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预警债务危机爆发 习中央向地方政府施压
2016-11-22

 

习近平当局日前公开地方政府债务危机严重境况,出台地方债风险应急处置预案;强调问责,施压地方政府。大陆学者警告中国的政府债务已超国际警戒线,要警惕危机爆发。

中国的政府债务超国际警戒线

11月19日,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6-2017的年度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毛振华在主旨报告中对中国债务问题进行了重点分析和解读。

毛振华表示,现今中国是一个超级债务大国,债务率七年涨幅超过100个百分点;债务总水平和债务涨幅都居于世界前列。预计2016年全年中国总债务/GDP将达到266%。另一方面,用来预警金融危机的信贷产出缺口目前已经升至30.1%,是从1995年追踪相关数据以来的最高值,超过美国金融危机和日本房地产泡沫危机前后水平。

按照常规分析来看,中国企业债务率是170%,美国是72%,英国是71%,日本是101%。把企业债进行划分,发现国有企业占债务118%,超过三分之二,在国有企业里面平台债务超过整个国有企业债务的53%。余下的企业债务中仍有一半以上归属于产业类国有企业。如果将这部分政府可能承担偿还责任的债务全部包括在内,政府实际承担的债务将达到GDP的1.63倍。

中国政府部门和企业部门债务水平均高于国际警戒线标准,甚至政府部门债务水平还高于企业部门。美国政府债务率超过100%的时候,最大的问题是美国国会不批准,美国政府不能举新债,美国联邦政府运转停止,现在中国政府的债务其实已经超过了它。

大陆学者:要警惕危机爆发

毛振华分析债务问题后,认为有三个方面负面影响。一个是借新还旧。现在70%的新债务是在还旧债,只有三成的新债务是用于新的投资增量。

再就是金融资源错配。国有企业债务大部分消耗在了落后产能、产能过剩的领域。他们的资源集中又对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形成了挤出效应。

另外就是信用风险。债务违约是不是成为一个风潮,是不是会有跨区域传达?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毛振华判断,中国债务水平已经在危险区域,要警惕危机爆发。信贷出口已经处于危险水平,已经超过很多国家发生危机时候的状况。

一般来讲金融危机爆发有三种路径,一个是交易,金融去杠杆加速,导致货币收缩。第二个是资产泡沫破灭,导致资产价格下降,最后导致债务抵押品不够,最后导致违约,导致银行不良贷款。另外就是违约增加,债务不能延续。这些问题都是危机的路线图。

毛振华警告,中国应该把降风险、防危机、主动应对提到很重要的议事日程。

官媒强调问责 施压地方政府

11月19日,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发文“借债‘搞政绩’行不通了”。文章说,到大陆各地的县市走一走,就会看到一些地方广场越修越大,楼堂馆所越盖越豪华,“行政新区”拔地而起……钱花了那么多,民生却没见多大改善。而在这些“政绩”的背后,是政府债务快速上升,风险隐患不断积聚。甚至个别地区政府债务率超过100%,突破了安全“警戒线”。

更令人不安的是,一些地方的主官们,在主政期内靠过度举债搞投资建设,不但没有被追责,反而因“政绩”突出得到升迁。借债“搞政绩”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对地方政府违规举债问责不力,造成此类现象屡禁不止。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明确提出政府及其部门在预算之外违法违规举借债务,金融机构违法违规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资,要求地方政府违法违规提供担保等,都要追究问责。

文章强调,有些地方不负责任地举债“搞政绩”,然后拍拍屁股走人的做法,再也行不通了。要加大对违法违规举债行为的问责力度,倒逼地方政府真正担起责任,规范举债、及时还债;守牢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中共财政部公布的财政收入与支出数据中披露:截止2015年末全国政府债务为26.66万亿元;今年前10个月政府债务付息支出超过4,000亿元,创下历史新高。不少地方政府过去几年债务规模迅速膨胀,至2015年末,江苏省地方债高达万亿;贵州2013年底负债率就高达86.98%,破国际红线。

11月14日,习近平当局发布《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预案》。《预案》将政府性债务风险事件分为I级(特大)、II级(重大)、III级(较大)、IV级(一般)四个等级。

《预案》明确,地方政府对其举借的债务负有偿还责任,中央实行不救助原则。省级政府对本地区政府性债务风险应急处置负总责,省以下地方各级政府按照属地原则各负其责。《预案》强调,对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事件,启动责任追究机制。
    来源: 李凡 责编: Kitt

    上一篇: 养老金缺口扩大 朱镕基旧部任新职“救火”

    下一篇: 湖北知音杂志前董事长被查 员工放鞭炮庆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