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源潮表弟”母亲曝官员逼运动员服兴奋剂黑幕
2016-07-09

自称是中共国家副主席李源潮的表弟杨伟东的母亲、原中共国家队医务监督组组长薛荫娴,日前向海外媒体披露,关于她亲眼目睹中国运动员在中共政府官员的逼迫下大量使用兴奋剂的黑幕。


海外博闻社7月7日报导,曾在中共国家体委(现中共国家体育总局)工作35年,因反对和抵制中国体育界使用兴奋剂,而长期遭受中共打压迫害的薛荫娴告诉媒体,1986年汉城亚运会羽毛球运动员李玲蔚被查出服用兴奋剂,就是中共国家体委故意所为。

他们当时为了掩盖丑闻,将此事说成是感冒误服违禁药,并把责任推给了随队医生和护士(黄美玉),黄美玉被逼得差点自杀。

薛荫娴指出,1986年汉城亚运会是中国国家队使用兴奋剂的其中一个高峰,运动员训练和比赛都被要求使用兴奋剂。陈章豪当时要求她给体操运动员李宁注射兴奋剂,遭到她拒绝。

其实中共官员强逼运动员使用兴奋剂的时间可追溯到1979年。当时在中共体委训练局副局长陈先的主持下,中国国家队队医陈章豪开始学习使用兴奋剂,后在时任中共国家训练局副局长李富荣的主持下,国家队普遍推广使用兴奋剂。这种兴奋剂当时被称为“特殊营养药”。

薛荫娴子自称“李源潮表弟”挂牌抗议

薛荫娴在受访时还揭露中共黑势力对其一家人的迫害。她表示,自从拒绝使用兴奋剂后,就开始被体委排挤,1991年后就被调离国家队去体委门诊部当普通医生。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中共国家体委派了70多人的“慰问队”去她家,要求薛医生不再传播国家队服用兴奋剂的消息,薛的丈夫杨克同表示强烈的不满和口头抗议,遭到体委工作人员的毒打,昏迷不醒几天后在医院去世。

薛的儿子杨伟东在2015年4月18日去香港公干,带着母亲去旅游,在出关时遭到拦截,中共公安人员说薛医生去国外会对“国家安全造成危害”。

2015年7月16日,杨伟东在中共国家体育总局门口裸身抗议,他挂着一块抗议牌子,上写着“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是我哥”。后来杨伟东被中共公安抓捕关押了100多天。

有港媒披露,杨伟东为北京独立制片人,早年已自称为时任中共中组部部长李源潮的表弟,但当时中组部职员已否认其“表弟”身份。

另据维基百科消息,杨伟东说,他母亲手头有一套长达几十年工作日志,记载了中共在运动员身上使用兴奋剂的证据。他要把这套日记捐赠给位于瑞士的国际奥林匹克博物馆,让全球体育界了解中国体育界至今被掩盖的大丑闻。

习近平体育界反腐 陆媒点名江泽民

2015年以来,习近平反腐也波及大陆体育界,多人被北京当局调查。其中2015年6月25日,中共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成为中共十八大后体育总局落马“首虎”。

陆媒《澎湃新闻》2015年6月30日报导称,习近平浙江旧部、省体育局原局长陈培德在接受媒体专访时爆体育界独有的竞赛腐败黑幕。

陈培德表示,“竞赛中的腐败不是个人行为,往往是集体行为、组织行为、政府行为。”

陈培德举例称:运动员比赛中使用的兴奋剂,“是领导批条拨给他们以科研经费的名义买的”。体育竞赛当中的腐败有其特性,要追究的不应只是某一个人。

2月2日,多家大陆门户网站报导转发曝光了被尘封17年的被删调查《药魔重创马家军》,曝马俊仁从1991年开始给队员亲自喂服兴奋剂等大量丑闻,报导特意点名提到,江泽民当年曾亲自到大连接见马家军。

自由亚洲电台网站援引大陆媒体人徐祥的话说,官方允许在这个时机曝光兴奋剂黑幕,相信有政治考虑。

他认为,17年前应该是江泽民时代,选择在这个时机曝出马家军的丑闻,也是在揭露江泽民的丑事。
    来源: 岳文骁 责编: Kitt

    上一篇: 曹永正如何成为周永康最信任好友

    下一篇: 中共前空军政委田修思被抓细节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