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常委会已成为习全面改革的障碍
2017-01-08


习近平上任以来,推动各项改革,遭到江派利益集团的强烈阻击。有文章表示,习当局早已认识到现有的中共决策模式,也就是政治局常委分权管理模式,已成为推行全面改革的羁绊。这之前,习近平当局不断释放废除常委制的信号。

在中共体制架构下,中共中央政治局是最高领导权力机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是最高决策机构。常委会也被称为中共体制的顶级黑箱,它是博弈的产物。常委会内外的权力斗争历来是风浪迭起。

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江泽民面临退休及害怕遭到清算,恋权的江无奈交出中共总书记的权力后,硬把常委数量从七人增加至九人,塞入政法委的罗干、宣传口的李长春,使政治局常委成寡头政治,各管一摊,致使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实权被架空。

中共“十八大”上,“九常委制”变回“七常委制”。习近平上任后,为了避免和削弱中共江派人马的权力与搅局,只能实施“小组治国”方略。

习近平当局通过反腐运动拿下大批江派高官,同时不断收回权力,先后成立了“深改小组”、“国安委”、“财经领导小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等十多个重要小组,习近平兼任了这十多个中央领导小组的组长或主席。

据《香港01》报导,习近平以“小组治国”取代政治局体制,将小组集成为政治运作的最高权力机构,显然是认识到现有的中共决策模式,也即中央政治局会议决策、政治局常委分权管理模式,已经成为推行全面改革的羁绊。

报导提到,现有决策模式最为突出的是“九龙治水、各管一摊”的混乱局面。有媒体曾如是分析“九龙治水”的危害:这种局面本质上就是权贵操控国家政权的寡头政治,使国家陷入帮派化、团伙化被分割侵掠的状态中。同时,这种局面更造成了整个国家官僚贪腐泛滥、权贵强取豪夺。

报导认为,由于局面积重难返,任何深度和广度的改革,都不可避免地面临来自各方的阻力和抵抗。所以习近平悄然以“小组治国”的模式取代政治局体制。报导称,这些小组并非如外界所言只是单纯为了集权之目的,更多的还是冲破改革阻力、摆脱现有官僚机构羁绊的有效手段。

有海外媒体报导,习近平早对常委制不满。虽然拥有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这些职务,习仍然去担任包括深改组在内的各种小组的组长,这就是一个他对常委体制极端不满的信号,也是他对现今中共整个机构体制极为不满的例子。

现今的七常委中,张高丽、刘云山和张德江是江泽民的亲信。在习不断打击江泽民之时,部分常委与习之间的矛盾也不断激化,严重阻碍著习执政。

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表示,习近平的“小组治国”方略,其实就是对中共常委制的否定。

随着中共“十九大”的临近,习近平当局不断释放废除常委制、建立总统制的信号。

港媒2016年5月报导,习近平如果能顶住来自各方的角力干扰,中共体制会有令人难以想像的变革,将会取消政治局常委制,破除“七上八下”的年龄划线规则,废除隔代指定接班人的做法,这些都会循序推进。

就有关取消常委制的说法,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智囊、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政治系、历史系教授吴国光去年7月曾对外媒表示,这是习近平的策略,达不到目的“就把桌子掀了”。

在去年六中全会上确立“习核心”后,习近平频频针对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放重话,并对他们提出包括“十方面的要求”及“10条政治规矩”等,释放强烈政治信号。

此前有多个消息表示,习近平在下届或有意外举动。 
    来源: 古清儿 责编: Kitt

    上一篇: 习近平智囊李书磊再进阶 任王岐山副手

    下一篇: 周永康亲信孙永波辞去黑龙江副省长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