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公安大换血 清洗周党削权力
2015-06-23
在王小洪奉调进京两个多月后,河南省公安厅长的空缺由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原局长许甘露接棒。至此,全国公安系统大换血几近尾声。这轮大换血有两大特点:一是清洗周永康余党;二是削减权力,加强垂直管理。

中共十八大后,公安系统开始清洗,公安部政治部主任夏崇源从中组部调任便是一个讯号。不久后,公安部内部的局级机构人员大调整,地方厅局也开始换人。目前全国所有省市中,除了广西和宁夏的公安厅长暂时空缺,其他二十九个的人员已作出调整。

值得关注的是,当中有七个省市的公安厅长是从公安部空降,十七个省市的公安厅长是异地调任,这表明公安部对地方公安厅局的垂直管理力度空前加大。不难想像,此举是防止当地提拔的公安厅长尾大不掉,坐地成王。

事实上,过去不少公安厅长之所以腐败缠身,就是因为与当地利益集团形成千丝万缕的关系,权力的屁股坐在权贵的一边,罔顾司法正义与社会公平,导致社会矛盾愈发激烈,群体性事件层出不穷,“敌对势力”更是愈打愈多。

相反,如果公安厅长属空降或异地调任,他们人生地不熟,与地方财团关系尚浅,办起案来不会有那么多顾忌,也会更加主动地执行公安部的指令,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只听省委书记,甚至两者都不听,自己建立小王国。可以说,当局这种人事安排,也是中央为了加强地方控制权的手段。

值得留意,大陆公安厅局长绝大部分已退出地方党委常委行列,只兼任政府副职,目前只有湖南省公安厅长还兼任省政法委书记,这个变化影响深远。以往公安厅长通常兼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相当于成为检察院、法院等机构的直接上司,对本省政法系统的人权与财权一言九鼎,造成极大的腐败空间,很多冤假错案由此而生。公安厅局长只兼任政府副职之后,虽然仍然是高配为副部级,但失去了对检察院、法院等机构的人事建议权,而且省政法委书记与公安厅长之间形成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公安在司法系统一家独大的局面也由此扭转。

自从周永康被调查之后,政法系统就全面总结周案的深刻教训,从体制、机制和人事等诸方面消除周永康的负面影响,并约束与箝制公安过度膨胀的权力,使公安回归到主业,该干的一定要干好,不该干的坚决放弃。习近平曾表达了对政法系统腐败的不满,要求政法系统工作人员和干警“不要去行使依法不该由自己行使的权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
    来源: NTD 责编: Amy

    上一篇: 习近平提前布局  会见14名地方大佬

    下一篇: 北戴河会议将开 30名高官进退成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