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土地改革」悄然进行
2016-11-07
今年以来,人们的关注点先是集中在疯狂上涨的楼市,随着政策的变化,对房地产的打压,楼市逐步降温,现在又转到人民币贬值这一热点上来。一时间,大家都很恐慌,没有人知道人民币兑换美元贬值幅度有多大?于是资本外流加剧,对本已脆弱的经济来讲无疑是雪上加霜。但是,很少有人意识到,一场足以改变中国几千年历史的变革正在悄然加速,那就是新一轮的「土地改革」。

本届政府上台伊始,就明确表态:城镇化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事实上,中国的城镇化进程一直都在缓慢地进行着,只不过近几年发展速度加快,到今天,可以说进入疯狂的阶段了。各级地方政府出于对政绩的追逐,对金钱的贪婪,在城镇化的过程中,通过强行拆迁,以极低的代价疯狂的圈地。大肆买卖土地,逼迫这部分农民离开赖以生存的土地,流离失所。地方政府称之为:土地财政。

在当今大陆经济下滑,税收减少的形势下,更加依赖于「土地财政」,有数据显示,「土地财政」已经占地方财政收入的70%以上。2011年以来,农民集体抗争强拆事件每年都在万次以上,有时更是达到10万件!流血事件层出不穷,人们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不受掠夺,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而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源就在于,中国现行的农村土地制度——「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土地归集体所有(实际上就是土地公有),任何人不能自由买卖。

中国自古以来,历朝历代土地都允许私有。古人重视「安土重迁」,「有恒产者有恒心」就是在制度上让人民「耕者有其田」,百姓安居乐业,社会稳定以土地为纽带,形成中国的农耕文化,传承文化传统。

中国是农业大国,农业人口几千年来一直占据大多数。因此,中国的根本问题就是农民问题,农民问题实际上是土地问题。中国近代几次国内战争,其实质就是「土地战争」。1949年以来,执政党采用土地全部公有,消灭地主阶级,不进行城镇化,把农民圈禁在有限的土地上,不能自由迁移,用户籍制度把人们束缚住,人为的造成「城乡二元化」。时至今日,中国的农村人口有6.5亿,占总人口比例不足50%,(国际通行的标准是:农村人口占比低于30%即是完成了城镇化)但是农村户籍人口有9.5亿人,其中3亿人口巨大人群就是所说的农民工(相当于美国的总人口),他们在各级城市中流动,大部分人依靠自身的劳动力养家糊口。在城市打工的收入平均在2,000元人民币/月,高于在农村种地的收入。也正因为这一点,他们背井离乡,家里的耕地大量无人耕种,很多农村只剩下老人和儿童。中国农村有超过6,000万留守儿童(等于英国的总人口),每年有成千上万的自然村消失。由此而产生的大量社会问题,使得中国大陆处于动荡之中。

上届胡、温政府多次强调「18亿亩耕地」是任何人不可触摸的红线,这一数字是经过精心测算过的。保持这一红线就是保障粮食的安全。中国每年都要大量进口粮食,据估算今年将达到近5,000万吨。其中主要是从美国进口。美国农业人口大约400万,可以养活20亿人。除了美国本土,粮食大量出口,养活全球17亿人口。美国政府对粮食出口是有补贴的,实际上是在补贴全球17亿人。如果没有补贴,全球的粮食价格会大幅上涨,有人会因此忍饥挨饿。有了以上两个保障,本届政府也就不再强调18亿亩耕地这一底线。

最近大陆媒体屡次报导说:中国只需要1亿农业人口就可以保障粮食生产。这就意味着未来10多年,会有数亿农民进入城市。今年,北京取消了农业户口,全部成为城市人口,所谓城乡一体化。时至今日,大部分城市取消了农业户口,从政策层面鼓励农民在城市买房,「房产去库存」,但是他们是否能真正的融入城市?又有多少人会成为城市里贫民呢?他们失去了土地,而国家以极小的代价回收了土地,通过成立「农村合作社」集约化生产,提高生产效率,大幅增加收入。如果说第一次「土地改革」消灭了地主阶级,强行没收私人土地,分配给农民;而新一轮的「土地改革」是大量削减农业人口,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社会结构,调整了城市与农村的人口比例,使得社会结构更加单一;改变了中国历史上千百次由于土地兼并而引发的农民起义,朝代的更替。中国传统的农耕文化将无以为继,取而代之的将是没有根基、没有传承的割裂文化,真正的目的在于固化、延续现有的政权。但是,这种制度通过顶层设计,处心积虑,处处与民争利,不能真正的以民为重,把城镇化演变为一种维护政权的目的。不在所有体制上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改革,那么城镇化就是一种掠夺人民财富的手段。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习近平或连任三届 网曝分步计划(图)

    下一篇: 刘云山张高丽政治局遭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