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不听话,大唐顺手就把朝鲜三国之一的百济给灭了
2015-11-23
在朝鲜半岛的历史上,也曾经与中国的魏蜀吴三国一样,也有过三国时代,而且由于地方狭小,这三个国家存在的时间都还很长,比如百济从公元前18年,一直到公元660年在唐新联军下灭亡,其实百济原本可以不亡国,也曾是海上强国,但是却因为不听大唐的话,大唐一怒之下,就把百济给灭亡了。

事情要从朝鲜半岛上国家建立说起,大概在公元前37前左右,朝鲜半岛上除了汉四郡之外,朝鲜半岛的南端都是众多的部落,这个时候扶余的王子朱蒙来到朝鲜半岛建立了高句丽,高句丽建国后,迅速扩张,逐步吞并了其周边的扶余、沃沮、东濊并吞并汉四郡。但是并没有覆盖朝鲜半岛全部的领土,而朱蒙有三个儿子,温祚王、沸流和琉璃王,琉璃王被立为太子,温祚王、沸流一看继承无望,于是带着部分高丽人南下汉江盆地,温祚听从追随者建议,在慰礼城(现在的韩国河南市)建城,并立国号“十济”。对的,你没看错,刚开始是叫十济的,而且当时朝鲜半岛建国很容易,随便找个地就可以建国了。

不过沸流不理睬这个建议,认为临海而居更好,并在弥邹忽建城(现在的韩国仁川广域市)。可是当时在弥邹忽的盐水和沼泽对于大多数人来讲难以忍受,与此同时慰礼城的百姓却繁荣地生活着。沸流于是异想天开前往慰礼城并要当十济国王。你说这个沸流天真不天真?这个温祚当然不同意。于是沸流对温祚开战,凭沸流的智商,最后不用想输给了温祚。不过沸流有点自尊的, 因为羞愧,沸流自杀。弥邹忽的百姓于是搬迁到慰礼城,温祚也高兴地接纳了他们并改国号为“百济”。有百姓济海乐从的意思。从这个百济的释义就知道这些人深受汉文化的影响。

百济建国后,也不可避免的走向了扩张的道路,并且跟自己很有渊源的高句丽有了战争,在近肖古王(346年-375年)时期,百济通过与高句丽的战争向北扩展了疆土,同时向南消灭了残存的马韩部落。近肖古王时期,百济到达其鼎盛时期,其疆土涵括了现在西朝鲜(除了平安北道和平安南道)的绝大部分。371年,百济在平壤(原乐浪郡)打败了高句丽。当然,后来高句丽有夺回了这些领土。

5世纪,高句丽南扩。在高句丽的军事威胁下,百济开始丧失北方土地。475年, 高句丽攻下慰礼城(今首尔)。475-538年,百济被迫迁都于熊津(现在的公州)。从此百济从此进入熊津时代。这个时候新罗也开始强大,朝鲜半岛进入朝鲜三国时代。

▲朝鲜三国时代

三国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时为友时为敌。新罗最初与高句丽结盟以对付百济与倭国。随着高句丽的南下,新罗开始与百济结盟对付高句丽。新罗从百济手中夺到被高句丽霸占的汉江流域后,疆土抵达黄海,新罗的强大,引起了百济和高句丽的恐慌,于是高句丽和百家联合起来对付新罗,新罗对付两个国家有点吃力,所以开始与中国唐朝结盟对付百济和高句丽。

643年,新罗传书说百济联合高句丽攻打新罗,请求唐朝援助。645年,唐太宗乘高句丽国内政变之机,亲率十万大军进击,但没能攻下高句丽。百济一看有机可乘,趁唐军和高句丽战争期间,继续进攻新罗,又连夺十数城。对于新罗雪上加霜的是,唐太宗病故了。唐军遂从高句丽撤兵。

太宗之后就是唐高宗即位,唐高宗即位后,新罗看到换了唐朝皇帝换好了,治丧也结束了,于是有急报唐朝,请求大唐的援助,但是高宗一方面新登基皇位未稳,另一方面,百姓也要休养生息,所以接到新罗的急报,并未出兵,而是循唐太宗旧例,赠百济国王玺书,令其退还所夺新罗城池。

就是在这个事件的决策上,导致了百济的灭亡,其实百济曾经在近肖古王曾向晋朝朝贡称藩,但是这次百济见唐太宗出兵高句丽也不曾有什么实质性成果,因而置唐高宗玺书于不顾,进而再次联合高句丽出兵新罗,655年,再夺新罗三十余城,新罗告急。

此时新罗王的弟弟金仁问发挥了重大作用,如果没有金仁问,说不定灭亡的是新罗了,在金仁问的协调下,唐朝与新罗最终达成协议共同攻打百济。这样唐朝就可以联合新罗从南北两面共同攻打高句丽。于是唐高宗决意于显庆五年(660年),派左卫大将苏定方统水陆军共十三万出兵百济,以解新罗之危。苏定方大军从成山(今山东荣成)由海路出发,进军百济,船帆千里,随流东下。新罗武烈王闻讯即率军五万与唐军会师,显庆五年(660年)七月,百济为唐、新联军所灭。苏定方留郎将刘仁愿等驻守百济王城,自押俘虏回国。

▲唐征高丽百济之战

此战的结果就是百济被新罗吞并。百济义慈王和儿子被带到中国洛阳,同年,义慈王病死,葬在邙山孙皓、陈叔宝的陵墓之旁。一批百济贵族逃往日本。

虽然后来百济的流亡贵族又发起了百济复国运动,联合日本攻打唐新联军,不过最终惨败,百济复国运动也就此结束。

五年后,大唐灭亡了高句丽,新罗通过与唐的战争,统一了朝鲜半岛,而百济从此成为了历史,若是当时百济王接纳了唐的玉玺和国书,统一的说不定就是百济啦。可见听大哥的话很重要啊。
    来源: 网络 责编: Kitt

    上一篇: 故宫博物院命运多舛

    下一篇: 画里说画: 死神和守财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