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取消数千件移民案的听证,移民案被推迟到2019年
2015-02-09
【看中国编译报导】数以千计的移民需要通过美国法庭制度获得合法身份,然而现在他们的听证已被取消,政府告诉他们的案子有可能将在2019年或之后才能得以解决。

一些移民律师担心这种延迟将使他们的客户会因为以下几个原因而处于被递解出境的危险中,证据过期、证人消失、资助他们申请的亲戚死亡、未独立的儿童长大成人。

大量取消听证程序始于去年夏天。那时司法部优先处理了数以万计跨越美墨边境的中美洲非法移民,其中大部分是带着儿童的母亲和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
在纽约、圣安东尼奥、洛木矶和丹佛的移民律师,承办了大量的这类案子,他们的听证被取消时很少有通知并收到新的开庭日期。申请工作许可,绿卡,政治庇护和家庭团聚都受到影响。

丹佛的移民律师大卫•西蒙斯说,在近30年的执业生涯中,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形。“没有可操作性,”他说。 “好像我们根本没有法庭一样。”

西门斯律师的客户,34岁的Maximiano Vazquez-Guevarra最近赢得了上诉,成为合法永久居民。但他的案子最后仍然需要移民法官裁决,现已从待处理的卷宗中拿出。

Vazquez来自墨西哥,1998年非法进入美国。自2011年以来,他一直在对被遣返进行抗辩。在他第二次酒驾面临罚款时,引起了当局的注意。现在他和他的美国妻子Ashley Bowen以及6岁的女儿生活在丹佛的郊区,今年八月份将迎接他们第二个孩子。

同时,Vazquez在墨西哥的哥哥因肾功能衰竭而生命垂危,而Vazquez不能离开这个国家Vazquez在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说。  “这很难过,不能看到他,说最后一个告别。”

在去年7月之前,只有被羁押的移民,才被移民法庭优先考虑。根据最新政策,无成人陪伴儿童和面临被驱逐的家庭不论他们是否被羁押也享有被移民法庭优先考虑的地位。

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隶属司法部,监督全美移民法庭,它也不能准确说出有多少听证已被取消。但它表示,超过415,000未被羁押的移民案件都在悬而未决。

移民审查执行办公室(Executive Office for Immigration Review)立法和公共事务法律顾问Alder Reid表示,听证会被重新安排在2019年11月29日,使案子保持在移民法庭的待审理卷案之中。然而,当整个待处理的卷案时间表确定后,大多数案子申请人迟早会收到其它日期。

西门斯说,在丹佛有数千件非优先审理案件的听证被取消

去年夏天移民案件取消听证时,移民法官因退休已少了两位。剩下的三位丹佛移民法官中,两位通过视频对羁押在南得克萨斯的看守所中的家庭案件进行听证。第三位法官对涉及无人陪伴的儿童案子进行听证,这些儿童已被安置与亲属在一起。
大卫•马丁,弗吉尼亚大学的法律教授,曾为两届民主党总统工作过,批评国会和奥巴马政府不资助更多的移民法官。

“你资助越多的调查,越多的羁押空间,越多的边界巡逻,几乎所有这些都将产生某种形式的移民案件,”他说。 “你在把更多的人推进这个系统。它将产生一个很大的瓶颈,除非你增加管道的尺寸。”

圣安东尼奥的移民法庭和丹佛的一样,正在处理大量无人陪伴的儿童和被羁押的家庭, 对于无优先权的非羁押的听证也被取消了。

圣安东尼奥的律师Lance Curtright说,他的律师所有上百件案子的听证被延期了。 因轻微犯罪或程序问题而面临递解离境的长期绿卡持有者,连同他们的家庭将会遭遇不必要的痛苦。

“这里是他们的家,他们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被强迫离开这里。要到2019年才能解决他们的问题。

波士顿的移民律师Anthony Drago说,“把案件往后拖四年对一些人来说是灾难性的,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哇,在美国呆四年啦。”

纽约移民律师Bryan Johnson-Xenitelis说,新政策对于寻求庇护者打击最大,他们常常不得不将家属留在受战争和暴力蹂躏的国家。到目前为止,他的律师所已经有八个案件的听证被取消,包括来自乌克兰的一个严重残疾的年轻男子的庇护申请。他的另外十几庇护申请尚未排期。

许多人担心,如果有另一波中美洲移民,象这类案件将无限期的排在卷案的底部而无法处理。

圣安东尼奥的难民和移民教育和法律服务中心律师Manoj Govindaiah说道,“随着五月或六月的到来,无人陪伴的儿童或家庭有可能会出现另一个激增,想必这个问题会继续下去。”
    责编: Lily

    上一篇: 有时官司的输赢不取决于对错 有经验的律师定胜负

    下一篇: 刘汝华律师专栏   离婚判决书有误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