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钟:一头白发 两个四人帮
2015-06-28

中国的一党体制已经将贪腐变成了大面积的国家行为。习近平为了维护党天下的权益岂能不轻判周永康?新四人帮的倒台已经是一次对体制的审判,擦亮了很多人的眼睛。

大老虎周永康终于宣布被判处无期徒刑。一头白发的前〝政法王〞站在被告席上,低头认罪,表示不上诉。这是这宗万众瞩目的大案留下的历史性镜头——那一头白发,白得那样透彻、那样炫目,而那对隐藏在眉弓下的鹰眼,此刻也显得阴森可怖。和独掌专政大权十年之久的一头黑发时带微笑的领导人周永康形成鲜明对照,一个强烈的象征意义是,共产党光彩的假面撕破,黑恶的真相终于曝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三大罪名下掩盖了很多要害情节

官方报导说,周永康的三大罪: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密都〝特别严重〞,但是,没有严重后果,而且事后才知情,又能认罪悔罪、退赃全部追交,因此获得从宽判处——这是对公众的回答。从2013年12月周永康正式被调查以来,舆情尤其是海外报导评论,几乎都估计,不判死刑,也是死缓。时代不同了,没有人说〝杀周以谢天下〞,甚至没有人借用中共词令〝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因为民愤在中国不足道,而且无官不贪、权钱色泛滥,民愤到处是。

可是,周案另有要害,那就是被广泛报导的周与薄熙来结盟,阴谋发动政变,取代习近平。这项绘声绘影的指控,曾包含在官方〝非组织活动〞的暗示之中,相当于〝篡党夺权〞的谋反大罪。在这次判决中和其他罪行大幅缩水一道被掩蔽了。不少人期待的有如审薄一样的公开庭审记录,也同时落空。官方解释原因,因涉及国家机密。我们自然会联想到一个官方永不会公开的秘密,那就是北韩张成泽事件。张曾在访问北京时,单独和胡锦涛谈欲以金正男取代金正恩,这样绝密的事中共高层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和北韩关系密切的周永康,竟由其手下泄露给金胖,导致张成泽被金正恩残酷杀害,并影响两国关系。

因此,6月11日宣判以来,海外媒体掀起一个大清算的高潮,历数周永康的恶贯满盈。包括已被军医蒋彦永、前卫生部长黄洁夫证实的死囚器官买卖的黑幕。更多的预言是,判决周永康的〝下一步〞 ,将是剑指周的支持者江泽民、曾庆红……但是,对周案如此〝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原因,仍然使人困惑莫解。今年北京三月两会罢免政协副主席令计划之后,反腐降温,骑虎难下的消息频传,政论界对中共政局走向莫衷一是。无疑,周永康的轻判,提供了一个指标。指向中共政治的深层基因。

中共65年最大罪案:两个四人帮

解读这个基因必须借助于历史的回顾。本文提出〝两个四人帮〞命题,或许可以看出一些轨迹。1976年被捕,1981年判决的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四人帮〞,中共对其定性是被全面否定的文革主要罪犯。他们祸国殃民,迫害千百万人,毁灭文化,使国民经济频于崩溃边缘。今天的〝新四人帮〞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令计划。四人罪名都涉贪污、受贿、腐败、滥用职权。薄、周均受审获判无期徒刑,徐已于2015年3月病故,令计划则在押,尚待审处。

中共统治65年,罪案千千万万。以刑事犯罪的〝大案〞而言,其损害国计民生,最大最严重者,莫过于这两个〝四人帮〞案。老四人帮之罪,罪在文革,千夫所指,不在话下。新四人帮之罪,在于贪腐。1983年广东海丰县委书记王仲贪污海关缉私物品六万九千元人民币,被认为〝蜕化变质、情节恶劣、后果严重〞。由当时首任中纪委书记陈云亲自批准处以极刑,枪毙伏法。经济学者可以算一算,30年前69000元,今天升值10多倍吧,不过百万元之谱。新四人帮之贪污受贿已经数以〝亿〞计。周永康的判决词中,已道明三罪之一的〝受贿〞1.3亿元,量刑是〝无期徒刑〞——换言之,中国当前的大老虎级的贪污犯,都够中国刑法的〝死刑,立即执行〞!就周案而言,弊涉石油系、四川系、政法系、亲戚,盘根错节、贪赃枉法。民间的〝汪洋大盗〞怎敌他〝窃国大盗〞百分之一!

这些大老虎凭藉什么奇才敛财?中国家喻户晓的常识是:凭藉那没有制约不容挑战的绝对权力。党权!军权!官权!连军队都照样买官卖官,徐才厚寓所的金银美钞,数也数不清!为什么有有八千万党员?那是掌权的第一个台阶。有了权,再牟利。是一党专政造成数千万官僚和干部,太子党和新阶级,巧取豪夺国家资产,喝干人民的血汗,污染天空和土地。

世界各国体制内都有贪腐,但是个人行为,惟有中国特色的贪腐是大面积的国家行为。就像文革的四人帮、红卫兵、造反派,他们打砸抢、斗人杀人,是江青、王洪文、宋彬彬个人之罪吗?否。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制度,一个张扬兽性狂暴的主义之罪。如果要追究个人责任,首先就要追究把那个制度强加在中国社会和人民头上的首恶毛泽东。1981年大审四人帮,江青不服,大闹公堂,不仅合情合理,简直就是扮演了一个真正的英雄,她敢于说出真相:〝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叫我咬谁我咬谁。〞

习近平王岐山面临的严峻态势

老四人帮的倒台,是毛时代的终结。但邓小平本末倒置的切割四人帮和毛,不仅是卑劣的自私(来自中国小农的狭隘和皇权意识),也毫无政治家的远见可言。既不懂资本主义,也不懂社会主义。他在毛后尤其是六四后的独断决策,造成今天中国畸性变态的〝权贵资本主义〞的全部后果。新四人帮正是这种邓氏路线结出的毒瘤,和毛的独裁卵翼下的四人帮如出一辙。只是两个四人帮俱以政治和经济的不同形态而已。不时有朋友大陆游归来说,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沿海大城市可以享受到不亚于香港台北的服务,却还有那么多拆迁户冤民?有信心做一流大国,而对一个互联网又怕得要死?

习近平、王岐山掌握的内外情报,当然比我们更清楚他们的打虎伟业难以为继的症结何在。一方面如上所述,贪腐像癌症已经扩散到全身,从新四人帮这代表党政军与国安系统的最高掌权者都烂成这样,打下去将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战争,说不定和文革一样不到毛死不收场。怎么个死法,还很难说……法不治众,适可而止。选择几个绊脚石,收拾一番。这是习近平面对的严峻态势。没有理据可以指望他有疗法根治已经积重难返的现存体制。高瞻远瞩的改革魄力。

另方面,习大大已显示要做崇拜极权主义的毛邓传人,这就给了他极大的局限性,传统和国情注定他只能是一个小修小补的少东家。这次对周永康的处理绝对包含了这种心理基因。整肃徐才厚,事关枪杆子,可以理直气壮;搬倒周永康,关系刀把子,便非同小可。周滥用特权谋私利诚是把柄。但是他在位十年,正是维稳体制无孔不入的十年,从制度、人事、到工程、经费、情报已是他的王国。社会控制,打压人权都和他分不开。周永康已经是党天下的一个重要支柱。因此,投鼠忌器,难免网开一面。何况,先祖邓已经定下成规,高层犯罪绳之以法,但不能人头落地。

这样,周永康贪污是2亿还是900亿?他的女色,几个还是几十个?就像我们研究江青姚文元害死了多少人一样,难以结论,那是历史学家和未来民主中国的专门委员会才可以提交的报告。今天,〝新四人帮〞的倒台,黑暗和丑闻齐飞,失望与幻灭天一色。实质上已是一次对中共政治体制的审判,擦亮了很多人的眼睛,他们拿不出当年打倒四人帮的豪气,良有以也。

文章来源:《开放》
    来源: 开放 责编: Lisa

    上一篇: 天津一幼儿园宿舍重大杀人案 5人死亡

    下一篇: 什么信号?龙头党媒:舆论漩涡中的“电力一姐”李小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