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不够费来凑” 大陆地方政府的生财术
2016-02-03


经济下滑,政府财政收入理应随之下降,但在中国则恰恰相反,中共政府财政收入始终保持高速增长。2月1日,中共党报文章揭示出地方政府的生财术,税收不够用各种收费来补充,滋生腐败的同时也在不断加重企业的负担。

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中的非税比重不断上升

与发达国家实行“高税负、高福利”政策相反,中国是在低福利保障水平上实行高税负,税负比重更是明显偏高。中国经济逐年下滑是不争的事实,在此情况下中共政府财政收入不减反增,税务总局报告称2014年公共财政收入达到10.38万亿元,增速为8.8%;1月29日公布的2015年公共财政收入为15.22万亿元,增速为8.4%。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数不清的各种收费和罚款。

中共政府从1994年实行分税制到现在,财政收入持续20多年高速增长,但各级政府财政支出过少的局面一点没有改变,公共服务等仍然保障,中国社会福利性支出比重远低于欧美国家的比重。

而2013年数据显示,中国公共财政收入达到12.9万亿元,人均宏观税负已经接近万元,而“公共财政收入”仅是衡量“宏观税负”指标之一。中国现在税种究竟是多少种、具体有哪些税,甚至连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官方网站上的说法也不一样,成为一本糊涂账。

中金公司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宏观税负高,也体现在企业部门税负过高,这不利于企业投资和创新。根据现金流量表计算,企业税负相当于其含税可支配收入的47.4%。政府不应因为财政收入下降而缩水减税力度,推迟税制改革力度或征收“过头税”。

党报文章揭示地方政府的生财术

去年下半年,财政部财科所对中国8个省份的经济运行和财政收入情况进行调研。结果显示,一些地方公共财政收入中,非税收入比重连年上升,收费增速明显高于税收增速。

中共党报《人民日报》2月1日报导,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王朝才称:“公共财政收入主要来自税收,但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一些地方财政收入中的非税收入却明显上升,税不够、费来凑的现象值得警惕。”

以山西省为例,2011年全省税收收入占公共财政收入的比重是71.9%,2014年税收占比下滑到62.3%,非税收入占比上升了9.6%个百分点。4年来,该省非税收入年均增速为25.4%,公共财政收入中税收占比越来越小,从趋势上看非税收入占比不断上升。

目前,大陆各省2015年财政收入数据正在陆续公布。从已经公布的地区看,财政收入结构问题依然突出,部分地区非税收入增长较快,明显超过税收增幅。非税收入主要包括专项收入、行政事业性收费、罚没收入和其它收入。非税收入增长过快、占比过高,意味着企业的隐性负担在加重。

腐败滋生导致企业负担加重

现在大陆地方政府在报政绩时,一个是会报本地区的GDP增加了多少,另一个就是会报政府税收和财政收入增加了多少。自2000年以来,按照每年政府工作报告当年的财税增长目标和当年的实际完成情况,中共政府的财税收入最高超过预算目标的300%。

一些强制垄断的经营服务性收费多、不合理现象也很突出。行政审批前置的各类技术审查、评估、评价、检验、检测、鉴证、咨询等,存在中介服务项目多、收费额高的问题。一些从事中介服务的机构与政府部门存在利益关联、垄断经营,加重了企业的负担,扰乱了市场秩序,成为腐败滋生的土壤。

除了乱收费给企业增加的额外负担,企业需要按规定缴纳的“五险一金”等费用,也让企业承受了很大压力。“五险一金”,指的是职工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和公积金,主要是由企业和职工按照工资的一定比例来共同缴纳。其中,养老保险单位缴费费率为20%,失业保险单位缴费费率为2%,医疗保险单位缴费费率为8%。

有些劳动力密集型企业主表示,五险一金加起来,企业需要缴纳的费率超过了40%。而且员工涨工资,五险一金的费用也跟着涨。现在市场价格走低,企业几乎没什么利润,缴费负担这么重,真的吃不消。
    来源: 李正鑫 责编: Kitt

    上一篇: “习核心” 或在十九大确认 具体说法涉及胡锦涛

    下一篇: 受贿淫乱持枪杀人 内蒙副省级高官被起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