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谍战,举报了就别奢望被放过
2015-10-10
举报者被警方带走52天,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法律专家称当事人涉此罪名法律依据不足。(新京报2015年10月9日)  

举报者是衡东县河西管委会办公室主任董志国,2015年7月4日,他聘请的私人侦探通过一部摄像机,拿到衡东县委副书记谭建华在南岳华天宾馆的赌博铁证。随后董匿名向省纪委、市纪委和相关领导举报。7月28日谭建华被免去副书记一职,于2015年8月份又平调至衡阳市衡山科技城任职。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衡东县出台了举报奖励办法,称此举是为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加大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案件查办,充分调动广大干部和群众参与“打虎拍蝇”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并明确了奖励范围、奖励形式、发放程序、泄密追责等。当地电视台还滚动播出。

可董志国不仅未受嘉奖而且身陷囹圄,原衡东县委副书记谭建华被免职后却立刻“异地上马”,协助副市长牵头科学城工作,一位衡阳官方人士分析,谭虽说只是平级调动,但将衡阳市重点打造的项目交给他牵头,实际上是重用。

举报没证据是诬陷,有证据就是非法获取个人信息。董志国并非个案,只是有些举报被冠上的类似罪名或有些微差别。

前不久,汕头市公安局潮南分局纪委书记郑绍鑫用GPS设备,跟踪到了潮阳区区委书记陈新造的区委书记公车套牌到高档场所消费,网上举报未果,反被以涉嫌非法使用窃听专用器材罪提起公诉。

还是发生在湖南省。更早一些,麻阳县上演的一场“官场谍战大片” ,轰动全国。2012年年3月13日至10月2日期间,麻阳县委督查室干部李熠、麻阳县人民法院干部杨凡、麻阳县公安局绿溪口派出所所长刘阳,合伙对麻阳苗族自治县县委书记胡佳武持续窃听、窃照。后将部分视频资料经剪辑后存放于MP4内,以此要挟胡佳武并提出个人政治待遇要求。胡佳武报案后,李熠、杨凡、刘阳先后被警方抓获。2013年10月 22日,李熠、杨凡、刘阳均被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法院以犯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这3人为何深信手中的偷拍视频可以换来更好的乌纱帽,耐人寻味。

胡佳武办公室被窃听窃照案、郑绍鑫使用窃听专用器材案,当事人是否构成相关罪名也许笔者不敢妄加评论,但衡东警方给董志国的行为扣上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罪名,却绝对是欲加之罪。

根据现行刑法规定,该罪涉及的信息范围是特定的,即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谭建华的赌博现场是在宾馆拍到的,显然与刑法规定的“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 ,牛头不对马嘴。如果董的行为构成上述罪名,公民对于公职人员在民居、饭馆、旅店、招待所、咖啡馆、酒吧、茶座等任何场所违法行为的监督,如果要取得相关证据,无疑都将都被认为是违法犯罪。以此类推,隐藏在电脑手机屏幕之后,曾参与破获多起明星吸毒等大案、要案的卧底组织,所谓的朝阳群众,岂不也会惹罪上身?

举报者或因私人恩怨,或为其他目的,这不是笔者所关注的。俗话说,苍蝇不叮没缝的蛋。笔者要说的是,这些举报者似乎都对被盯上的领导很了解,董志国舍得花10万巨资聘请私人侦探跟踪衡东县委副书记谭建华,更是坚信谭建华在8小时之外肯定会有违法违纪行为,这一点恐怕容不得质疑。事实上,上述被举报者事后也都无法洗清相关问题,却都能逢凶化吉,而举报者却无一例外遭到了打击报复。

所谓政治上的成熟,实际上就是遵守、掌握、运用潜规则的熟练程度。官官相护原本就是中国官场的政治原生态,而当下在官场混,恐怕最忌讳的就是低阶官员敢于揭发上级,以后的官场岂不是人人自危?因此,政治不改革,司法不独立,难免公器私用,杀鸡给猴看。无论是李熠、杨凡、刘阳均,还是郑绍鑫,抑或是董志国,举报了,就别奢望被放过。
    来源: 凯迪网 责编: Kitt

    上一篇: 两突发负面传闻缠身 孙春兰真危急了?

    下一篇: 许多中国女孩子根本没有资格当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