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农业部: 大陆农业面源污染日益严重 图
2015-04-15


中共农业部称,尽管采取行动减少化肥和农药过度使用,农业面源污染仍在加剧。农业部还敦促农民采用有机肥,以对抗严重的土壤和水体污染。但专家们指出,要达到农业部的目标很可能影响粮食产量。

中国农业部副部长张桃林4月14日在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中国农业面源污染目前的情况总体上不容乐观,污染种类多、分布广,各种类型在不同地区差异是比较大的。他举例说,如在西北干旱地区,由于农膜的大量使用,农膜污染问题、白色污染问题就比较突出;在中东部地区,由于化肥、农药的使用,再加上特殊的生活气候条件,农药化肥面源污染的问题相对就比较突出;再比如南方,由于畜禽养殖规模化水平比较高,规模也比较大,相对来讲农业畜禽粪污污染问题就比较突出。

张桃林表示,面源污染需要解决的重点问题,一是化肥农药的污染问题,中国目前化肥使用量还是较高;其次是,化肥的利用率还不高,尤其是果树、蔬菜方面的问题相当突出。中国现在的农药利用率,跟发达国家比较还有较大差距。另外,畜禽粪污是农业面源污染的一个最大的来源。现在规模化养殖的速度比较快,如果处置不当,或者配套设施跟不上,就可能产生环境事件。再有,秸秆的问题是比较突出的。秸秆的综合利用率是76%,但是秸秆的量现在还在增加,秸秆焚烧会导致环境问题;秸秆如果随意堆到河沟里、湖里,通过腐烂也会产生有害物质进入水体。

中新网的报道说,农业部日前发布的《关于打好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实施意见》提出要求,力争到2020年农业面源污染加剧的趋势得到有效遏制。《意见》称,目前,中国农业资源环境遭受着外源性污染和内源性污染的双重压力,已成为制约农业健康发展的瓶颈约束。一方面,工业和城市污染向农业农村转移排放,农产品产地环境质量令人堪忧;另一方面,化肥、农药等农业投入品过量使用,畜禽粪便、农作物秸秆和农田残膜等农业废弃物不合理处置,导致农业面源污染日益严重,加剧了土壤和水体污染风险。

旅居德国的中国环保专家王维洛指出,中国农村地区所遭受的包括土地重金属污染在内的各种污染状况相对更严重,而这是过去30年来政府不作为和企业不负责任造成的:

“中国的重金属污染问题是相当严重的,中国很多的河流都已经被污染了,而中国农地的重金属污染面积则更大。而造成这个污染的主要来源就是工业废气、废渣和废水的排放。而企业是根据中国政府所允许的标准来排放污染物的。因此可以说,中国企业和政府都对如今中国严重的污染状况负有责任。”

海外中国学者廖然表示,近来来自中国的很多新闻报道都显示,中国各方面的污染问题的确很严重,而中国政府对污染问题的认识也较深,也表现出要设法遏制污染进一步恶化、以及改善污染状况的决心,但中国30年来的无序发展和腐败相结合所造成的严峻污染状况,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无法得到好转:

“中国的污染状况确实很严重,而且,这个污染状况跟中国的腐败问题又是密切相关的。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时候,环保厅、环保局、环保署这些单位在政府各级里都是排在最后的。而各企业只要把钱按时送到环保部门官员手里,那么它们就可以继续排放污水或废气之类的。如果不是中国政府官员的严重腐败在作怪,中国今天也不至于陷入如此严重的多方面严重污染的这个处境。”

另据路透社的有关报道,中国消耗全世界约三分之一的化肥。报道援引中国农业部副部长张桃林的话说,在中国,果树的化肥使用量为每公顷550公斤,蔬菜每公顷365公斤。他提出,农药使用量应从目前的32万吨降至30万吨,并鼓励农民使用有机肥。

然而,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仇焕广却对农业部的计划提出了质疑。他指出,中国的土壤肥力正在下降,因此需要施肥进行维持。他认为,使用动物粪便等有机肥将消耗更多劳动力,而农民本就面对劳动力成本上升的问题。

农村面源污染是指农村生活和农业生产活动中,溶解的或固体的污染物,如农田中的土粒、氮素、磷素、农药重金属、农村禽畜粪便与生活垃圾等有机或无机物质,从非特定的地域,在降水和径流冲刷作用下,通过农田地表径流、农田排水和地下渗漏,造成大量污染物进入受纳水体(河流、湖泊、水库、海湾)所引起的污染。
    责编: Amy

    上一篇: 万年龟原来真不是骂人的 (图)

    下一篇: 周永康为保命或爆猛料  老江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