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洋案断想
2016-05-24
雷洋死了,暴死于便衣警察之手。一个29岁前途无量的青年,一个人大硕士生,一个刚出生两周的孩子的父亲,一个恰好当天便是结婚纪念日的丈夫。

雷洋案极大的震撼和刺激了国人,线上线下街谈巷议怨声载道民意愤然,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质疑追问:雷洋是怎么死的?

然而肇事者昌平警方的答复是:雷洋嫖娼了。

同时执法视频设备被雷洋打掉摔坏了,同时里面的储存卡也坏了,同时居民小区所有可监控到事发现场的摄像头全坏了,亦即可以证明雷洋死因的所有第一手证据全坏了。

同时,警方提供的所有有关涉嫌雷洋嫖娼的所谓证据都是于雷洋死后取证的。且不论这些所谓证据是否属于栽赃陷害,也不管法律定义嫖娼不属于犯罪,仅事后取证一举便属于违法行为,完全丧失了程序正义。从道义层面上说,是对生命的蔑视对死者的不敬,是用坐实雷洋嫖客身份的恶毒无耻方式污名化死者来为公权力的喋血罪行“洗地”。

警方便衣办案,是否亮明身份不可知,但是盘查发生在雷洋去飞机场接人的路上而非案发地,这种盘查本身便不具合法性。

“先调查取证,后结案处理”是国际通行惯例,中国的法律也是如此规定。但警方未作任何调查取证就对雷洋“强制带走”并导致雷洋身亡,是以法律的名义肆无忌惮的侵犯人身安全与人身自由的违法行为。

雷洋5月7日晚10点死亡,但警方却拖到8日凌晨1点才通知家属,期间雷洋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且里面的一些信息被删除。警方于事后违法取证并宣布执法记录仪、小区监控摄像头全部坏掉致使一手证据缺失,有以法律的名义掩盖事实真相、隐藏犯罪路径、抹掉现场痕迹、销毁杀人证据之嫌。

警方两次对外公开声明以及相关警员接受媒体采访的陈述前后自相矛盾漏洞百出,是以法律的名义枉法伪证蒙骗舆论谋杀栽赃设局作案。

雷洋案中警方的手段之恶劣表现之无耻激起了民众的极大愤慨,网上一边倒的追责质疑爆料表达了国人与天地同在的良知和正义,也传递着对中共极权腐败的公权力深深的忧虑恐惧愤怒与绝望。广漠冷峻的悲愤中自由与人权的觉醒也在雷洋殷红的血泊中抬起了不屈的头颅。虽然当局删帖不断封杀依旧,但道义和良知不平与愤怒引导人们设法穿越沧浪浊流孽障重重发出激愤的呐喊正义的呼唤,且此起彼伏生生不息,民心在苏醒,人权与自由在苏醒,对中共流氓政权的本质认识在苏醒。作为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的雷洋的校友们发出了“全世界校友们,联合起来”的惊天呐喊,这意味着,师出同门,但阶层、地位、职业、财富、地域、国界不同的人们感同身受的关注震惊责任道义恐惧与愤怒。

5月11日,已处于社会中坚阶层的人大1988级部分校友发出第一份声明,其言辞锐利坠地有声可谓千万人心声之代表:“雷洋的死绝非意外,而是一场系统性的悲剧。我们呼吁最高权力机关展开对雷洋死因的独立公正调查,我们要求严惩肇事凶手,彻底整顿约束公安纪律,我们要得到最基本可靠的人身安全、公民权利和城市秩序。舍此,在我们未老的未来,我们不会无所谓的。对恶,我们不会忍太久。”

随后,人大各级校友陆续发声,尤其是正处于社会领导阶层的77级78级校友更是以实名联署的方式发表声明,表达了国家公民对于人身安全、基本人权、法律公正和社会道义的强烈诉求。

5月13日凌晨3时,雷洋家属与京衡律师事务所陈有西及该所四名律师签署授权委托协议,由上述五人律师团作为雷洋被害案刑事附带民事的诉讼代理人,京衡律师事务所免费提供法律援助。

同时,来自全国各地的20名律师联署声明要求对雷洋案中涉嫌故意杀人的警察与协警立即立案侦办。

随着与案情有关的各类有价值线索的串联汇总以及社会各方的深切关注分析追寻与网上爆料,昌平警方设局栽赃暴力执法枉害人命伪造罪证的丑恶行径进一步裸露于光天化日,案情的真相已接近昭然天下。

然而,中共当局除了宣布检方介入调查和正在进行尸检要大众耐心等待尸检结果外,再无任何动静,于种种拖延滞后中透露出百般的无奈苦心的算计厉害的取舍局面的权衡之千思万绪,而其暗藏的祸心却在案发以来网络警察凶恶疯狂的屏蔽删除有关雷洋案各种信息文章评论的无耻举措中暴露无遗。

雷洋案绝非偶然亦绝非个案,地点不同时间不同背景不同起因不同案情不同罪名不同,然千千万万的类雷洋案数十年来却一直在中国无间断的发生着,警方的暴力执法践踏人权草菅人命是其工作常态,公权力的伪善霸道腐败路人皆知。

民众恐惧了,是害怕任何人都有可能随时随地随便一个借口一个罪名而成为下一个雷洋。人们愤怒了,是惊恐最起码的人身安全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无法在中国得到保障与尊重。于是恐惧与愤怒中大众终于发出了群体追求基本人权和自由的正义之声。

雷洋案将走向何方?

迫于大众舆论的压力,当局有可能无奈的还原案件真相。为平息众怒,公权力有可能作出让步将涉案犯罪警察和协警查问法办,并有可能对公安部门暴力侵权的普遍现象作出某些纪律约束或制度修正。

但恐仅此而已。

中共一路血腥走来,历史的漫漫长途中留下了太多的恐怖印记,事到如今,民怨沸腾大厦将倾势如累卵气数已尽,维稳自然成为其第一要务与核心目标。而维稳则需两手并用,表面谎言惑众伪善欺民,实则极权专制恐怖统治,百姓所有的不满与抗议都会被大独裁者们视为危险因素而予以坚决的压制封杀抓捕监禁铲除,执行这项维稳任务的保障是230万军队工具便是180万警察120万武警。

所以,不必想象雷洋案会对中国的人权状况有所改善,会对强权专制阴暗腐败的政治体制有所改革。

江山不改本性难移。雷洋案有可能使警方全国范围内经年累月的“抓嫖创收”违法行为有所收敛,有可能嫖娼不再成为警察任意侵犯公民人身安全和自由的罪名,但维稳则肯定会继续号角连营烽火弥天十面埋伏水淹七军,新的罪名亦会花样百般推陈出新:寻衅滋事罪、聚众闹事罪、妨害公共治安罪、扰乱公共秩序罪、民族分裂罪、恐暴罪、暴力袭警罪、暴力抗法罪、颠覆国家政权罪、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共绝对不会制定颁布“人权法”,所以公民的人身安全与自由百姓的基本人权不会得到根本改善与保障。中共绝对不会制定颁布“新闻法”允许公民享有基本的言论自由思想自由新闻自由,所以意识形态领域的血腥统一格局不容改变。中共绝对不会迈向自由民主的公民社会,所以极权专制依然,权力利益垄断依然,王权下乡暴力横行依然,飞扬跋扈的公权力一如既往为自己的无法无天无德无良洗地依然,恐怖统治血腥维稳依然。

与生俱来的恐怖与血腥会伴随着中共末代王朝的僵尸鬼魂如千尺瀑布死不回头的飞泻而下直入地狱深渊。


汉清

2016年5月21日
    来源: 汉清 责编: Sarah

    上一篇: 安徽副省长杨振超与秘书一同被抓

    下一篇: 广西师大出版社前董事长何林夏被捕引关注(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