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与做人趣谈(三)

作文与做人趣谈(三)

2017-02-18


从摹仿到创造
张小菊同学的一则日记
半个月前,我做了一件傻事,这十多天里,心中好像钻进一个肮脏的老鼠,折腾得好难受啊!我刚学习了课文〈白杨礼赞〉,就写了一篇作文〈老槐树礼赞〉。课文说:“白杨树是不平凡的,我赞美白杨树!”我就写:“老槐树是不平凡的,我赞美老槐树!”课文写白杨树“一丈以内一律向上,绝无旁枝斜出”,我就写“老槐树五尺以内一律向上,绝无旁枝斜出”。课文写:“白杨树象征了朴质的农民”,我就写:“老槐树象征了勤劳的工人……”。

我把作文誊写后上交给了王老师,但是,草稿却放在家里的桌子上,被我爸爸看见了。他在吃晚饭的时候,当着弟弟的面,念了一遍,还一边念,一边笑话我。妈妈也笑得直不起腰,弟弟笑得把一口饭都喷出来了!这时,爸爸又抓住时机,说了一句俏皮话:“小菊的大作,真是令人喷饭啊!”

这一个星期里,我天天像怕被人发觉的小偷似的,提心吊胆,深怕王老师把我的那篇“大作” 在课堂上念了出来。今天的第三、四节课,就是王老师的“作文讲评”了。我感到有些头晕,就早早的回到座位,伏在桌上,等待老师的批评。

王老师开始讲课
他像往日一样,平静、安详、循循善诱。他说:“大匠诲人必以规矩,学者亦必以规矩。可见,初学写作的同学们,摹仿课文是正常现象,见到好的就想学,本身就是一种好愿望。”(我听到这话,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我那绷得很紧的神经,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

王老师接着讲:就人们学习语言和写文章的发展过程来看,完全离开摹仿,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孩子学习语言,就是从摹仿大人开始的。作文也有一个从摹仿到创造的过程。宋代大诗人陆游就曾说过:“我昔学诗未有得,残余未免从人乞。”“从人乞”就是摹仿别人。陆游这样的大诗人,也曾经摹仿过别人嘛!但是,摹仿毕竟是写作的低级阶段,它有待于进一步去发展,去提高!

怎样由摹仿走向创造性的作文呢?俗话说:“比着葫芦画个瓢”,摹仿的是葫芦,画的应该是瓢。在摹仿中,应该准确、恰当的写出自己的新内容——瓢!

由摹仿到创造,这个过程,有的人持续的时间很长,有的人却比较短。要想缩短这个过程,就得讲究方法,而不是生搬硬套。比如:学习课文的结构安排,摹仿它的开头、结尾的方法,来写自己的内容;学习课文的表现手法,摹仿它的肖像描写、行动描写、细节描写等等技巧,来表现自己的人物特点。这样摹仿,就是好的。

为了说明甚么是正确的摹仿,我们来举一个例子:张小菊同学,由生搬硬套而写出的〈老槐树礼赞〉,她的家人,都笑说那是一篇喷饭之作,她没有被笑倒。她主动找到我那里,积极主动的学习正确的手法,另写了一篇〈桂花赋〉,终于写成了。这样,她就从单纯的摹仿,走进了学习与创造的阶段。张小菊同学,学习了几位著名作家写的〈菊花赋〉、〈兰花颂〉等优秀作品,但不是生搬硬套,而是学习他们的基本手法,吸取其神韵与技巧,写出了自己的〈桂花赋〉。

〈桂花赋〉全文
桂花,当开花的时候,在浓郁的绿叶丛中,托出许许多多小黄花,整个树周围都被花儿的香气缭绕着,并向远处扩散。人们不经意的走过树旁,当香气沁入他的肺腑时,他一定会赞叹的说:“真香啊!”

香,是桂花的特点。人们爱桂花,就是因为它具有那独特的香味。

我家住在公园附近,每当桂花盛开时节,整个公园都充满香味。就连我们在家中,也能闻到飘来的桂花香。每天都有许许多多的游人,来到公园,赏花饮香,流连忘返。人们临走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对着桂花,再一次依依难舍的、深深的吸一口香气……

花香、花美离不开种花的人。平时,我常进公园,经常见到工人们在精心修剪桂花树,喷洒药水。小时候顽皮,有时爬到桂花树上,老工人看见了,便十分心疼的抱我下来,教育我要爱护花木。我从老工人的话语中,了解到他们对一花一树都有深厚的感情。是啊!如果没有这些园林工人的精心护理,树怎么会长得这样大?花又怎么能开得这样美、这样香?花,是香是美的,人们的生活中少不了花。我爱桂花,是因为它的香气清芬;园林工人更爱桂花,是因为这花香中倾注了他们辛勤的汗水。

赏花者,请不要忘记了那育花的人!

做人趣谈
王老师把〈桂花赋〉念完了,同学们都领悟到怎样正确的学习课文,怎样由摹仿走向创造的途径。

我没想到王老师会在课堂念自己的新作,予以表扬。我原先是准备挨批的,现在却受到表扬与鼓励,实出意外。但是,当我正在高兴的时候,却又受到了批评。

王老师讲:张小菊在受到家人取笑的当初,心里还着实难受。如果她当时心里不难受,并且笑着讲:“我的作文,能让各位喷饭大笑,增进食欲,有益健康;这样看来,你们还应该感谢我呢!” 你如果能以自嘲的方式,加入到共同欢笑的行列之中,那你就有大将风度,而不是个孩子了。处变不惊,堪为大将!人是应该经得起各种风雨的……

这一点,我当时没有做到,同学们也没有想到,但是经老师一讲,他们都明白了:人应该笑着与旧我告别,一步步的走向成熟……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