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突然访华背后:中缅矛盾公开化 图
2015-06-07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6月5日发布消息称,应中国共产党邀请,由主席昂山素季率领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代表团将于6月10日至14日访问中国大陆。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代表团是缅甸最大的在野党,此前由于中国政府顾及与缅甸政府的关系一致对昂山素季的态度十分谨慎,一直没有对昂山素季发出邀请。昂山素季原计划2014年12月访问中国大陆,最终由于协议问题而推迟。分析人士认为在中缅关系紧张的关键节点,尤其是中缅矛盾公开化的当下,中方突然邀请昂山素季显然有深意。

今年缅甸将举行总统选举,现任总统吴登盛希望连任。他在公开场合表态支持昂山素季竞选总统,但按照宪法中有关总统的任职资格,在宪法有关任职资格条款没有修改前,昂山素季是无法参加总统竞选的。吴登盛近来也频频在国际舞台进行表现,给人留下开明总统的印象,而一旦在宪法无法修改的情况下,使自己在2015年竞选中能够连选连任。

纵然中国此前希望缅甸政局稳定,一方面加强与缅甸文官政府交往,另一方面又保持对实际控制局面的缅甸军方的影响力。但是由于中缅关系不断恶化,缅甸总统吴登盛所代表的缅甸现政府势力对中国态度大变,不仅对中国斡旋缅甸内战不欢迎,更是不断发起对果敢的攻击影响中缅边境的稳定。

在中国多次警告无效的情况下,解放军从6月2日开始在中缅边界云南境内举行陆空联合演习以此来维稳。缅甸外交部长温纳貌伦(U Wunna Maung Lwin)6月4日在记者会上表示,有关解放军在中缅边界的军演有可能造成包括缅甸居民在内的两国边境居民恐慌,已经向中国表示慎重考虑这个问题。缅甸宣传部长兼总统发言人则发表声明,强调缅甸从来不惧怕和接受他国的压力。这表明了中缅矛盾的公开化。


昂山素季

缅甸自1948年独立以来一直存在多支少数民族地方武装。尽管吴登盛政府2011年3月执政以来,多次重申推行民族和解路线,政府与少数民族武装之间关于全国停火的谈判也取得了重要进展,但各方之间仍存分歧。且因尚未正式签署全国性停火协议,缅甸政府更是表示“不会通过谈判来实现挺火”来看,对于战火再燃甚至蔓延,缅甸方面不仅仍拿不出及时有效的制动机制,更有可能因其盲动再次激发民族冲突。鉴于此,中国必须要为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做好准备。

不过,北京在缅甸问题上已经被迫很少展现出与自己大国地位相称的角色。截至2015年,北京的特使已经让克钦军的代表与内比都的高官在瑞丽端坐了近两年,但双方至今仍未就解决缅北冲突给出一份像样的文件;就在2015年1月20日的记者会上,北京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已称中国在“推进缅北和平进程”上,“将根据缅方意愿”采取行动,这也意味着中国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斡旋缅甸问题时的陪宾身份;当中国的使节在“缅北被困华人”等问题上被克钦军的发言人步步紧逼时,北京竟只能以“对方造谣”为借口勉力抵挡。在2015年5月缅甸内战频频导致中国云南发生伤亡事件的情况下,缅甸军政府仍未放弃攻击。5月15日缅甸联邦议会宣布通过了总统吴登盛关于将果敢地区军管期延长90天的提议来,战事的全面平息或许仍待时日。

瑞丽江和伊洛瓦底江奔涌流淌,居高临下俯视缅甸的德宏州“外五县”(芒市、瑞丽、梁河、盈江、陇川)正如中国伸入掸邦高原和克钦邦地带的一座棱堡。在冷战的岁月里,它为中国承担了拒守西南的重任。比起和平均海拔近2,000米左右的佤邦接壤的普洱,瑞丽、盈江的西侧是一马平川的伊洛瓦底江沿岸谷地,加之腾冲至缅北重镇密支那一线的公路也基本敷设完毕,这就让北京借缅甸地利之便冲向印度洋的计划显得唾手可得。

在缅甸吴登盛政府越来越无视中国存在的情况下,北京虽然有着南下缅甸经营印度洋的宏伟蓝图,可就在这条南下的捷径上,北京已趔趄着停在缅北的雷区前,困在边境的桥头堡里。

因此,无论是进行军演还是承认并邀请昂山素季,中国都是为了给缅甸政府施加压力。这是要告诉缅甸政府,吴登盛并非中国的唯一选择,在对华态度上同样理性的昂山素季同样是中国合作的伙伴。

中国和缅甸反对派的接触一直在进行中。特别是2013年5月昂山素季所在的民盟代表团一行12人8日前往中国进行为期10天的考察访问,代表团中包括多名民盟中央执委、议会民盟议员和省邦民盟代表等。上次民盟代表团是应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国际部的邀请前往中国访问的。2013年4月,由缅甸执政党巩固与发展党为首的5个缅甸政党组成的代表团对中国进行了友好访问,但是不包括民盟。

民盟2013年5月来华是该党首次派高级代表团访问中国大陆,标志着中国更主动向缅甸反对派伸出了橄榄枝,因而意义重大。可见,中国其实在积极布局与反对派接触的务实外交。

缅甸和中国关系的最大变数之一就是昂山素季及其领导的反对派“全国民主联盟”。昂山素季是缅甸乃至国际社会公认的反对派领袖,4年前缅甸政府结束了她十多年的软禁生涯后,她开始重返政坛,旋即成为炙手可热的缅甸民主化代表人物。虽然已经年近7旬,但是频繁在国际舞台亮相,美国、欧洲、乃至印度的高层都与其接触,为她发声。西方从昂山素季的身上看到了缅甸彻底结束专制制度的可能,更看到了西方的公司企业打开这个封闭国家经济大门的渐露曙光。

与西方高层政要对昂山素季青睐有加相比,中方和她的接触显得十分低调。至今只有中国驻缅甸大使“应约”和她见面交流,昂山素季访问中国大陆,乃至接触更高层的中国官员,直接交流相互看法一事更是显得神秘。然而,从缅甸内部局势发展和国际潮流来看,进一步密切与昂山素季和“全国民主联盟”的关系,是中国今后数年要在缅甸打开的外交新局面的关键。
    责编: Amy

    上一篇: 周死保张春贤 习智囊团请外国机构研究新疆(图)

    下一篇: 经济危机下 国务院再派百人督查团赴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