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研究佐证了宿命论

基因研究佐证了宿命论

2019-06-25

人从呱呱落地那一刻起,其一生大致都已经安排好了。

端粒长度决定寿命长度
2015英国《每日邮报》报导,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能够预测人体寿命长短的新方法:测量人体婴儿时期基因的端粒(Telomere)长度,端粒长的,其寿命就长。

端粒是线状染色体末端的DNA重复序列,由许多蛋白与端粒DNA结合,它能够阻止DNA分解。端粒常被通俗描述为“鞋带末端的塑胶保护套”,能保护染色体免遭磨损。

当婴儿在母体孕育时端粒长度就开始逐渐缩短,当端粒长度太短时,细胞分裂时就会出现DNA受损,从而引发各种疾病。

研究者测定了99只澳大利亚最常见的珍珠鸟,从牠们出生25天开始,定期抽取牠们的血细胞样本进行分析,测定其端粒长度的变化。

研究发现,刚出生时端粒越短的鸟,寿命越短。最早死亡的个体是开始实验后的第七个月,而最长的却活了将近九年。

格拉斯哥大学的莫纳亨教授指出,“这些鸟都是自然死亡,没有疾病,也没有意外,完全显示了它们的寿命特征。”由于人类端粒与珍珠鸟有相似之处,研究者希望今后他们可通过测试婴儿的端粒长度来预测人的寿命,端粒长度越长,则意味著人体健康指数越高,越长寿。

人体的细胞含有端粒酶,能在DNA末端接上新的端粒片段,使端粒不会随著分裂次数增加而缩短,因此能无限复制。在我们的生命史中,端粒会因为细胞分裂而缩短,导致身体老化,使人罹患心血管、糖尿病、癌症、免疫系统等等疾病的风险上升,这是无可避免的,但如果能让端粒缩短的速度变慢,使用端粒酶延长端粒,就能减缓端粒的缩短,如此可以放慢老化的速度。这项医学研究还在持续发展中,“端粒酶”也已量产上市,想当然尔,售价不菲。

DNA决定命运主要轮廓
有趣的是,除了这个端粒实验外,很多现代分子生物学实验也从基因、DNA的角度证实了传统中国人相信的“宿命论”:一个新的生命才刚诞生,这一世就已经定下来了,能改变的东西不多。比如美国科学家格兰特.斯蒂恩著的《DNA和命运——人类行为的天性和教养》一书,汇集了分子生物学和行为遗传学的研究成果,让人们重新审视先天与后天的关系问题。

科学家们通过对比基因相同的同卵双生的双胞胎发现,他们的外形和习惯都相同,甚至40多年后,哪一根头发先变白,何处会受伤、哪个内脏器官有疾病等等,也都相同。科学家还观察一出生就被安排在不同环境下成长的同卵双胞胎,虽然他们讲不同的语言,吃不同的食物,接受不同的文化,但他们仍拥有相同的外表、体格、喜好,选择同色系的颜色、留同样款式的头发、做同样的运动、有类似的学校成绩……也就是说,环境对人的改变并不大。

科学家还发现,一对同卵双胞胎,一个比较爱惜身体,一个吸烟喝酒胡乱来,当后者死亡时,前者虽然表面上看很健康,但一检查还是发现有相同的疾病,没过几年也去世了。也就是说,后天努力并不能带来根本的变化。

不过科学家也发现了少数特例:有一对同卵双胞胎,一个长得高大肥胖,另一个则娇小瘦削,原来后者一直用非常强的意志力控制节食减重,最终改变了自己的体型。科学家发现,在人的基因中,有的是显性基因,能决定人的性状;有的则是隐形基因,当人的主观意识非常强烈,再加上持之以恒的行动,最后就能改变DNA的发展。

不过科学家发现,如果一个人天生的能力只有二级(假设最高十级),经过后天努力,也许能提高到六级,突破DNA的限制,不过不是天才硬要去做天才的事,结果仍然会受限制。

现在人们普遍认识到,基因不光决定人的物质特性,如身高、肤色、遗传疾病等;还极大地影响著人精神方面的东西,如智力、人格、脾气、酗酒和成瘾行为等。不过基因并不是故事的全部,环境和个体后天的努力也会对人的命运带来一些改变。

基因学结合命相学
在全人类70亿人口中,两个人基因相同的概率只有300亿分之一。现在只要用棉花棒擦取一些口腔黏膜,约一周多就能检查出人的基因,从而了解自己生命的特质。

目前很多企业砸下数亿美元,希望能从生物技术产业与命相学的结合中,创下上兆美元的丰硕产值。或许将取代目前欣欣向荣的IT行业而成为最热门的高新技术。

不过早在基因被发现的5000多年前,中国古人已经从另外的途径认识到:人一生下来,他的一生大致已经安排好了。这个安排用西方科学的话讲,就是基因决定了人生;用中国人的话讲,就是生辰八字决定了人生。
    来源: 看中国 责编: Kitt