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共官员邀请郑恩宠 庆贺江泽民已经完了
2016-06-14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江绵恒父子被软禁并被中纪委约谈的消息近日再次传出。几乎与此同时,上海科技大学低调报道了江绵恒以该校校长身份参加的两次公开活动。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海内外几位时政观察人士。他们均认为:被软禁与被露面并不矛盾。

香港《争鸣》杂志最近披露,中纪委在5月14日就已正式约谈江泽民长子江绵恒,要他交代个人及家属在境外的财产等情况。《大纪元时报》也在上周引述上海消息人士指,江绵恒已被软禁在上海郊外某秘密地点。不过,上海科技大学分别在6月4日及5月31日透过官网报道了江绵恒参加研究生毕业庆祝会及与到访的某国校长会面的消息。

看似矛盾 其实不奇怪

时政评论人士惠虎宇说,这种看似矛盾的现象实际并不矛盾:“如果被软禁了,露面也是安排的,也是软禁的一部分。中共中纪委是为了释放目前局势还稳定的信号。说明中纪委还没准备好走下一步,还不想他们被软禁的消息传的太厉害。”

时政评论人士兰述提到,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出事前不久,还视察过胜利油田,这都是中共惯用的程序,因为对这些“大老虎”的调查“牵扯到党内复杂的派系间的斗争和平衡,中纪委每一步走的都很谨慎。而且调查结果没定论前,现在挂着的名还是有效的,他要参加的活动也不能不让他参加。”

上海律师郑恩宠三个月前就告诉海外媒体,他听说了江家父子被软禁的消息。他今天再向本台记者透露,和自己同属老三届的初中同学中,有一批退休前官至副局级以上的,消息一直比较灵通。最近他们搞了一次同学会,“传话来一定要我参加,说要庆贺江泽民已经完了。”“他们敢于公开邀请,敢于和我公开见面,还说明他们觉得我的环境要变好了。”

郑恩宠2003年曾因举报涉及周正毅、黄菊、韩正等江派人马的贪腐案件被判刑,被释放后也一直被监控。很多人后来把上海当局对郑恩宠控制的松紧度作为习近平处理江家的风向标。郑恩宠自己也很认同这一点。他说,这两天监控他的警察都主动谈到听说了江家父子被软禁的消息:“他们竟然敢于公开在我面前讲,毕竟我们是对立的嘛,这是通知我呢?还是暗示你最近形势好了,你也别怪我们呢?”

郑恩宠表示,只有上海科技大学在官网上报道了江绵恒露面的消息,上海当地媒体都没有报道,“这很不正常。江绵恒如果露面,就算不能在中央报刊上高调,在地方的报刊上也一定会高调的。”

上海的诡异现象

郑恩宠分析,上海科技大学比较特别,不属中共中央部委管理,而是由上海地方控制。这令他想起最近几件中共宣传方面诡异的事情,一是习近平的亲信、从黑龙江空降到上海任组织部长的许泽洲,“他前几天在(中共)中央党校发表了文章,说如何整顿上海的官场,但上海当地的报刊上完全找不到这篇文章。为什么他在这个节骨眼要在党校的《学习时报》上发表?百姓根本不看这份报刊的。他为什么不在上海当地发表?”

二是上海的市委副书记应勇,“他也是习近平的老部下了。他很多讲话都通过北京《新京报》发表的,都是关于上海的反腐问题,却完全不在上海当地发表。这是很奇怪的。”

郑恩宠认为,这说明,江氏父子虽已被软禁,但习近平很可能还没做好正式抓捕他们的准备。他说,一起参加同学会的这些前中共中、高层官员曾分析,打江泽民这只老虎不容易:“为了打他,习近平要修改党章,要把里面的‘三个代表’去掉。但这样一来共产党这套理论就从中间断掉了,就很难自圆其说了。还有,宪法里也有‘三个代表’,习近平要想修宪法那是很困难的。”

习近平反腐的最终是什么?

不过,这些前任中共官员们给习近平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郑恩宠说,“大家都认为,习近平能把握的最好的机会,最能赢得民心的事,就是马上启动中国的政治改革。”

兰述也提到类似观点。他预估,习近平反腐行动走到最后时,“他就会发现,造成腐败的根源就是中共政治体制。”

兰述说,前党魁江泽民造成的腐败乱象已经不可能在习近平手里得到解决,“把腐败作为经济发展的成本是江泽民时期的特点。当时中国经济有发展空间。但习近平上任后,中国经济一直下行,没有多余的成本可以作为腐败的代价了。这就是到了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的时候了,那习近平就必须要反下去。”

“但反腐的直接后果是:战战兢兢的中共官员就明哲保身,混一天是一天,这又成了经济发展的阻碍。所以无论反不反腐,政治体制都成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拦路虎。表面上的反腐最后就会成为你要不要解体中共。”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昨天发文,指“有的一把手以为自己是‘老大’,把自己的话当政策而狂妄自大”,什么权力都集中在自己手里,结果“往往导致一把手不得善终”。

而大陆媒体在转载时,全都把原标题“一把手怎样名副其实”改为“唯我独尊的权力常导致一把手‘不得善终’”。在鼓吹“笔杆子比枪杆子重要”的中共治下,媒体出现如此风向,背后意味引发外界关注。
    来源: 田溪、韩梅采访 责编: Kitt

    上一篇: 周小川〝失踪〞三大猜想 或被高层禁言

    下一篇: “军中妖姬”汤灿使用化名服刑 获释后去向成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