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救市大戏开演 美银美林称剧本已过时(图)
2015-07-01


美银美林策略师崔巍有一份长长的清单,上面列举着为应对1996年以来最严重的股市暴跌中国政府可能部署的各项支持措施。

他们可以叫停首次公开募股(IPO),鼓励保险公司购买股票,放宽融资条件,降低印花税或下调贷款利率————在此仅举几例。

崔巍表示,多头的问题在于,在融资购股者对升至创纪录水平的杠杆仓位进行平仓之际,这些措施可能无一能够促成股市的持续上涨。崔巍预测的上证综指年末目标位较当前水平低11%。

身为美银美林中国股票策略主管的崔巍周一在电子邮件中称,融资融券,强制平仓,这种恶性循环可能很快就会形成自己的发展势头。

在央行周末降息及市场对监管机构将叫停IPO的猜测未能阻止上证综指进入熊市后,市场对决策者能否撑起全球第二大股市的怀疑情绪正在蔓延。上证综指还要再跌13%才能追平1990年以来的平均跌幅。

“政府能够提供的任何支持都是短暂的,”Wingate Asset Management Ltd.驻墨尔本首席投资官Chad Padowitz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他们最终能够提供的唯一真正支持是提供一个合理平衡、保持增长的经济。这是他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任何短期之举,比如说通过降息来支持市场,都有些愚蠢。”

融资交易

景顺驻香港的日本以外亚洲区首席投资总监陈柏钜认为,杠杆在中国股票交易中的作用日益上升,政府要控制中国股市震荡局面变得尤其难,目前中国股市波动性排名在全球仅次于希腊。

上海证交所融资余额周一下降至1.36万亿元人民币(2190亿美元),为连续第六天下滑,创出2014年6月以来最长连降纪录。与此同时,上证综指的10天波动率数值升至2008年以来最高。在截至6月12日的12个月间,融资余额跃增四倍也帮助推动了上证综指高达150%的涨幅。

陈柏钜说,没有人知道市场何时会见底,因为融资交易平仓会让对合理估值的预测变得非常困难;要控制资本市场很难。

失去信心

一位重庆的设计师张晓曦(音)说,政府无论做什么都没法说服她股市是安全的。

上周清空了对股市的2万元投资的张晓曦说,自己已经失去信心;凭借政策刺激措施,政府只是在制造牛市还没有结束的假象。它可能还会出台进一步的措施或者政策,但不会有产生太大效果,因为人们已经开始将资金转移到其他渠道,包括楼市。’’

并非所有人都如此悲观。对于自己持有的10万元股票仓位,杭州的金融业从业人士黄海桥(音)选择了持股不动。

他说,政府显然在支持股市,决策者会采取进一步行动,包括降低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允许社保基金投资股市,可能还会降低印花税。

暂停新股上市

知情人士周一称,中国监管机构正在考虑暂停新股发行,以稳定市场。中国证监会官员没有立刻回复记者寻求置评的传真。

历史经验表明,这一旨在阻止资金从现有的股票中分流至新股的举措可能无助于重振市场。过去十年,证监会曾三次暂停新股上市,上证综指在之后的四周平均下跌8.6%。根据彭博汇总的数据,上证综指在之后六个月的涨幅仅有3.1%。

交银国际驻香港中国股票策略师洪灏认为,上证综指可能还会从当前水平下跌高达14%,然后才会触底反弹。

摩根士丹利驻香港的亚洲及新兴市场策略主管Jonathan Garner在6月26日的报告中表示,错信决策者有能力限制股市下跌是2007年中国股市泡沫期留给投资者的一个惨痛教训。

无法控制

虽然多头提出,在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召开前,中国不会允许股市大跌,但截至奥运会开幕之日,上证综指还是从峰值水平下跌了57%。在1990年以来的历次熊市中,上证综指的平均跌幅为35%,相比之下,该指数目前从6月12日的高点仅下跌了22%。

“我们的总体看法是,政府无法直接控制股票市场上的行为,”Garner写道。“当交易量、估值和融资杠杆像中国现在这么高的情况下,那就更是如此。”
    来源: 彭博社 责编: Amy

    上一篇: 市民钓到"怪乌龟" 重20斤长鳄鱼尾巴(图)  

    下一篇: 英国经济学家:大陆经济面临三大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