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金融反腐 习近平或让这几个部委消失
2015-11-17

自习近平上台后即对阻挠改革的江泽民派系势力进行大整肃,中共官场出现大震荡。大批官员被处理后,官职出现很多空缺。目前,中国金融系统反腐已全面铺开。也使得金融监管的格局发生变化,对整个金融系统产生影响。

金融系统黑幕重重 反腐成为重头戏

据大陆官方消息,2015年中央第三轮巡视将巡视31家单位,其中包括央行、证监会、保监会、银监会,以及五大国有商业银行、上交所和深交所等21家金融单位。

目前,中国金融系统反腐已全面铺开。11月13日,证监会副主席姚刚被调查,港媒披露,姚刚落马原因是涉与境外合谋做空大陆股市;9月中旬,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被查;之前中信证券包括总经理程博明、董事总经理徐刚等在内的多名高管被调查。

大陆媒体披露,被称为救市主力的中信证券和扮演救市总指挥的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在此前的大陆股灾中合演“贼喊捉贼”;而中信证券的程博明、徐刚被指是作为中信证券副董事长刘乐飞的得力助手。刘乐飞是中共江派现任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之子,被认为是中信证券的实权人物。

几个金融监管部门或将消失

目前,被习近平当局反腐打下来的官员九成以上是属于江泽民派系势力,而且有过半是紧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而遭到“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并上了“恶人榜”的。习近平上台前后,一直是江泽民集团的政变暗杀对象,所以习近平上台后多次放言“开弓没有回头箭,反腐没有休止符”,表示反腐形势依然严峻,“是一场生或死的政治斗争”。由此可见,习近平的反腐没有停止的迹象,而且打击力度还将加大,直逼最后的“大老虎”曾庆红、江泽民。

在这种打击力度下,中共官场出现了众多的空缺。以山西省为例,2014年,13名山西省委常委中就有5名被查处,仅山西省管系统,官员空缺将近300人。

涉及中国金融系统的政府部门主要为央行、证监会、银监会和保监会(俗称“一行三会”),因为金融领域是国民经济命脉,中国经济各领域都被中共权贵阶层把持,牵一发而动全身。尤其江泽民派系曾在金融系统经营多年,这意味着这金融系统反腐的冲突将更激烈。

中共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建议将“一行三会”合并为统一的综合监管机构。尹中卿11月13日表示,当务之急是要充分发挥由央行牵头,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参加的金融监管协调部级联席会议的作用。把央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合并为统一的综合监管机构,设立中国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或者是隶属国务院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实现金融业的统一综合监管。

而近期朱镕基前秘书、中央汇金副董事长李剑阁也频频释放金融监管变局信号。11月5日财新传媒举行的第六届财新峰会上,李剑阁在演讲时表示,上个世纪90年代形成的金融领域分业监管的框架,已经形成明显的利益固化、部门分割状况,已不适应中国金融发展。五中全会公报提出,要改革金融监管框架。这意味着,下一步要改革“一行三会”的金融监管框架。

在中共五中全会上习近平称,近来频繁显露的局部风险特别是近期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说明,现行监管框架存在着不适应中国金融业发展的体制性矛盾,必须通过改革保障金融安全,有效防范系统性风险。

“一行三会”监管有诸多盲区 危机频繁出现

1983年9月央行开始行使中央银行的职能,1992年成立了证监会,1998年10月成立了保监会,2003年4月成立了银监会,由此形成了中国目前“一行三会”构成的分业监管体制。

但这些金融监管部委存在不作为的情况,要么什么都管或什么都不管。今年6月,北京官媒发表评论《治理官员不作为要下猛药》,在文章中承认“目前不能断言官员不作为普遍存在,但其在一定范围内蔓延却是不争的事实。”

例如,在今年6月股灾的触发点是清查配资,而配资则有银监会与证监会协调不当的因素。银行用理财资金给投资配资,银监会是能掌握其总数的,但没有将这情况告知证监会。这导致证监会并不掌握整体配资数据,也不知市场杠杆水平,出手清查配资触发股灾后,才会那么不知所措。
    来源: 辛荷 责编: Kitt

    上一篇: “最危险的女人”为习近平金融战支招

    下一篇: 广电总局全面封杀电视盒:所有盒子都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