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纪委八大“内鬼”干了什么
2017-01-07


日前播出的中纪委专题片首度曝光了8名中纪委系统的“内鬼”,其中5人曾经参办过薄熙来等多起大案。他们或对官员泄露问题线索、通风报信,或在官商之间充当“权力掮客”,总之是一边查贪官,一边自己贪腐。

中纪委8大“内鬼”曝光

1月6日,中纪委七中全会在北京召开。会前,中纪委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上中下三集全部播出。该片曝光了纪检官员贪腐典型案例,总共8名中纪委机关的“内鬼”出镜,除了已落马的魏健、曹立新外,其他6人都属“首度曝光”。

据《南方都市报》梳理,这6人分别是中纪委第十一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刘建营;中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原副主任、原正局级纪检专员、监察专员明玉清;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副处长袁卫华;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罗凯;中纪委第十二纪检监察室原处长申英;中央纪委第八纪检监察室原处长原屹峰。

刘建营曾参与过查办薄熙来、白恩培等大要案。但另一方面,刘建营安排家人在私人老板公司挂职吃空饷、帮家人承揽经营项目获利,最终自己被带走调查。

明玉清长期以来与多名领导官员、商人老板关系密切,频繁出入酒店,大吃大喝,进行权钱交易。而明玉清的弟弟、儿子等多名亲属和特定关系人也都因此获得巨额利益。

据明玉清自述,他的官商“朋友圈”有100多人,“这是一种权力、金钱、地位和利益结成的一种链条关系。”

袁卫华曾经参与查办过慕绥新、马向东、武长顺等大要案。但袁卫华一边想着当大官、一边又想着发大财,多次拿工作秘密来做交易,透露给对口联系地方的官员。在袁卫华到中纪委工作后,他的这种交易为其父承揽到总金额超10亿元的工程项目,而袁卫华则要求其父订立遗嘱,写明“家庭财产全部给大儿子袁卫华”。

据披露,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原市长黄兴国,曾趁著袁卫华在天津查办案件期间,主动与其接触,请袁卫华喝酒、吃饭,赠送名贵手表等贵重的礼物,打探武长顺案、杨栋梁案的相关信息,同时套取、打探关于黄兴国本人一些问题线索,袁都一一奉告。

罗凯和申英则采取更为隐秘的变相套利手段:既不用“打招呼”、也没有对外吐露秘密,只要在饭局上露露面,彼此心照不宣,就坐收了大量钱财。

他们在各自对口所联系的地方,通过饭局把商人介绍给官员认识,扮演着“权力掮客”的角色,由此以超低价购买到多套住房、商铺,收受的金条以公斤论。

中央纪委第八纪检监察室原处长原屹峰曾参与查办万庆良、朱明国等案件。其与商人串供对抗调查,教其妻“演戏”欺骗上级。

该片出镜的前中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主任魏健,在中纪委内部资历颇深。他曾处理过薄熙来等多件大案,中纪委形容,他原本是担任中央的“线人”,负责监察全国的贪官、甚至是不够忠诚的党员,但到头来反成为贪腐官员在中纪委里的代理人。而魏健负责的区域都是江派势力活跃的地方。陆媒曾引述消息指,魏健是因为向周永康“通风报信”而导致落马。

曹立新曾任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六室三处处长,分管领域包括山西。在调查山西腐败窝案中,曹立新试图在中纪委“捞人”反被查,终于2014年5月19日落马。

分析:习王配合为2017年反腐埋伏笔

1月6日召开的中纪委七中全会上,习近平讲话时表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不敢腐的目标初步实现,下一步要推进“标本兼治”,推动国家监察体制改革。

去年12月25日,习当局通过了在北京、山西、浙江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该决定于次日正式试行。根据决定,监察委员会与纪检合署办公,由纪委领导,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

在上述中纪委专题片中,刘爽以中纪委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主任身份亮相。港媒表示,王岐山点将得力助手刘爽出任新成立的中纪委检监察干部监督室主任,就是利用中纪委人员监督中纪委。

时政评论员谢天奇分析,习近平在中纪委七中全会上的讲话与王岐山的动作相呼应,强调净化纪委系统,为2017年的更深度的反腐风暴埋下伏笔,也为监察体制改革及“十九大”人事布局作先行部署。纪委系统在新成立的监察委员会占有主导地位;习、王加强清洗纪委系统,为后续切实掌控监察委提供保障。

另外,目前正处地方换届及“十九大”代表选举敏感期,按照规定,纪委系统将负责先行考察换届人选及代表候选人初步人选。王岐山清理门户,可通过嫡系纪检官员从源头上甄别、清洗换届人选及代表候选人中江派人物;这样,习近平可完全掌控“十九大”局势。

同时,习讲话中再度强调反腐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定性“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不敢腐的目标初步实现”,或进一步影射江派的“终极大老虎”江泽民、曾庆红。
    来源: 方晓 责编: Kitt

    上一篇: How the US Could Win a Trade War With China

    下一篇: 南京假国有银行诈骗得手四亿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