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审核断网 各界批评多
2016-07-06


中共人大正审议一项网路安全法,这项法律草案授权当局可以在出现所谓的〝突发社会安全事件〞时封锁互联网,阻断所有上网通讯,引发各界批评。有律师认为,这是当局对公民的言论自由、通讯自由权设立的又一只〝黑口袋〞。

6月27号,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第二次审议〝网络安全法草案〞。这份草案规定,处置重大突发社会安全事件,需要时可以在部分地区对网路通信采取限制等临时措施。

《美国之音》报导认为,这项法律草案没有明确说明〝突发社会安全事件〞的定义,这可能指代任何小到局部抗议、大到大规模暴动或暴力袭击的事件。

草案规定,地方政府在关闭互联网之前,必须要得到中央批准,当局被允许保持互联网关闭状态的时间长短不得而知。

大陆的李向阳律师说,这种界定不清的法律草案,实际上是当局多设一只〝黑口袋〞,把公民的通讯自由权、网路言论自由权装进这个〝黑口袋〞里去。因为中共没有底线,这种立法,也可以看作是用来保护肆意欺压民众的权贵阶层。

大陆律师李向阳:〝假如真的影响了民族的生死存亡大事,影响了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的大事,假如断网、断通讯能给平民百姓、能给国家带来利益的话,那是可以的,怕就怕在他们为了维护极权统治,而去封锁通讯、封锁网路。〞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则说,这种法律违背宪法。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当局采取这样一条立法,实际上是违背宪法,关于新闻自由和保障民众基本权利相关规定的。众所周知,在突发事件发生的时候,第一时间客观真实的记载事件发生的真相,有助于建立一种完善的社会机制。〞

黄琦表示,中国社会矛盾极其尖锐,没有舆论和民众的监督,仅依靠官方处理所有社会问题是不行的。

黄琦:〝必须有舆论的监督,和民众的监督,才能够将一些官方不能够解决的问题,通过新闻监督之下,能够得以修正,让问题得到处理,我想对于中国社会长远健康有利的角度上来说的话,当局应当放开新闻自由,停止一切限制新闻自由的立法。〞)

黄琦说,网路封堵,实际是一种暗箱操作,容易导致执法人员为非作歹、草菅人命,类似事件在大陆层出不穷。

大陆《权利运动》组织发起人胡军:〝中共现在采取这种对网路的封锁,对信息的过滤,这是一种反人类、反文明、反进步,这是最可怕的一种犯罪,如果剥夺人说话权利的时候,剥夺了人们信息交流的权利的时候,那么这个社会人的其他权利都无从谈起。〞

大陆民主人士张恩广说,互联网对民间各类抗议事件起到了很大的传播作用,如最近的乌坎事件,在当局断网断电,监控村民发帖的情况下,仍有大量真相流出。

大陆民主人士张恩广:〝我们看从乌坎事件,再到仙桃、再到潜江,所爆发的这些大规模的游行,都是民众维权意识在不断的增强,所以这一块来说,互联网在这10年来,这种启蒙也是起到很大的作用。〞

张恩广说,中共立法封网也达不到它的目的,因为各种不公,老百姓都看在眼里了。

张恩广:〝现在是一个双方角力的过程,作为中共方面,他们在继续维持他们现有的政权的利益下,他们会不断地制定法律和设限,限制公民的自由许可权。作为公民的力量的成长,他们也会在现代文明的推动下,一点点的往前走。〞

近年来,中共不断进行网控整改。仅一个月内,就先后发布了《进一步加强管理虚假新闻的通知》、《互联网信息搜索服务管理规定》、《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等新规,同时开展针对跟帖评论的专项整治行动。

 
    来源: 李韵 责编: Kitt

    上一篇: 武汉决堤冲出贪官 130亿水利资金去哪了?

    下一篇: 港媒爆出薄熙来与谷开来狱中的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