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刮民粹风 前景忧喜参半
2016-12-11


提出修宪改革参议院与地方治权的意大利总理伦齐,在公投失败的翌日,于议会上无奈的提出辞呈。(GettyImages)

令布鲁塞尔忧喜参半的意大利修宪公投与奥地利大选的结果,不但让欧盟前景蒙上阴影,过程中,高层对民粹主义抬头的焦虑,更是无以复加;随者这两项指标的发展,这份焦虑的眼神正移转到法国不久的大选,突显欧洲的主流思想,正遭逢民粹主义严峻的挑战。


解套国会僵局 民粹模糊焦点


为了解决意大利这个欧盟第三大经济体长期的经济沉疴,总理伦齐上任后随即在欧盟指导下提出了许多撙节与振兴方案。然而,基于意大利政治结构的缺陷,各项法案始终处于参众两院的争议与地方政府的制肘,让伦齐当局毫无施展的余地。为了摆脱参众两院毫无效率的立法程序所导致的国会僵局,以及地方政府对中央事务过多的干预,好加速经济改革的脚步,伦齐提出了限缩参议院规模机能与转移地方政府部分权力至中央的修宪主张,并于这个月4日举行公投。伦齐还以破釜沉舟的决心于选前喊话,公投不过就辞职。


原本立意甚佳民调看好的修宪主张,却在「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等疑欧派的民粹挑拨下,变相演出脱欧戏码,模糊了政策主张的初衷。选举结果应验了近年来全球政坛流行的「黑天鹅」效应,由民粹的五星运动党所带领的反对修宪阵营,以59.5%的公投得票胜出,否决了伦齐的修宪案。这场公投有近7成的意大利合格选民出来投票,超乎预期的高投票率,也反映出了伦齐这场豪赌所涉议题的利害关系及激烈性。


意大利参议院大部分的权力在于阻挡与修改法案,这次修宪案将删减参议院席次,从315席减至100席,还将把目前掌握在地方政府的部分权力转移至中央政府,另将裁撤1个政府的政策机构。


疑欧派得势 意大利局势堪虑


失败的伦齐立马于隔日提出辞呈,不过总统马达雷拉(Sergio Mattarella)认为,这场公投是关于政治改革,无关乎政绩表现,因此予以慰留。马达雷拉倾向让新政府执政到2018年初,也就是原订举行下届大选时,但看守政府寿命会有多长,端视各党党魁。意大利过去10年,已换过6个执政团队,政局始终处于动荡,也延宕了意大利走出经济困境的宝贵时程。


在英国脱欧的推波下,意大利公投的失败,实则意味着后续即将涌入欧盟的脱欧浪潮,这个欧盟第三大经济体恐将继英国之后首当其冲。不过「脱欧」在意大利「防御性」立法的紧箍咒下并非易事;同时,有三分之二的意大利人并不愿意脱欧,只是在疑欧派「地方无权,中央独裁」的民粹操弄下投下了反对票,但因此壮大的五星运动党,却着实为欧盟的未来投下了震撼弹。


奥地利大选 留欧派险胜


另一场攸关欧盟前途的选举则是与意大利公投同一天的奥地利总统大选。奥地利绿党支持的总统候选人范德贝伦可说是有些意外地击败了原本呼声极高的极右派对手霍弗而胜出。欧洲联盟领袖4日当天纷纷额手称庆,盛赞这巩固了欧洲的团结。


霍弗是出了名的极右派人士,主张脱欧与反移民来保障劳工立场,这在失业率持续攀升的奥地利受到蓝领选民的支持,7月失业率甚至来到6.2%,创下21年来新高。尽管奥地利难民数量去年起已锐减,霍佛仍设法利用恐怖攻击及伊斯兰社会反对奥地利价值等民粹式的激烈言论,试图激起对全球化和多元文化的不安,而在高失业率下提供给移民的社会福利措施,更加引发民怨。这种种因素再再拉抬霍佛的民调,甚至超越其他候选人。一旦当选,将会是二战以来欧洲首次出现极右派的国家领袖,也将会让奥地利成为欧陆首个启动脱欧骨牌的国家。


游走于左右的新当选总统范德贝伦广获名人、艺术家与政界高层支持,竞选时提出支持奥地利续留欧盟的政见。他曾说,他的梦想是让奥地利成为没有围篱的「欧洲之美国」,并强调自己的立场是「站在社会的中间」。


范德贝伦的当选,着实让布鲁塞尔的欧盟层峰松了一口气,但是,支持霍佛的因素并未因此消失,民粹的话题与对立的氛围依旧在选后的奥地利持续扩散。


法国大选 保守派暂保优势


随着两个重要指标性投票与选举的结束,欧盟高层的焦虑转移到了即将举行大选的法国。历经数次造成大规模伤亡的恐袭,法国极右派的声势正逐节上涨,主张脱欧反移民的极右派领袖玛琳.雷朋的行情甚至一度威胁保守派人选费雍。民调显示,两人恐将在大选第二轮一争高下。
   
虽说目前费雍以65%的民调支持度大幅领先玛琳.雷朋,但在历经全球民粹风洗礼下的「黑天鹅效应」扩散下,相信绝对不会有任何媒体敢打包票不会出现变数。至于左派的行情,在奥兰德乏善可陈的政绩表与内部候选人的纷争不断下,其所代表的社会党在本次大选恐已回天乏术。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美国务卿人选现黑马 罗拉巴克后来居上

    下一篇: 肯尼亚油罐车爆炸42死 警察:现场太恐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