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生气吗?说不定你有忧郁症

常生气吗?说不定你有忧郁症

2019-02-20


提到忧郁症(或称抑郁症),人们联想到的症状可能是沮丧、绝望、悲伤和缺乏动力或注意力。

休斯顿的一位护士厄本妮‧门罗(Ebony Monroe)最近碰到什么小事都炸锅。她没有意识到这可能跟她的健康有关。

“如果你要跟我说,我的易怒与忧郁症有关,我可能会跟你翻脸。”门罗笑著说:“我不认为烦躁与忧郁症有关。”

的确,连美国的权威精神病著作《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里都没有将“愤怒”列入严重忧郁症的核心症状。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这是一个问题,因为烦躁和忧郁之间似乎存在著强烈的联系。

虽然易怒被列为儿童和青少年忧郁症的核心症状,“在成人忧郁的分类中根本没有包括它。”麻省综合医院精神病学家及哈佛医学教授茂里兹欧‧法瓦(Maurizio Fava)博士说。他不理解为何这个症状对成人不适用:“为什么一个青少年忧郁患者一到18岁会突然停止生气?”

据法瓦解释,愤怒的忧郁病患通常被认为患有躁郁症(bipolar disorder)或人格障碍(personality disorder):“往往人们认为,『如果你感到抑郁,你不应该生气。』所以我们在诊所常看到患者被标为其他的诊断。”他指出,正确的诊断很重要,因为它会影响人们获得的治疗方式。

他还指出,自己在数十年前接受培训时被告知,忧郁症患者会将愤怒转向内心,对自己生气,但不会对别人生气。这与他在很多忧郁症患者身上看到的情况不符。

“我会说,三分之一的患者说他们会发脾气,他们会生气,他们会扔东西、咆哮、或甩门。”法瓦说。随之,这些人会充满悔恨。

他认为这些愤怒发作(anger attack)可能是一种类似于惊恐发作(panic attack)的现象。他在研究中发现,大多数接受抗忧郁药治疗的患者都比较不会生气。

法瓦指出,精神病学仔细研究了患者如何体验焦虑和抑郁情绪,但愤怒却相对被忽视了。

布朗大学精神病学教授马克‧齐默尔曼(Mark Zimmerman)博士也赞同这一观点,“这个领域没有充分考虑到愤怒的问题,评估药物治疗忧郁症效用的量表上没有任何跟愤怒相关的指标。”

然而,齐默尔曼说,临床医生经常看到那些来看医生的人越来越愤怒。“在接受精神科治疗的患者中,易怒不会比悲伤和焦虑少得多。”他说。

齐默尔曼和一些同事最近调查了数千名首次去罗德岛医院精神病诊所看病的患者,问他们在前一周感受到或表达的愤怒程度。“三分之二的人说有显著的烦躁和愤怒。”他说:“大约一半的人说,程度为中等或严重。”

另一个研究调查了500多名被诊断患有严重忧郁症的人。结果发现,超过一半的人表现出“明显的烦躁/愤怒”,而这种愤怒和烦躁似乎与更严重的慢性忧郁症有关。

护士门罗说,她幸运地有一位朋友温柔地建议她可能该找人帮忙,所以她决定去看医生。

她开始意识到童年时期的创伤事件让她感到沮丧,充满了未解的愤怒。无处发泄之下,她开始对她的亲人发难。“所以他们无端地遭受了我的愤怒。”门罗表示。

经过大约一年的心理咨询后,门罗表示她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她现在与一个名为认识忧郁症家庭(Families for Depression Awareness)的团体合作,帮助其他人了解忧郁的迹象。家属应该注意的症状包括“找人吵架、易怒、老批评人,或态度恶劣。”

忧郁症患者通常忽略这个现象。凯文‧艾宾德(Kevin Einbinder)是忧郁躁郁症辅导联盟(Depression and Bipolar Support Alliance)的发言人,也是患者。他一开始不认为自己有愤怒的问题,然后他开始反思过去三十年来的经验。

“我想到了我生命中与我交往过的所有人——我的家人、辅导员、精神科医生,甚至雇主,爱人⋯⋯我意识到愤怒在所有的关系中都扮演了角色。”艾宾德表示。例如:他曾经用尖酸的讽刺幽默来贬低人们,使人远离他。他还回忆起在床上辗转思考当天发生的事情,然后在深夜发送愤怒的电子邮件。

虽然一个辅导员帮助他了解这不是处理问题的好方法,但他在治疗过程中,从未注意过他的愤怒。事后想起,他很后悔。

艾宾德说:“我认为这会让我更了解我的忧郁症,并在我年轻时提供更有效的应对机制。”

他说,他现在通过药物和咨询已经改善许多。艾宾德希望分享他的经验将有助于人们理解,如果他们面对忧郁和愤怒,“他们并不孤单,外面有大量的帮助资源。”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Hen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