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生智之子:南京保卫战不是国耻!
2015-11-22
但有一点需要强调的是,著名博导王思想有一篇精典——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文章说:1937年的南京保卫战失败了,这是国耻吗?当然不是。成王败寇是强盗逻辑。战争总有胜负,失败固然不光彩,但也绝对不是国耻。士兵们勇敢抵御过外敌,他们已是英雄。


唐生智之子说,蒋介石对唐还是很宽容的。图为唐生智军装照


家父唐生智生前在中国历史上虽称不上大人物,但在中国百年史中也是际会风云之人。早在北伐革命时期,他担任了国民革命军前敌总指挥兼第八军军长,为统一中国贡献了自己的力量。至于政见不同,三次反对蒋介石的“独裁”又多次拥蒋抗日的家父引起了不少人的异议,是非曲直,自有后人评说。

作为唐生智的儿子,必尽余生之力了解父亲,读懂父亲,尽最大努力还原历史。最近,全国人大通过立法形式确定了每年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战胜利纪念日;确定了每年12月13日为南京大屠杀公祭日,这两个日子都与家父密切相关。如何评价唐生智将军在抗日战争中的历史地位,自有客观的历史学者和抗战史专家去解读或评说。即使在当事者的回忆史料中,也有一些无可奈何的违心自责与谬误,还有记忆不周之处,亦有主观成见或为名人友人亲人讳。随着历史资料的解密,事实胜过任何雄辩。

对待父辈或前辈,我们应向蒋友柏、朴槿惠学习。

正如蒋介石嫡孙蒋友柏说拆中正纪念堂:我不晓得我的后代将如何看那尊铜像,但是至少我知道那个铜像是错的;要树立铜像要盖纪念堂,也要等他死后100年(至少也要50年)再盖,假如50年后、100年后的人民会想要替你铸铜像盖纪念堂,那就表示你真的是伟大。

家父一生坎坷,经历的大事件太多,我最关注的是家父“南京保卫战”前后的是是非非。为此,我专门查阅了国内外有关历史资料和相关档案,基本弄清了“南京保卫战”的整个过程。

有史料说,“南京保卫战”是家父唐生智自告奋勇承担的。就这一点也与实际史实不合。1967年5月,家父被文革专案组软禁审查期间,经特批,我一直陪伴父亲。当时的父亲对前途感到迷茫,心中的委屈与实话只能向我吐出。

在南京决战前夕,蒋委员长登门找我父亲商议。委员长对家父说:孟潇兄,大敌当前,你看谁来担任守城主帅为妥?家父虽不说心领神会,但知国难当头,自己不能不表明态度。家父对委员长表示:委座,如果在明天的军事会议上遇有什么困难,小弟会自告奋勇担此重任,您就放心好了。委员长笑了:我就要孟潇兄这句话。

在第二天军事会议上,经一段沉默,唐生智成了唯一表态者。

因为各位将领都知道南京是守不住的。

对于蒋介石来说,也面临两难。

守不守是态度问题,守不守得住是实力问题。

有懂历史的朋友曾对我说,南京保卫战明知必败,唐将军仍挺身而出,虽未能扭转乾坤,但军人气节可敬!民族气节可敬!

这样的中肯评价使我们后人感到欣慰。

家父自告奋勇担此重任,决心与南京共存亡,把家属仍安顿在南京。然而计划不如变化。开战不久,蒋委员长为了保持实力,坚持持久之战,多次命令撤退。加之顽敌进攻猛烈,反而使撤退无方,溃不成军,致使日军逞凶,屠杀无辜。

所谓撤退,实际上是指挥各个防线相机寻找敌人火力薄弱环节突围。在指挥撤退或突围方面,家父的确有很大的失误和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是他的职责所在。

但有一点需要强调的是,著名博导王思想有一篇精典——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文章说:1937年的南京保卫战失败了,这是国耻吗?当然不是。成王败寇是强盗逻辑。战争总有胜负,失败固然不光彩,但也绝对不是国耻。士兵们勇敢抵御过外敌,他们已是英雄。

许多士兵过早溃败,是国耻吗?不是。不由联想到常德保卫战,国军57师8000多人,只活下300余人,师长余程万发出“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作最后抵抗,誓死为止”的电报后,不服从命令,未继续保卫常德,而是擅自率领百余人突围。有学者甚至认为余程万投降了日军,只不过又跑出去了。我则认为:常德保卫战是光荣之战,虽败犹荣,每次想起此战来都眼眶发热,余程万即便真的战败投降,也是英雄。

南京保卫战,就算军队失败不是国耻,那军队无法保护百姓,导致百姓被杀,总是国耻吧?这个分析略微靠谱,但也不能成立。因为军队失败与百姓被害几乎就是同一回事。人类历史上的城市保卫战,防守方一旦失败,大多都会导致百姓受摧残,如果动辄说什么国耻,那人类历史上的国耻也太多了。在人类未进入现代文明之前,屠城是常见的。而在人类进入20世纪以后,全副武装的军队,对放下武器的士兵以及无辜的平民,进行连续的、大规模的屠杀,这不是被害者的耻辱,而是加害者的耻辱。日本政府应该为战争忏悔,他们应该把12月13日定为日本的国耻日。
来源: 阿波罗 责编: 如初

上一篇: 每日汉字  姓吕的同学,会不会合唱?

下一篇: 每日汉字  “城”字其实是带着武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