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吓蒙了 女记者近距离接触令计划细节(图)
2016-09-18


前“大内总管”令计划落马后,香港商报记者木子在该报撰文,回忆了几次与令近距离的接触。“记得第一次面对面见到他,是两会期间,在大会堂北门口,小记刚堵完部长,正打算离去,突然见到有一辆奥迪快速驶到门前,接着,好几个人拥着一位身材不高,戴眼镜的官员出来,毕恭毕敬地把他送上了车。那个气势,连一向敢窜的小记也有点被吓到了,不敢上去堵访。”

据多维披露,坐在贵宾楼,香港商报记者木子看到刚刚公布令计划被移交司法机关的消息,无限唏嘘。



这两天,刚好是香港某商会两年一度的访京时间,两年前,即2013的夏天,我就是在令计划宴请该商会访京团的晚宴上,和这位话题人物有过一次较长时间的交流。

当时已传有问题才被调任统战部部长的令计划,并没有因为传言而有所忌讳,在席间举着酒杯,谈笑风声,笑容几乎没有从脸上消失过,看不出有任何心事,在这个场合,完全尽到了一个统战部长的职责。

在此之前,小记和他有过一面之缘,所以见到小记,他笑说是见到老朋友了,还主动提起了话题:"我对你们香港媒体都很熟悉,以前在办公厅,香港报纸是必看的,胡主席出访,很多的采访都是我安排的。"一边讲一边哈哈大笑,不时又和小记碰碰杯,笑言"我的酒量还是不错的,红酒能喝一点,对身体好。"

整个聊天过程持续了约十分钟,这算是很难得的了,也让他的下属有点紧张,又不太敢走近打断,最后令计划把他们叫了过来,一一介绍,并留下手机号,着小记有事直接找他们。后来,小记真的有再联系,可些怎么样也无法再接触到令部长了。

在我接触到所有的内地官员中,令计划应该是气势最强大的。虽然是朝中重臣,但媒体很少机会能接触到他,尤其在其任办公厅主任时,几乎没有直接出现在媒体的场合里。

记得第一次面对面见到他,是两会期间,在大会堂北门口,小记刚堵完部长,正打算离去,突然见到有一辆奥迪快速驶到门前,接着,好几个人拥着一位身材不高,戴眼镜的官员出来,毕恭毕敬地把他送上了车。那个气势,连一向敢窜的小记也有点被吓到了,不敢上去堵访。两会期间,出入大会堂的都是大官,部级干部最多就跟个秘书,有的只有司机在等,身边围着一堆人的,最多就是警卫局的头,来了,旁边执勤的小头都围上去,要不就真的是大领导,所以令计划真的来头不小。等小记反应过来,车已开走了。

第二次见到令计划,他已被调任统战部了,不是政坛明星,但还是同样的气势庞大。

那是2012年的国宴,由于嘉宾云集,这个场合基本连秘书都没有跟进场,一般部长都是单刀赴会。在散场时,人快走光了,小记当时刚好扭伤了脚,走得不快,突然见到有十来个人,拥着一位个子不高的西装男从大会堂正门口走出来,这样的架势是很难见的,小记使了使眼神,见到是令计划,这次没有被震住,赶紧扭着伤脚走上去,一如所料,他身边的黑衣人一下挡住了去路,小记见势不对,高喊了一声"令部长",果然有效。

令计划停了下来,叫住了黑衣人,小记才得以突围而进,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言中的前大内总管,但可能一挡受了小惊吓,小记讲话有点紧张,反而是令计划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问询了小记的一些情况:"你们报纸报得怎么样呀?""你在北京惯不惯呀?多长时间回一次香港呀?"当时也没有想到甚么好问题,又不能问人家儿子的传言,结果就随便客套了几句,走的时候,令计划还不忘展示NICE的一面,"欢迎你随时来统战部做客啊!"

有人评价,令计划八面玲珑,心里素质超好,三次短短的接触,小记深有同感。只不过,不知道这份聪明在官场上是帮到了令计划,还是害了他,让他在堕落道路上越走越远。只能讲,聪明是把双刃剑,就看你怎么用了。

明天中午,该商会又将再造会统战部,但物是人非,不知还会不会有团友记起这位已在牢狱之中的前部长。两年前拜访的时候,拍下了很多合照,据摄影师后来讲,令计划出事后,他都不知道要不要把照片传给大家,"你知道,广东人是有些忌讳的啦!"是啊,怪不得大家现实,台上官当然是大把人捧,阶下囚当然是避之若吉。

不在政场,小记倒没有甚么忌讳的,唯一遗憾的是,从此至终,没能采访上这位传奇的大内总管。反而,如果有机会,能采访到狱中的令计划,肯定要比在位的他更精彩,更令人期待。

这应该是个难以实现的愿望吧,还是早点睡,梦里或有机会哈。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

    上一篇: 中共“十九大”前 中南海头号智囊王沪宁职位生变?(图)

    下一篇: 王珉酒友疑涉贿选案离任 是袁宝璟案关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