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临汾毒霾“爆表” 官方未预警 各界怒责
2017-01-10


近日,山西临汾的重度霾天气频发,同时二氧化硫浓度过千,但临汾当局一直未主动发布空污预警,对此一些陆媒“炮轰”当地政府,随即临汾官方被迫回应,称二氧化硫总排量的70%以上是居民燃煤所致。当地民众和民间环保专家等各方人士对此质疑,认为官方推卸责任。

山西临汾重现“伦敦毒霾”官方沉默遭猛批

日前,中科院气息博士李汀在微博上披露的空气质量数据后引起各界关注:1月4日,临汾二氧化硫浓度一度达每立方米1303微克,严重超标。临汾市出现的重阴霾,大气中二氧化硫、PM值双双爆表。

李汀介绍,临汾与当年的“伦敦毒雾”很相似,高浓度二氧化硫一旦和颗粒物结合,高浓度的二氧化硫就会形成酸雾,具有急毒性。世卫2005年给出的准则中建议,人不应在大于每立方米500微克二氧化硫的环境中持续待10分钟,而临汾一度达每立方米1303微克。

但临汾当局对此未作出回应。

9日,新京报发文《临汾重现“伦敦毒雾”,官方缘何沉默》“炮轰”山西临汾政府,文章说:“这个谜底需要揭开,当地政府是否存在玩忽职守、弄虚作假的行为,应当依法严查。”

文章指责当地政府,就攸关民众生命健康的重大污染事件,不仅没有启动有效的应急响应,甚至闭门开会讨论两天后,对外的结果依然是“无可奉告”。

临汾首度回应  山西民众揭谎言

9日下午,当地官媒临汾新闻网刊文,官方首度就二氧化硫等空气污染产生原因作出回应。

临汾政府将二氧化硫指数超标主因归咎于居民燃用散煤,称“占二氧化硫总排量的70%以上”,而市区周边20公里范围内的2个火力电厂、6个焦化厂和4个钢铁企业的工业燃煤污染却不及居民燃煤污染严重。

山西前疾控中心官员陈涛安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民众冬天取暖烧散煤不是一天两天,以前60年代、70年代、80年代老百姓都是这样烧煤的,但以前的天蓝蓝的,而且现在民间烧煤情况比以前要少,很多地方都集中供暖,这样严重的污染,老百姓燃煤导致的不太可能。”

原籍临汾的民众向记者介绍:“雾霾很厉害,空气有呛鼻的味道,严重的时候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地铁上、马路上到处都是戴口罩的人。”他也认为官方说法不可信:“老百姓用含硫的煤很多,因为价格便宜,但这是多少年来就是这样的。之前临汾还有很多小的炼焦厂,但污染也没有像现在这么严重。这些年还关了很多的炼焦厂,污染应该减少了,但实际是越来越严重了,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还有待于观察。”

临汾二氧化硫再破千 官方未预警 律师建议民告政府

10日,澎湃新闻发文指临汾市政府一周内再次遇二氧化硫破千未发预警,“回应中并未提到启动应急预警措施的具体条件,截至发稿时临汾市尚未发布相应预警措施。”

北京知名人权律师程海向大纪元记者介绍,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污染治理这是政府的责任。政府没有规定逐步降低的措施,造成现在这么严重的污染,这是政府严重失责。

程海律师认为,临汾市政府不仅应该要求污染企业停产,而且应该发出相应的警报预告,这么严重的污染,对身体不好的人而言有生命危险,高出联合国规定数据的好几倍。

程海律师认为临汾当地环保官员的回应,70%以上是民间燃烧散煤造成的,这是令人难以信服的,应该提供详细的数据。一般认为是工业煤的使用、化工企业的污染治理排放超标准。如果说是煤的问题,那你的依据是什么,燃烧排放的数据,随口说不行。

他还表示,“即使是民众燃散煤造成的,也是你政府的治理责任,你可以推广集中供暖,或选择用煤,但现在污染是一年比一年严重。”

他建议当地民众可以用问责政府,通过起诉的方式、通过向纪检投诉等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要监督市政府,并要求他们信息公开。

对于临汾市政府称每天晚上8点至11点二氧化硫的浓度特别高,这个时段符合老百姓燃煤,程海则认为,现在一些企业白天停产、减产,但晚上就偷排放,这样也导致污染情况改善不大。企业如果没有治理排放,它所造成的污染甚至要比企业治理后排放高出百倍。

专家:每年150万人死于空污是政府不重视环保造成的

大陆有“太湖卫士”之称的民间环保专家吴立红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近来中国大陆空气污染严重程度不仅严重影响日常生活,而且导致惊人的死亡数据。

“北京的航班不能起飞,周边地区的大型船只不能靠港,学校要安上空气过滤器,学生在上学的时候还戴口罩。2017年1月5日非常严谨的英国《经济学家》刊文指中国的雾霾导致每小时死于空气污染有180多人,每天死亡有4300多人,全年有150万多人死于空气污染。”

他还表示,现在医院看呼吸道的人增多太严重了,他所居住的江苏,包括浙江上海都遇到重度霾,尽管没有京津冀那样严重,但天空也是灰濛濛的。

他介绍,2014年两会期间,他去北京呼吁,说中国的空气污染每天在一步步的严重起来,要求政府重视,空气污染不仅伤害了中国14亿人,也危害到别的国家的人,但他被当地无锡、宜兴的国保的警察押送回家乡。

“我很奇怪,这个政府花了很多人力物力去打击环保人士,他们是真的不应该,环境保护不管是对人类、对这个星球上的动物、植物都是有益处的。”

“每年150万人死于空气污染,这是很可悲的,”他强调,“不是沙场上被敌人打死的,是死于自己国家不重视环保,是污染造成的。另外还有因土壤污染、水污染的死亡,再加上又有多少人?”

吴立红表示,官方测量的PM2.5数据其实都是有问题的,为了测到低数值,有地方特意将测量仪器安装在公园内,有的测量之前喷水,让空气中局部颗粒物降低,有的打水炮,一炮打出去只有2百多米高,但霾是在两三千米的高空下的,因此对降低阴霾根本没有什么作用。

他还介绍,上个月湖北武汉向天空发射催化剂,制造人工下雨,这个当时空气是得到改善、也起了一定的效果,但是治理霾是治标不治本,也产生二次污染,雨水有毒,就是下雪,雪也有毒,出门还是要打伞。他悲哀表示,如果阴霾等环境污染治理不好,民众只能够等死了。 
    来源: 骆亚采访 责编: Kitt

    上一篇: 中共党校官员被处理 被指长期隐瞒重大事项

    下一篇: 遭美制裁 传中兴通讯裁员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