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官员新年坠亡 中共建政后现三次自杀潮
2017-01-04


2017年的第一天,中共江苏太仓市副市长朱万里坠亡。近年来,“官员自杀潮”已成为中国大陆独有的怪象之一。

分析指,中共建政60多年来已发生三次自杀潮,第一次是1949年到1952年的民族资本家自杀潮;第二次是1957到1967年前后约十年的知识分子自杀潮;第三次是2012年至今的官员自杀潮。

官员“自杀风”不停

2017年1月1日上午9时27分,太仓市副市长朱万里被发现坠落在开发区宁波路某大楼的停车场,当救护车到达现场时,朱万里已死亡。

官方通报称,近阶段朱万里的身体状况不好,未提朱坠楼的原因。

朱万里所在的江苏是江泽民老家,是中纪委的重点目标之一,被指是“重灾区”。

时评人士陆森分析指,当前的反腐形势有目共睹,腐败官员在反腐高压下若惊弓之鸟,夜晚做噩梦,白天怕警车,成天提心吊胆,怕清算落到自己头上。

据统计,从2012年11月当局反腐至2016年7月底,仅官方公布的数据,已有1,235宗中共党政军官员自杀事件。朱万里坠亡是官方公布的2017年的第一例。

原四川成都工商税务系统的一名正科级官员王女士表示,由于中共官场的潜规则和集体腐败,官员往往为了所谓的“政治前途”而寻找靠山或是同流合污。一旦贪腐案发,特别是基层官员最容易成为替罪羊和牺牲品,而且只要他们坦白罪行,就极有可能连累其家人和亲友遭到报复。

中共推崇所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刑讯逼供在中共体制中已是常态,若不坦白,这些官员可能面临酷刑或精神折磨,依然是生不如死。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认为,只要中共体制存在,官员“自杀风”就不会停止。官员选择自杀也源于中共体制几十年来制造的恐怖气氛。

上海高楼两侧无人敢走

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说放弃就放弃,这背后有着一种怎样的力量在推动?陆森认为,是中共制度让他们落得今天的下场。“自杀成风”在中国一直在不断发生,中共建政以来,中国大陆还出现过民族资本家自杀潮以及知识分子自杀潮。

第一次自杀潮发生在中共建政后进行的“三反五反”和镇反运动中。

据说在当时的上海,高楼两侧无人敢走,怕突然被上面跳下来的人压死。当时中共所谓的“反偷税漏税”是从光绪年间上海开埠算起,资本家倾家荡产也交不起“税”,想死又不能跳黄浦江,因为会被说成去了香港,家属还要继续被逼迫,只好跳楼而死,让中共看见尸体好死了心。

对大量市民“被自杀”的惨状,当时上海市长陈毅每天晚上听汇报时会问:“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实际上是问又有多少商人跳楼。

在中共改造的腥风血雨中,不堪屈辱而轻生的人中有不少是中国著名的民族资本家。

2006年,中华老字号品牌价值百强公布,冠生园居食品商号榜首。其创办人冼冠生,民族实业家,从上海的一个地摊小贩,摸爬滚打成为上海旧时四大食品公司之一的总经理。在1952年“五反”运动中被诬犯有“五毒”,冼冠生遭遇侮辱性逼供后,从冠生园大楼上跳下,毙命于南京路上。

卢作孚是爱国实业家,民生公司创始人,中国航运业先驱。1938年曾不顾日军轰炸,抢运后撤人员和迁出物资,导演了中国版敦刻尔克大撤退。抗战期间,民生公司共抢运150余万人、物资100余万吨,因遭日机轰炸牺牲100余人。1950年卢作孚携大批轮船回大陆,后在中共的批斗运动中,被污蔑贪污,不堪侮辱服毒自尽。

在乡下土改中,许多乡绅以所谓反革命罪被镇压了,留下孤儿寡母继续接受“疾风暴雨似的阶级斗争”,不堪屈辱的妻儿最后还是选择自杀。

中共建政初期在中国社会消灭了私有制,抢夺了中国民族资本家、乡绅的私有财产,消灭了他们的肉体,同时,也断绝了他们所传承的民族的精神和文化。

知识分子自杀的数量惊人

第二次自杀潮主要是知识分子,这期间知识分子自杀的数量惊人,自杀最多的是专家、学者、教授、作家。

这些自杀者分布的单位也很集中,以高等院校、作协文联、艺术团体为主,这些职业特点符合中共“反右”和“文革”的直接指向。由政治迫害而导致的人格侮辱,是许多知识分子自杀的直接原因。

著名作家老舍在1966年8月23日遭到了残酷的“批斗”。第二天,老舍在北京西城区太平湖投湖自杀。据说在老舍死后,还有很多人在太平湖自杀,但是无从得知他们的姓名。

那时的自杀,有为数不少的是夫妻结伴走上黄泉路。著名翻译家傅雷夫妇不堪忍受红卫兵的殴打、凌辱,1966年9月3日双双自杀,仅过了三天,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杨嘉仁教授和夫人程卓如副教授于9月6日也自杀死去,又隔了三天,9月9日,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李翠贞教授也自杀身亡。

在这些自杀者中,还有张宗燧、饶毓泰,谢家荣、汤非凡四位学部委员,其中饶、谢曾是1948年中央研究院院士。此外,自杀的还有熊十力、周予同等国学大师。

自杀的知识分子以年富力强、正在事业高峰期的中年人为主,年龄主要集中在45至55岁之间。自杀的知识分子多数是社会的精英,他们在相关领域中已积累的知识和经验突然中断传承,因此造成中国在许多知识领域里的发展停滞。

时评人士谢泳认为,在一个没有自杀传统的国家里,突然出现奇异的自杀高峰,这一事实也提醒,对中共政权破坏中国传统文化的能力要给予特别注意;知识分子自杀现象的集中出现,说明民间社会的彻底消失,对一个社会的正常发展影响巨大。 
    来源: 章洪 责编: Kitt

    上一篇: 大陆新年〝第一枪〞:市委书记连中三弹 市长伤势不明

    下一篇: 攀枝花枪击案 现场民众披露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