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暴将临?北京最神秘顶级会所被连夜拆除
2016-11-28

近日,有知情人士在网上曝料称,北京最顶级、神秘的私人会所〝中国会〞,不久前已经被〝连夜拆除〞。这座国内唯一建在北京〝王爷府〞里的顶级会所,曾是中共最有头脸的人物集散地。有分析认为,在习近平铁腕〝打虎〞的大气候下,曾经盛极一时的中国会被匆匆低调拆除,不排除将牵出这个会所的圈内大佬。此前在令计划的〝西山会〞与郭文贵的〝盘古会〞中,已经有大量〝老虎〞落马。


京城四大会所各有所好

微信公众号〝拆哪儿〞,日前在网上曝光了北京几家最顶级会所的神秘内幕。在北京,中国会与京城俱乐部、长安俱乐部、美洲俱乐部齐名,并称京城四大会所。如果把北京香港马会也算上,最顶级的会所就有五个。当然,其他不显山不露水的小规模会所就更多了。比如常常见诸报端的盘古会、西山会等等。


长安俱乐部、京城俱乐部、美洲俱乐部都是在大型企业的旗下。长安俱乐部的背后是富华集团,京城俱乐部背后是中信,美洲俱乐部背后是华润。


北京这四大会所的定位也各有不同。长安俱乐部是政要的天堂,京城俱乐部是超级富豪的俱乐部,美洲俱乐部是顶级海龟的大本营。而中国会,则是二代们、有背景的企业主以及外国首脑和使节的最爱。


〝中国会〞已经面目皆非

据报导,中国会是北京最顶级的私人会所,这不是一个随便进的地方,即便你有钱也不行。这座院子曾是一座清朝的王府,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中共建政后被改造成四川饭店。中共第一代领导集体中有不少川籍人士,经常光顾这里。邓小平最喜欢这里的宫保鸡丁。中共收回香港前夕,这里被香港商人邓永锵承包下来,改造成私人会所〝中国会〞。


据知情者爆料,最近二代圈子里有一个很热的话题:辉煌了20年的〝中国会〞已经被拆掉了。虽然从外面看,一切并无不同,但其实里面已经翻天覆地,变得面目全非。


一些挪得动的旧家俱,如沙发、茶几、班台、陈列柜等,已经被北京西城区法院拍卖掉。而挪不动的,基本都拆掉了。院子里雕梁画栋的古建格局不复存在,连地上的砖都刨掉了。盛极一时的中国会就这样退出历史舞台。目前它的官网已经打不开了。


揭〝中国会〞神秘面纱

北京坊间有很多关于中国会的传说,但真正进入其中的人不多。公众号〝拆哪儿〞说,这样的会所,正门通常是不开的,如果要进入,需要从侧门,出示预约或邀请信函,才能进入,还要由专人引领到固定房间。


中国会曾由几个连接的庭院和休息室组成,总面积大概10万平米。其中包括可容纳250人的宴会厅、3个主厅、17个单间及1个图书馆形式并可供客人呷雪茄的酒吧。内有4个露天庭院。俱乐部还拥有会员套房、会员商务中心等。


中国会最盛的时候,是北京最有头脸的人物的集散地,这里来来往往的都是大人物,政客、企业家、资本精英、演艺明星穿梭登台。


中国会有严格的准入门槛。著名会员如陈东升、王雁南、刘婷婷等。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法国前总统希拉克、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等,都曾是这里的客人。〝中国会的一切都是古董,只有人是新的〞,这是在中国会会员中流传的名句。


据说当年邓永锵在装修中国会时,耗资800万美金,耗时九个月。坚持了20年,这个悉心经营的高端人脉圈子,随着中国会被拆而轰然倒塌。但在明面之下,这个圈子其实还以另外的形式维系着。


中国会分别在香港和北京、新加坡设有会址。据香港中文媒体此前报导,设在香港的中国会位于香港最繁华的金融中心地段,香港中环银行街中银大厦13至15楼,共三层楼,同样由邓永锵创办及经营。1991年9月8日开幕,是香港富人饭局聚会的地点之一。据了解,其收取的入会费,非普通大众所能负担,因此对于普通百姓想要进入这样的场所,也是非常难得的事情。


西山会和盘古会核心圈纷纷被抓

从此前曝光的相关内幕来看,加入各类私人会所的政要大部被抓捕法办。随着中国会被匆匆拆除,加入该圈子中的人物命运将发生何种转折,有待关注。


掌控西山会的前中办主任令计划,已经被判无期徒刑,西山会的主要成员也纷纷被抓,包括: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兼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令计划的二哥)、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和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中宣部副部长申维辰、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金道铭、山西省委常委和副省长杜善学等。


此前媒体报导,北京〝政泉控股〞幕后老板郭文贵经营的盘古会,背后有两大靠山:令计划和曾庆红。盘古会汇聚了一批政商显贵,成员包括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河北政法王张越、原公安部一局局长林强、前天津市长戴相龙的女婿车峰等人。


时至今日,上述人马有的被抓捕判刑,有的失联。只有郭文贵逃往海外。此前有报导称,郭文贵的后台是令计划和曾庆红。

 

    来源: 宋文华 责编: Kitt

    上一篇: 中共间谍举报 新加坡军车过境被扣

    下一篇: China’s Growing Trade Deficit with US, Rising State and Corporate Debt: Very ‘Concerning’ Says Congressional 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