财团的CEO。

亲习阵营的《新京报》26日发表评论文章称,高端会所涉黄似乎是一个顽疾,打掉旧的“带头大哥”,总有人站出来充当新的“带头大哥”──据说,此次被“扫黄”扫到头上的保利俱乐部就号称,“北京天上人间之后,最高端生意好的只有保利俱乐部。”

文章质疑,作为地段优渥、投资巨大,且以权贵富豪为主要消费对象的高端会所,绝无可能是一个纯粹的经济问题。一家涉黄的高端会所,在坊间皆知的情况下,就相关监管部门一无所知?没有权力部门个别害群之马的明里暗里支持,高端会所的涉黄业务,是不可能一路坐大的;没有保护伞的存在,高端会所的生存估计都是问题。

文章特别将此前北京、东莞、郑州三地扫黄对比。文章质问,北京“天上人间”夜总会被查处曾喧嚣一时,但公众看到的最后被追究刑责的,却只有区区一名24岁的副总经理,不但实际控制人不见踪影,背后有无保护伞也只字不提。

与之相应的则是,2014年的东莞扫黄,一共处理了36名警察,其中17人被移送司法;东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严小康被免职。郑州“皇家一号”案,155名违纪违法公安民警、检察官党纪政纪处分或组织处理。其中,原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周廷欣、原河南省公安厅治安总队副处级干部姚天立等32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文章暗示北京涉黄俱乐部背后有北京公安势力充当保护伞,并质疑当年“天上人间”夜总会案背后的北京公安保护伞未被查出。

北京两任公安局长背景迥异

值得关注的是,北京前任公安局长、现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主导查封了“天上人间”夜总会;北京现任公安局长、公安部副部长王小洪此前任河南公安厅长时主导查封了“皇家一号”夜总会。此次查封北京涉黄俱乐部,应是王小洪主导。

傅政华历任北京市公安局刑侦处大要案队队长、刑侦处副处长、副局长、副书记,2010年升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升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74天以后,北京市公安局就查封了“天上人间”夜总会。

2013年8月起,傅政华兼任公安部副部长;2015年2月,兼任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中共中央“610”办公室主任;2016年5月,升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据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通报显示,傅政华作为北京公安局长,是北京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被该组织多次追查通告。

据称,傅政华原本是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部下,是中共江派大员、北京原市委书记刘淇一手提拔起来的。中共重庆原市委书记薄熙来落马后,傅政华倒戈,向中共高层“举报”了很多薄熙来和王立军的事情,其中包括王立军监听中南海高层的行动。

2012年3月18日,时任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负责调查导致令计划之子令谷身亡的法拉利车祸,将周永康要求隐瞒真相的手令交给了胡锦涛和习近平,这一举动成为其仕途的转折点,2013年升任公安部副部长。

傅政华虽然倒戈揭发其主管周永康,但习近平并未完全对其放心,之后调任旧部亲信王小洪接替傅政华任北京公安局长。

王小洪曾长期在福建公安系统工作,是习近平的福建旧部。习近平担任福州市委书记期间,王小洪任闽侯县公安局长及福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等职务,与习近平关系密切。

2013年8月,王小洪任厦门市副市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时被调任河南省政府省长助理兼省公安厅厅长,次年12月被任命为河南省副省长;2015年3月,出任北京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2016年5月20日,王小洪再被任命为公安部副部长。

王小洪于2013年8月升任河南省公安厅长后不到三个月,即从外地调一千多名警察突击搜查郑州“皇家一号”夜总会,引发郑州警界大地震。2014年9月21日,河南省人大副主任、前河南省公安厅厅长秦玉海落马。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王岐山大力清洗政法系统的江派势力,多省市政法高官被查处,但北京公安系统尚未有高官落马。王小洪接任北京公安厅长快两年,尚未能展开对北京公安系统的调整和清洗行动。相反,北京公安及政法系统势力引发雷洋案,并直接对抗习,凸显北京政法公安系统的江派势力不容小觑。

雷洋案激发民愤之际 习亲信“扫黄”

2016年5月7日晚,北京居民雷洋被警方以“涉嫌嫖娼”为由控制,随后离奇死亡,引发民众和舆论的强烈关注,并质疑警方暴力执法、伪造证据。

12月23日,北京检方对涉雷洋案的五名警务人员作出不起诉决定,并且认定雷洋嫖娼。对此,雷洋家属完全不能接受。网络上骂声一片,很多人愤怒,甚至有人说“这是官逼民反的前奏”。

公安系统是习近平尚未深度清洗的系统之一。此前有消息称,习近平曾对雷洋案作出尖锐批示,但遭到中共公安系统的抵制,拖延不究。如今,北京检方在众目睽睽之下为凶嫌脱罪,公然与高层一直倡导的“依法治国”唱反调,背后显然不简单。

雷洋案发生后两周,5月23日,北京警方曾对外通报,西城区塞纳河俱乐部、海淀区紫御国际俱乐部、海淀区豪锦时代国际会所、朝阳区嘉乐丽歌厅、朝阳区紫水晶歌厅、朝阳区今夜星光歌厅等6家娱乐场所因存在涉黄、涉赌违法行为被责令停业整顿。

此次王小洪12月23日主导北京扫黄,正值北京检方对涉雷洋案的五名警务人员作出不起诉决定的当晚。

正如亲习阵营的《新京报》文章所暗示,中共各级政法、公安势力正是大陆各城市、地区的黄、赌、毒的保护伞。雷洋案发生后,习亲信王小洪两次在敏感时点,主导北京“扫黄”行动,重演郑州“皇家一号”案,意在清洗北京公安系统。

雷洋案情突变后,王小洪火速发动北京“扫黄”行动,很可能是习阵营强势回击江派政法公安系统势力搅局的行动之一。随着雷洋案的继续发酵及“扫黄”案的进展,北京公安系统面临清洗将在所难免。北京公安一旦出事,势将牵连傅政华及中共公安部。

习阵营锁定保利集团 意在清洗军方及特务情报系统

此次被查处的北京三家俱乐部中,位于东城区保利大厦内的保利俱乐部最受舆论关注。保利大厦隶属于保利集团,中国保利集团公司原隶属于中共总参谋部,前身是1993年2月成立的保利科技有限公司。

《新京报》报导公开质疑,保利俱乐部为什么会在保利大厦内?其和保利集团究竟是何关系?北京保利俱乐部涉黄究竟有多严重不知道,但不得不说,它真的很神秘莫测。

保利集团是中共军火的外贸“龙头”,背后由中共军方特务机构操控。作为中国最大的军火进出口商,保利集团的历任当家人都背景深厚。翻开保利领导层名单,人们不难发现这里聚集了一大帮中共红色贵族的后代。前中共国家副主席王震之子王军曾担任保利集团的董事长。据报,王军曾积极参与“营救”薄熙来。

保利集团还与江泽民集团扶持、操控的朝鲜核武密切相关。2013年2月12日,朝鲜不顾国际社会的谴责,进行了第三次地下核试爆。在核爆的前一天(2月11日),美国发布题为“防止向伊朗、朝鲜和叙利亚扩散法”的声明,宣布制裁中共军火外贸的“龙头”──保利集团等中国企业和个人。随后有文章评论,中共军火公司向美国黑社会和犯罪集团输送杀人武器。

此次北京“扫黄”行动查处保利俱乐部,剑指保利集团,与习阵营近期密集同步展开的军方裁军与审计行动、国安系统及中联部的清洗行动相呼应。最新消息称,前军队总政治部联络部将与中央对外联络部(中联部)合并。

总政治部联络、国安部、中联部都是中共的特务情报机构。江派大佬曾庆红、周永康曾长期掌控中共国安、特务情报系统。

12月9日,习近平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加强国家安全工作的意见》。会议强调,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有效整合各方面力量,综合运用各种手段,构建国家安全体系;坚持集中统一、高效权威的国家安全领导体制。习近平释放整顿、重建国安系统并将领导权力收归己有等信号。

习亲信王小洪查处保利俱乐部,料是奉旨行动。查处保利俱乐部,或是习阵营新一轮清洗军队及中共特务情报系统的突破口之一。

岁末“扫黄”掀动江派政商圈 北京官场或地震

12月23日的北京“扫黄”行动,官方声称查获涉案嫌疑人数百名;报导中特别强调,消费群体疑有大财团CEO。随后,网络曝光一份涉黄人士名单,大陆商界一众名人纷纷辟谣。

中共政商圈勾结,形成利益共同体,已是众所周知。令计划落马后,其主导的“西山会”中就有众多中央与地方高官,以及富商涉案落马。

官方强调大财团CEO涉黄,为经济领域的大清洗埋下伏笔,而背后还有多少中共官员涉案,更值得关注。北京涉黄俱乐部背后的保护伞,不仅仅有北京各级公安官员,还有各级党政官员乃至更高级别的中央高官。

北京女“首虎”吕锡文落马一年后,尚未有其他省部级官员落马。近期,北京市长已换人,市委书记换人传闻也不断。十九大换届之际,习中央加强中央与地方官员甄别、清洗,北京官场大清洗也势在必行。

北京“扫黄”会扫出哪些高官,将是后续重要看点。

2016年岁末,习阵营在北京发动“扫黄”,一箭三雕,剑指公安、军方及北京包括中央与地方政商圈的江派势力。习近平已布下局,多领域的江派高官年关难过,好戏在后头。 
    来源: 大纪元 责编: Kitt

    上一篇: 北京三俱乐部被突查 网曝“涉黄”人士名单

    下一篇: 河北唐山烟花大爆炸 官称2死 民揭20人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